第691章牵制百人骑(四)


本站公告

    时下已是盛夏,正是山间万物生长最快的季节。

    尤其上月那场大雨,东三省是雨露均沾。

    雷鸣为什么要躲到小树后面,那是因为小树枝条繁多而浓密。

    有那小树的遮挡,三五米之内,对面就看不到人了。

    反之大树则是不行。

    大树浓密的枝叶都在上面,下面就算是腰粗的树干,却也只能挡住一面日军的视野罢了。

    雷鸣眼见日军骑兵轰轰隆隆的跑过去了,他爬起来就往那山丘上疾跑。

    不跑怎么成?日军一会儿就能发现前面马上无人,那就会窝回头来搜索的。

    不过雷鸣就在刚才一望之际,就见追自己的日军骑兵足足有五六十名。

    日军一共百骑,被他们伏击怎么也得倒下二十来骑。

    这两下加在一起,那日军也剩不了多少人了。

    那这就说明去追猴子他们几个的日军并没有多少个了。

    雷鸣心下稍安,脚下却是跑的更快了。

    这个山丘多杂树,这回雷鸣却是挑树高的地方跑。

    树高自然树隙就大一些,这样好处在于他在树下跑就撞不到树,那树的枝叶就不会晃起来。

    这样纵使日军马上返回来却也暂时无法发现他的行踪。

    雷鸣的脚力那是真快,他如风般的就从脚下的这个平缓的山丘上跑上又跑下。

    待到他一头扎进前面那个山丘的小树林中时,他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了日军马蹄那沉闷如敲鼓的奔跑声。

    雷鸣蹲了下来就开始给自己的盒子炮压子弹。

    作为一名老兵那对枪膛中剩多少子弹那必须是心里有数的!

    他一共打了六枪,里面还剩下四发子弹。

    雷鸣也只是往里压了一个弹夹五发子弹便听到日军的马蹄声跑过去了。

    他连忙站起来在树隙中探头一看,见这回返回来的日军却只有十来人。

    想必是日军发现他们所追的只是一匹马,那日军便仗着马快要对附近的这些山丘进行收索了。

    雷鸣借着那树林的掩护接着又往山丘上爬。

    只是这回才到了丘顶,就见一名日军骑兵已是与其他日军分开了,开始骑着马围着自己所在的这个山丘跑了起来。

    然后他看见那名日军士兵正在把头抬起,雷鸣刷的一下就趴了下去。

    他再回头向刚刚离开的那个山丘望去,却见有一名日军士兵也骑着马从那个山丘后面绕了过来了。

    两名日军明明已经看到了彼此却并不停留,而是各自骑马绕着各自的山丘划起圈来!

    呀!这是小鬼子开始搜索自己了,那定是一个人负责一个山头防止自己从某个山丘逃逸出去。

    雷鸣瞬间便想明白日军的意图了。

    看着相邻山丘那名日军士兵纵马绕过,雷鸣陡然之间便想出一个脱身的办法来。

    行吗?难度很大啊!

    可是现在离天黑可早着呢,自己要是不搏一下那就是束手待毙!

    这几年打鬼子以来,雷鸣虽然总是被日军撵得到处跑,可是逃跑之中他那从来都是不忘反击的。

    在雷鸣的下意识里,那从来都是我就和你日军拼体力拼枪法,然后大好天地任我驰骋!

    那只有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才会固守某一点上与日军对射的。

    雷鸣的眼神开始在自己所在的这个山丘与相邻的山丘之间飞快的观察了起来。

    两名日军都在边催着马小跑着边各自绕圈,只是双方所行进的方向并不一致,一个是顺时针的,一个则是逆时针的。

    但这两个家伙的马速都差不多,在绕各绕一圈的过程中,那总是能碰到一次。

    机会来了啊,能不能脱困就看这么一把了!

    原本都快越过这个丘顶的雷鸣不进反退了,他借着树林的掩护向山丘下潜去。

    之所是潜去,那就象得潜伏一样。

    他既不可以让那正在巡山的日军看到自己的身影,自己也不能碰到那小树的枝干树叶让日军发现自己就在此地。

    就此时此地,若日军看到山上有树木枝叶摇摆那肯定会开枪的,而绝不会认为山上有头什么别的动物!

    越接近那丘底,雷鸣已是越发的小心起来。

    他一开始时是哈着腰走的,现在却已经改成向下爬了!

    人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下山有脚不用却偏偏大头冲下往下爬,那是尤其难啊!

    饶是雷鸣力大,奈何坡上什么地形都有。

    你用脚来量那自然体现不出什么来。

    可是你用脑袋去探还不敢动作太大,就在他爬到丘底的小树林里的时候,他的脸已是被那不知名的草叶子剌出了几道血凛子出来。

    若是平时,那种尚看不到血滴的血凛子于一名战士来讲自然算不得什么。

    可是此时正是盛夏,这一段时间的逃亡雷鸣已是满头大汗,于是那血凛子处是火辣辣的疼!

    不过,幸不辱命,雷鸣终是波澜不惊的潜伏在了那片树林里。

    而这时雷鸣就已经听到日军的马蹄声了。

    他侧耳倾听,便分辨出两名日军的战马应当都是在自己这一侧呢!

    雷鸣不再理会那两名日军,而是开始做起深呼吸来,任由那两名日军骑兵开始新的绕圈。

    待那日军骑兵的马蹄声远去,雷鸣却是把自己的盒子炮从那枪盒子里抽了出来放在了地上,又将那带着皮带的枪盒子放在一边。

    然后,他竟然开始脱上衣了,他把自己那已经刮坏了的上衣脱下也放在地上。

    做完这一切,雷鸣才蹲了下来,在那茂密的树枝中扒着一个枝条露出一丁点的空隙来向对面望去。

    马蹄声再次响起,对面那个山丘的日军先骑马过来了。

    不过这名日军雷鸣是并不理会的,因为这名日军看着的是对面的那个山丘。

    这名日军的马绕着那个山丘在做同心圆的运动,他的脸始终也是在观察着他所负责的那个山丘的上上下下。

    很快,这名日军催着马小跑着由左向右而去了。

    紧接着马蹄声就变得纷杂了起来,这是雷鸣这面山丘的另外一名日军由右向左的绕过来了。

    目前,这名日军才是雷鸣所要解决的目标。

    雷鸣慢慢将手向左挪动,将自己原本扒着的那条细枝条慢慢送回原位,耳朵里听着的依旧是这名日军的马蹄声。

    他右手把盒子炮抓了起来,不过,这回可不是握着那枪柄,他却是用手攥住了那盒子炮的枪管。

    由于山间都是松软的土地,日军的战马在跑动时已经不是那踢踢它它的动静了,反而是一种沉闷的类似于“噗噗”的声音。

    来了,雷鸣心中无声的叨咕了一句。

    而就在那名日军骑着马刚从他身旁经过时,雷鸣陡然站起就向前冲了出去!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