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手雷的连珠炮式甩法


本站公告

    “成不成啊?那些壮丁别睡得糊了巴涂的别没事再喊两嗓子弄出动静来!”猴子看着下面问道。

    “不知道啊!”壮子说道。

    他们两个人都有点担心,那工棚中的壮丁可是睡觉呢。

    这雷鸣要是为了叫醒那些壮丁,那有的壮丁再弄出来比较大点的动静来,那他们的行动可就会被日伪军发现了。

    说一千道到一万,还是他们人太少了啊!

    这要是整个小队的人都在,他们却是有把握把这些壮丁都救出去,以现他们这几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可是,战争不就是这样?

    有条件你要上,没条件那你也得上!

    用老百姓的话讲,那有那么多“四眼齐”的事情?

    (注,四眼齐,北方方言,老辈人讲究看人礼物要备齐四样:酒、糖、点心、水果,意即追求完美)

    为了弥补他们兵力上的不足,此时猴子身前那一左一右却是又架了两挺轻机枪。

    这样一来,他和大壮子两个人那可就是三挺轻机枪了。

    这里可是日军的炮楼,所有的日军被雷鸣一个人给干掉了,所以武器弹药那自然是很多的。

    而这还是猴子担心雷鸣那头弄出动静来,日伪军再往外一冲,自己给雷鸣火力支援来不及呢。

    否则,他却是还想再多找两挺机枪呢!

    猴子是给大壮压子弹充当弹药手那是不假,可是最其码头三十发子弹原来那弹仓里还是有的并不需要他压。

    这样,一旦开打,这最其码这三挺轻机枪的头一拨子弹那可就可以扫个不停了。

    与此同时,猴子腰间的皮带一圈上却已是串满了日军的弹盒了。

    那日军的弹盒就象后世老式手机的手机套那样,那是可以直接串在腰带上的。

    让猴子感觉到遗憾的是,如果日军的这个炮楼上要是有重机枪那就更好了。

    下面别说那几个日伪军的账篷了,那就是日军伪军人再多能又能如何?他们拿重机枪一扫那小鬼子就是个蒙!

    两个人正担心的看着呢,就见一个工棚的门真的就开了。

    有壮丁摄手摄脚就出来了,那神情就象个小偷的到处眨摸。

    为啥?因为害怕啊!

    可是那壮丁看了看那探照灯就在头上明亮的照着,可是那炮楼里也好,账篷里也罢那是真的没有啥动静。

    那探照灯后没有日本兵的喝问声,那帐篷处也没有那条大狼狗的叫声!

    于是,他是撒丫子就往炮楼这个出口出跑来了。

    这事,有第一个那就有第二个,跟着便有壮丁接二连三的就跑出来了。

    而这时,猴子发现坏了!

    雷鸣也好还是他们这其余几个人也罢,光想着救壮丁了,却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壮丁在黑夜里一跑那动静绝对是不小的!

    这可不是一个壮丁,那跑起来那就是几十成百的壮丁啊!

    这么多壮丁在寂静的黑夜里一跑起来,那却是快赶上万马奔腾了,那净是“扑通扑通”的脚步声!

    而这还只是一个工棚里的人,那要是所有工棚里的人都在这黑夜里跑起来,那还不是山呼海啸一般啊?!

    “准备射击!”猴子喊了一声。

    他也不看热闹了,就眼前这局面那帐篷里的日伪军要是不能发现是不可能的!

    随即他和大壮两个人就各自用肩窝顶起了一挺歪把子将枪口对准了那些账篷。

    而这时,就在工棚处正要去通知别的工棚里的壮丁往外逃的雷鸣也发现坏了!

    自己还是贪大了!

    他刚刚进了那工棚里叫醒了壮丁们,可是嘱咐那些壮丁了,一定要偷偷的跑。

    他怕壮丁们不肯逃跑,便对壮丁们说,别给鬼子修工事,这东西都是军事机密,修完了那小鬼子就得把你们都毙了!

