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提亲风波(五)


本站公告

    眼见周让在那炸毛了,可大许子那也不是省油的灯。

    人家大许子那也是犟种,你周让厉害又如何?

    哼!我大许子不diǎo你!

    “我又不是你们小队的,我的队长是你老爷们!”大许子一立立眼睛就反驳道。

    “别整没用的!你要是没理,雷鸣要是敢拦着,我连他一起揍!”周让狠叨叨的说。

    雷鸣现在已经闭嘴了,心道,我又招谁惹谁了呢?

    “不就是那天咱们刚上岸,武更给了我块干粮你朝我要我没给你吗?

    那不管咋说咱俩也没确定关系,那我能当着武更的面把吃的分给你啊!

    那就是确定关系了,人家给我的吃的我也不能当着面给你啊!”这回石琼花真的哭了。

    进入秘营后,她就去找大许子,可是大许子一直就不理她。

    她当然知道那件事弄得大许子挺没面子的,可是那也怪不了她啊!

    可是大许子特爱面子。

    他本来就特隔应三喜子那几个人,让三喜子他们几个把他给群嘲了,他觉得自己丢老鼻子可碜了。

    所以,他根本就不给石琼花解释的机会。

    此时石琼花眼见大许子还不要自己,终究是把这事给抖落了出来。

    “就这屁大点事也算事?我早就说你没眼力见儿,你还拔个屎撅子硬犟!”雷鸣这才搞明白了咋回事,他也有点急了,终于是对大许子说粗话了。

    “我就和你一般的关系,我没朝你要过吃的!”大许子赌气攮腮的说道。

    “我艹!”杨宇平都被大许子气乐了。

    至此,他们这几个旁观者是终于搞明白了,看来啊,大许子和石琼花生气还真的就是因为这事!

    否则,他不可能连要吃的这事都给否了,这明摆着就是在赌气嘛!

    “大许子,你敢说咱们两个是一般关系?!”石琼花见大许子还不承认是真急了,站起来指着大许子的鼻子就说道。

    “那咱们俩就是一般关系。”大许子一见石琼花急眼了他还顶嘴,不过那气势怎么就有点弱了呢。

    周让刚要嚷却被雷鸣给拉住了,周让又要嚷却是被雷鸣瞪了一眼。

    于是,周让不吭声了。

    这一幕大许子是没有看到,可是杨宇平和那个后勤主任却是看到了。

    然后杨宇平就看了那后勤主任一眼。

    杨宇平的那意思无疑是,你看看人家雷小六子是咋管老婆的。

    人家老婆刚才还直往起蹦呢,人家雷小六子一个眼神,老婆就没声了。

    你再看看你家!

    那个后勤主任脸红了。

    雷鸣见压服住了周让。

    他也不说话就盯着大许子看,看了足足有半分钟,直到把大许子盯得心里发毛!

    然后他却是扫了石琼花几眼才慢悠悠的说道:“你们两个中间还有别的事没说吧?

    石琼花你说出来,你说出来我绝不护短,你要是有理,他想不娶你都不成!”

    “真的?”石琼花一听雷鸣这么说喜上眉梢了,那泪珠却是还在眼角挂着呢!

    石琼花可是知道,大许子最佩服也最怕雷鸣了。

    那天夜里两个人说话,大许子可是没少在她面前提雷鸣。

    只是,石琼花见有好使的人给自己做主了,张着嘴刚想说,脸却已经先红了。

    咦?周让这回也看出听来了,还得是我家小六子出马,这事还真有内情啊!

    “那朵花你大胆说,我也给你做主,杨司令腾主任都给你做主!”周让再次表态道。

    周让的话无疑又给石琼花鼓足了勇气,再反观大许子也不梗脖子了,那脑袋反而有些耷拉了。

    “那个啥,那天我们两个在山洞里。”石琼花的话音已是低下来了。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孤男寡女在那山洞里肯定是有节目啊,那嘎哈了呢,旁观的这四个人可都好奇了。

    杨宇平虽是司令他也好奇,可现在是在调查事情他也不能表态,也只能姑妄听之了。

    “然后,大许子就给我捂手了。”石琼花羞涩的说道。

    “嗐——”后勤主任长叹了一口气,弄了半天就捂了捂手,这个虽然过界,但也不算性质太严重啊。

    这个不能算发什么关系,这个可有点雷声大雨点下了。

    “只是捂手了?”周让可是不信,她以女人的直觉就觉得这中间肯定有别的事!

    “我冷,后来他就抱我了的,就暖和了。”石琼花声音更小了。

    这时旁边那四个人做出原来如此的点头表态,要这么说还差不多。

    再看大许子,哼哼,就那老脸,却是比石琼花的还红呢!

    “不对,还有吧?”周让说道。

    杨宇平一听周让这么问想假咳一下,心道人家这要是真有啥事你还非得让人家说出来吗。

    可是他又觉得这事不问清楚那终究是不妥,于是,他这个司令也是无可奈何了。

    “再后来,我着凉了,肚子疼,他就、就、就——”石琼花脸臊得通红,说话的声音那已经是跟蚊子哼哼似的了,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其实这回周让的本意只是诈一下石琼花的,可是她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还有内容,那这事,宜将余勇追穷寇,她怎么可能放过?!

    “接着说!他就什么了!”周让气道,还“啪”的就拍了一下自己身边一个破桌子。

    她这一下真的就把石琼花给唬住了。

    “他,他,他还给我捂小——肚——子了。”石琼花终于说出来了点内容。

    这声音已经太小了,要不是众人在认真听,真的以为来蚊子了呢。

    “啊?”众人惊讶的看向了大许子。

    哎呀,我们大伙真特么小瞧你这个小王巴犊子了,你还有这心眼子呢,这个,这个绝对不能算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了!

    “还有没有?”周让又追问。

    “没、没了!”石琼花扭捏的答道。

    “怎么可能没有?我帮你说吧!”周让气道。

    然后众人就听周让大声说道:“他用手给你捂肚子了,那手还是伸衣服里去给捂的吧?”

    旁边那几个人再看那两个当事人,谁都不吭声了。

    那脸红的,那真是孙猴子的火屁股遇到了关公关云长的红脸,那是一个比一个红啊!

    这事又坐实了!

    一只大男人的手伸进了一个大姑娘的衣服里头捂人家的小肚子了,这事,就这事,唉玛!

    这事是不大,但这事说出来那可就大了!

    “然后,你还‘当’‘当’了几声,肚子就不疼了,似不?”周让却是再次问道。

    哎呀鹅的娘哎,你说这周让问的这个形象啊,一看就是有生活有阅历的人啊!

    就在这一瞬间,雷鸣的脸都红了!

    而此时再看大许子和石琼花的脑袋都快扎到各自的怀里去了,这还用接着往下问吗?

    “大许子,我问你,石琼花有撒谎没有?”周让已经开始摸腰找自己的双节棍了。

    “没、没有。”大许子这回也不犟了,那声音已是和石琼花最后所说的那几句话一样,都跟蚊子哼哼似的了。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娶还是不娶?!”周让怒道。

    “娶。”大许子终于是吐出了无比艰难的那个字。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