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两个人的援兵


本站公告

    “咦?上面有盒子炮的声音!”有队员惊奇的叫道。

    武更他们在和山口位置的日伪军交上火往后撤退的时候,所有人就都后悔了,后悔自己这些人生生就钻到敌人的包围圈里来了!

    一开始那山上的有着两挺轻机枪的五名伪军他们是发现了的。

    可是他们怀着侥幸的心理还真就摸了过来,当时武更还是有些自鸣得意的。

    你看那五个伪军跟睁眼瞎似的,就愣是没有看到咱们二十来个人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了过去!

    甚至那三喜子都打算在成功脱险后,帮武更宣传一下了!省得到处传诵着的都是雷小六子如何智勇双全打鬼子事迹。

    可是当武更带着人一头撞进了日伪军的包围圈,重又掉头往回跑的时候,他真的就有了一种被打脸的感觉。

    自作孽不可活也好,聪明反被聪明误也罢。

    自投罗网也好,作茧自缚也罢,反正就都是那个意思吧。

    非但牺牲了五名队员,并且把整支小队置于了危局之中!

    眼见前面黄本本三个人牺牲了,他们在树林也只能往回跑。

    而这时候他们就预料到了那五名日军两挺轻机枪会象钉子一样紧紧卡在这条他们唯一的退路上。

    后面日伪军的子弹正打过来,他们怎么可能不还击。

    可这一还击,上面的那几名伪军自然就发现他们的位置了。

    另外,他们当初摸过来的时候,那几名伪军确实是没有注意。

    可是这回人家一注意了,那么居高临下的鸟视又怎么可能一点都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

    如此一来,他们就冲不过去了,就被那两挺轻机枪直接压制在这片树林里了。

    武更正想命令所有人散开,说啥也要把头上那两挺机枪打掉的时候,这时就又有队员叫道:“哎,机枪不响了哎!”

    于是所有人透过那刚才已经被机枪子弹打得稀疏的树叶的空隙中仰头向上望去。

    而这时那山顶上有一个人就出现了。

    那人却是满脸焦急的向下望着,然后那个的人目光就和武更他们的相遇了。

    “咦?大许子!”三喜子喜道。

    “快跑啊!”大许子也是脸现喜色,忙挥手喊道。

    “咦?一朵花!”这时又有人惊喜的叫道。

    众人看到大许子旁边却是多出来一张俏生生的女人的面庞,那人竟然是石琼花!

    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快走快走,绕过去上山!”武更喊道。

    现在武更可是没心思再想别的了,后面的日伪军马上就追上来了。

    而且那枪声可不光是后面还有,那右侧也有密集的枪声响起。

    看来,日伪军是分散来堵他们的,此处枪声一响,那日伪军自然便如同那闻到了甜味的蚂蚁一般围了过来!

    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冲出包围圈的问题了,而赶紧找个制高点作为立足点来抵御日伪军的攻击。

    于是,武更带着队员爬起来就往那小山前面跑。

    “大许子,给你!”山顶上石琼花说话了,却是把一顶伪军的大檐帽子递了过来。

    “你不帮我装子弹,你给我这狗皮帽子嘎哈?”大许子气道。

    大许子已经把日军的歪把子抵肩了,他要掩护武更他们撤退啊。

    可是这个时候,石琼花却是把一个伪军士兵的大盖帽给他递了过来。

    这都火烧眉毛了,你那头却给我弄了顶帽子带,这也太没眼力见儿啊!你说大许子能不来气吗?

    大许子管伪军的大檐帽叫狗皮帽子那是口急,也是叫习惯了。

    不过,也对,那伪军在日军手底下就跟狗奴才似的,在这个角度上讲叫狗皮帽子也没错!

    “装伪军啊!”石琼很是伪屈的说道。

    “装屁伪——嗯?”大许子先怒后喜眼睛亮了,这招帽似可行啊!

    于是他一伸手就把那顶伪军的大檐帽子接了过来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而石琼花也给自己扣了一顶。

    “会往机枪里添子弹不?”大许子拿眼睛瞄着那下面树林的空隙之处就问。

    “会!”石琼花极是兴奋的答道。

    女兵就是女兵,后世所说的女人能顶半边天那也只是在强调女人独特的作用。

    可是,说实话,女兵在战斗中的作用只能说是独特的,但谁真又能让女兵当主力部队呢?

    女兵会打枪不假,可枪法会有男兵准吗?

    女兵韧性很强,可是她们和敌人拼刺刀会有男兵厉害吗?

    所以这女兵就象少年军,能上战场直接参战并取得男兵的信任那是很不容易。

    所以,石琼花这千年老二一下子变成了老大可以直接帮忙了,她的兴奋那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这时,后面的日伪军的身影在那已经被刚才那两挺机枪打得变稀疏的树隙里肉眼可见了。

    “把头低点,别让敌人看出来!”石琼花用紧张而兴奋的声音低声说道。

    “哦。”大许子忙身子往后缩了一下。

    大许子就这点好,特别讲理。

    他从来不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他是一个听信道理的人。

    在生活中如果三岁小孩说的有道理他也会听,可是如果是那七老八十之人讲的没道理他也会梗着脖子和你硬杠那犟的就跟一头驴似的!

    这功夫日伪军真的就追过来了。

    此时的日伪军真的很兴奋,至少这些日伪军是头一回见到雷鸣小队一下子被他们打死了五个!

    这个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捷啊!

    虎落平阳受犬欺,落魄凤凰不如鸡,你雷鸣小队也有今天!

    所以现在日伪军那真的是跟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

    甚至一名日军的小队长挥舞着指挥刀与日伪军士兵浑杂在一起,那嘴里还用生硬的协和语高喊着:“追击,雷鸣小队,死啦死啦滴,一起吃酒喝肉!”

    只是不巧的是,这名日军的小队的喊话声就被大许子给听到了。

    “你个狗日的,老子先把你造了!”大许子冲着那名日军小队长就扣动了扳机。

    (注:造,在东北话里使劲造是使劲吃的意思,类似于狼吞虎咽的吃,指那种不雅的痛快淋漓的吃)

    这也是那名日军小队长自己作死。

    以大许子的位置也只能看到长得茂密如盖的树冠和树之间的一些空隙。

    可偏偏那名日军小队长高扬起来的指挥刀在阳光下泛着寒光,那大许子不先打它又先打谁?

    “哒哒哒”大许子打响了歪把子,他也只是一个长点射后,那道在树林中闪动着寒光的指挥刀就掉落了下去不见了!

    “哎、哎,别打啊,自己人哪!”有伪军士兵还真的就看到了大许子和石琼花头上扣着的伪军帽子了。

    “打的就是你个狗腿子!”大许子骂道,然后,他身前的机关枪就“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