    雷鸣其实也只是吓唬这些壮丁罢了。

    可是他哪知道这些壮丁中本就有原来就给日军修过工事的。

    而真的就象雷鸣所说的那样,别的地方的日军不知道,可至少齐齐哈尔这一带的日军在抓了壮丁修完工事后,那壮丁能回家的人可是极少!

    那些壮丁要么在干活的过程中被日军虐待致死,要么真的就被枪毙了!

    所以那壮丁中有机灵的人也在琢磨怎么逃跑呢。

    他们一见那炮楼上没有动静了那帐篷处也没有狗叫了,那他还不撒丫子就跑?

    老百姓那就是老百姓,换个名词,在这种大场面之中,他们真的就是乌合之众!

    他们绝不是那种分工明确弄来食物供养蚁后的蚂蚁中的工蚁啊!

    反正也这样了,那就破罐子破摔吧!

    “快跑啊!小鬼子要杀咱们!”雷鸣扯脖子就高喊了一句。

    要乱那就乱到底吧!能跑出去多少个那就算多少个!

    雷鸣这一句话当时就让已经冲出工棚的壮丁们心里发毛了。

    一开头还真有听雷鸣的话的说跑时小心点别弄出动静来,可是有了他这句话当时就乱了!

    而这时雷鸣也管不了这些壮丁了。

    他往前急跑了四五十米躺进了探照灯照不到的黑影里,把自己背着那个两条腿的袋子放了下来就往地上一倒。

    于是,骨碌碌就滚出了一堆手雷来!

    雷鸣拔销磕帽之际,就在他前面四五十米处的日伪军的帐篷里就有日伪军传出了呼喝之声!

    雷鸣一甩手就把手雷给甩了出去。

    这颗手雷自然就砸在了一个账篷上。

    雷鸣还没等这颗手雷爆炸呢,他就已经把第二颗手雷抄了起来拔销磕帽就又甩了出去!

    雷鸣现在身经百战,他根本也记不清自己扔过多少颗手雷了,他扔手雷的动作比用手榴弹还熟呢。

    所以他那一套动作真就如同行去流水一般,端的是快捷无比!

    于是,黑暗之中有黑色的手雷在空中划出弧状的轨迹逐个的就向着日伪军的帐篷处砸去。

    就在第一颗手雷炸响后,那手雷的爆炸声可就接上溜了!

    雷鸣却是把手雷扔出了连珠炮般的打法来!

    如此一来,可不光是壮丁乱了,而是整个这片区域就乱了!

    日伪军听到手雷的爆炸声已经顾不上穿鞋了,拿着枪就往帐篷外跑。

    而其他工棚里的壮丁们听到外面打起来了,也往工棚外跑。

    哪个都不傻,谁都知道给日本人干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更有那心眼灵活的壮丁,眼见着有日伪军向自己方向开枪了,趴在地上就喊:“快跑啊!再不跑就没机会了!”

    他那心眼子也够用,必须鼓动所有壮丁都跑,他才能趁乱逃出啊!

    要是别人都不跑,就他自己一个人跟傻狍子似的在那里跑那不是作死吗?

    “去堵住通道!”一片混乱之中,有日军军官用半生不熟的协和语喊了起来。

    于是便有伪军奔那铁丝网中间的夹空处跑的,同时就有冲着已是冲入通道的壮丁瞄准射击的。

    而这时有的伪军心里地却是还在埋怨呢,那探照灯怎么就不转一下指示一下目标,那炮楼上的机枪为甚么还是不响?

    只是,真的就是叨咕啥就来啥,这时两个炮楼上的机枪真的就响起来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三挺轻机枪就吐出了火舌。

    只是,这三挺轻机枪一响,那几十名正奔着通道口处冲的日伪军直接就倒下了一半!

    “我艹,太君也有反水的吗?”有个伪军趴在地上抱着头,糊了巴涂的感叹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