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七步倒


本站公告

    就在一个板皮房的后角那里,汤小饼他们四个人都探出头去拿眼睛就瞄着那盏日军的探照灯。

    那板皮房能住一千来人那长着呢,日军的探照灯又不动所能照的范围终究是有限的。

    “你们说他能行不啊?”那个小不点个子最小,却是就蹲在了从房角探出身子来的汤小饼的身前。

    在远处探照灯的照耀之下,他的眼神显得贼亮贼亮了。

    汤小饼他们本是哈尔滨街头打架的混混出身,那也算是阅人无数了。

    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象小不点这样的奇葩。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者干脆就是无知者无畏。

    反正这小子对他们今夜的行动却是一点恐惧的心理都没有,反而那小眼神闪着兴奋的光。

    这个真的不简单。

    要说汤小饼他们这些现在已经是士兵的人都有些紧张,至于那些正在睡觉的绝大多数的壮丁那就更是不堪了。

    说日军象赶羊一样赶着那些壮丁那一点也不过份。

    说五名日伪军带着百十来名伪军就占据着一座县城这也是确确实实发生的事情。

    相比之下,日军用了三十来名自己人、一个连的伪军以及少数的带工的把头来管这些壮丁那都是高看这些壮丁了。

    虽然大多数壮丁的身体素质和日军与伪军都比不了,但是他们比日军看不上眼的那些老弱病残的百姓还是强多了。

    一个成年人看到日本鬼子都会胆怯,那么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伢子却一点也不害怕,这怎能不让人感觉到惊奇?

    “把嘴闭上!”汤小饼不得不低声训小不点道。

    小孩伢子不知轻重,不知道一声说话可能就会引起日伪军的警觉!

    可是,汤小饼他们三个其实对雷鸣能否一个人消灭掉那一个炮楼里的伪军那心里也是没数的。

    他们也只是听说雷鸣厉害。

    尽管他们追随周让开始打鬼子以来那雷鸣的大名真的就如同夏天天上的雷鸣一般如雷贯耳,可是他们真的没有和雷鸣合作过。

    不过,有一点他们倒是相信的,那就是如果雷鸣不能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也都不行!

    从行动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汤小饼感觉时间过的很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到了某种担心。

    可是,于是他一边盯着那盏探照灯,一边开始计算从雷鸣开始行动到现在所需要的时间。

    雷鸣要从那条嫩江里游出六七百米再上岸,再兜到日军的屁股后面。

    然后他还要想法撬门或者从那炮楼下面那层某个闲置的射击孔爬进去。

    然后他还要用拳头或者抢来的刺刀逐个悄无声息的解决掉那些也许正在睡觉的日军。

    这个无疑都是需要是时间的。

    可是,事虽是这么个事,可是这时间怎么就这么慢呢?

    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现在日军炮楼里并没有别的动静。

    如果雷鸣行动失败,不说他本人如何,只要被日军发现了那总会有动静,比如喊声或者枪声传来的吧!

    汤小饼正想着呢,这时他就见那探照灯的灯光突然就变了!

    要说那探照灯的灯光又是怎么变的呢?

    那探照灯并没有转换方向,而是那光柱发生了变化!

    那灯光之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形状怪异的黑影!

    五道粗长的黑影还有一块圆了咕呼的黑影一下子就把那探照灯所照出来的光晕给切割开来了!

    那黑影的形状就象一只硕大无朋的巨人的手掌仿佛要把那探照灯直接捂住一般!

    “成了!”在这一刻汤小饼他们才反应了过来。

    而这时,他们才想明白,那是雷鸣给他们打来暗号了。

    雷鸣和他们约定好的暗号就是“手”,对,雷鸣行动成功会用手在那探照灯前晃一下作为信号。

    他们当然记得这个约定,只是他们忘了那手掌在探照灯处一晃那影子就会变得巨大起来,就象路灯下行人的身影。

    没有心理准备的他们倒是直被吓了一跳。

    “上,小不点,看你的七步倒了!”汤小饼说道。

    于是他们四个人便摄手摄脚的从那板皮房后闪了出来。

    探照灯那明晃晃的光柱就在他们身边几十米的地方,而他们则是处于那探照灯光柱的余晕之中。

    他们也只能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的向前方的帐篷走去。

    这个真是对心理的巨大考验。

    虽然他们已经确定,雷鸣竟然把两个炮楼的日军都解决掉了。

    可是在他们的下意识里,那雪白的探照灯后面一定还有日军的机关枪。

    也许那探照灯突然就转了过来照到他们,然后传来日军哨兵的一声大喊,那机关枪就“哒哒哒”“哒哒哒”的把他们打倒在地!

    可是在制定作战方案的时候,雷鸣就已经说了,探照灯不闭。

    不闭的理由是,如果探照灯灭了,那可能哪个日伪军起夜看到了那就起疑了。

    “你们别动,我自己上去!”在走到了距离那账篷区有一半的距离的时候小不点低声说道。

    汤小饼他们也只能停留在了原地趴了下来。

    这个在制定作战方案的时候那也都是说好的。

    狗就是狗,那耳朵可是比人的耳朵好使多了!

    脚步声稍微不对要是引起日军那条大狼狗的一阵狂吠,那么他们就得强突了!

    汤小饼他们就看着那个小不点轻手轻脚的向前跑去,直至消失在两个账篷中间的空隙里。

    他们忽然有了一种荒谬的想法。

    这次战斗最有用的是一个老兵和一个新兵。

    老兵那自然是身经百战的雷鸣,新兵则是那个据说用“七步倒”毒狗从未失过手的小不点。

    而他们三个却暂时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了!

    他们说是老兵照雷鸣这样的老兵还差了很多。

    人家雷鸣竟然真的凭一己之力搞定了两个炮楼里的日军并且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说是新兵,可是他们却已经经历了战斗他们已经知道了战争的残酷已经知道了害怕。

    用东北话讲,他们现在岂不就是那高不成低不就的“二巴艮(kèn)子”了吗?

    而此时就在那个有探照灯的炮楼之上,那名坐着打磕睡的日军哨兵已经睡着了,只不过已是永远睡着了。

    因为,他已经被雷鸣捏断了喉咙。

    而此时雷鸣正看着那从黑暗之中闪出来的小不点的身影,他的手指已是搭在了扳机上了。

    因为他的面前是一挺歪把子机枪,如果小不点毒狗失败,那狗一叫,日伪军就一定会从账篷中冲出来。

    而这时候雷鸣也只能开枪了。

    雷鸣之所以相信了小不点能把那狗无声无息的放倒,那是因为他自己也实在没有好办法!

    手里没有弓弩,没有弹弓,就是抢了日军的枪也不能开,必须让那条狗无声无息的死,那么他也只能赌了。

    作为东北人,又有谁不知道什么是七步倒呢?

    所谓七步倒那也只是一种剧毒的毒药的名称罢了。

    无论多烈的狗吃那七步倒之后,顶多也就走上七步,然后就倒地而亡了。

    这个不夸张,雷鸣在打猎的时候就曾经见识过。

    只不过那是一个老猎人在药一头孤狼。

    当时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头犹豫了好久才把那块搀了七步倒的肉叼在嘴里的饿狼真的没有跑多远就倒下了。

    只是,小不点的药会有这么神奇吗?

    另外,就算他的药是好使的,可是他也只是捏了点今晚上那三合面的饭团子罢了。

    日本人的狗会吃那都有了霉味的饭团子吗?

    雷鸣总觉得日本人的大狼狗是不会吃生人给的食物的,那就是主人给他改成素食那它也不是不吃的。

    人家那狗真有狗命的,总是有着吃不完的肉!

    而现在,雷鸣远远的看到某个帐篷处蹿出来一条黑影来,无疑,那条日军的大狼狗被小步点惊醒了。

    而这时,雷鸣看到小步点真的就扬了一下手,不用问,饭团子已经扔出去了。

    探照灯并不是直照在那里的,所以雷鸣看的很是吃力。

    那狗应当是低头了,可是它吃没吃那搀了七步倒的饭团子雷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雷鸣心中却是已经多出了一分希冀来。

    因为至少那条狗没有叫!

    雷鸣不知道小不点是怎么做到让那狗不叫出来的。

    如果自己也有那本事那还用什么七步倒?

    只要那狗不叫自己还能凑近了,以自己现在的身手就能一刀把那狗给活劈了!

    而就在这时,雷鸣看到那条狗已经倒了下去!

    好个小不点!雷鸣内心赞道。

    按时间来算,他这个药哪是七步倒,分明是五步倒四步倒,或者就象《西游记》里那个孙悟空药小妖精。

    就用手指着,“倒也倒也”。

    于是,那小妖精就倒了。

    所以,小不点那神奇的七步倒还不如干脆就叫“站着倒”好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