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点火诱敌


本站公告

    雨时大时小,却一直没停,雷鸣小队的人从昨夜下雨时起就一直处于雨中了。



    雷鸣也就罢了,冬天还敢穿着薄衣服跑呢,这种雨对他是没有影响的。



    其他队员虽然也感觉到冷但还可以忍受。



    但是,石琼花就不行了,一个女兵在这种天气里根本扛不住那种阴冷。



    此时,雷鸣他们再次隐蔽在树林之中。



    密集的雨点打在层层叠叠的树叶上又从树叶缝隙中汇聚成更大的雨滴砸落下来。



    就在那雨滴的砸落之下,石琼花已经开始哆嗦了起来。



    而这时,她见雷鸣下令让队员们搜集点干草,她在冷的直打哆嗦的同时却又想,这是要点火吗?



    虽然说现在雨又变小了,可是那烟不会把日伪军招来吗?



    只是,此时的石琼花自然知道,这些指挥上的事可轮不到自己过问。



    都说雷鸣小队那个个是英雄,尤其雷鸣英雄了得。



    她跟着雷鸣他们从夜袭救人开始又到先前对日伪军的那阵盲打又到雨中行军一直到现在已是身有感触了。



    这战斗成绩的取得哪个不是他们用命拼出来的呢?



    “大许子!”雷鸣喊大许子说道。



    “到!”大许子跑了过来。



    “把咱们那整块的油布给石琼花,再把咱们准备的日军衣服给她一套换上!”雷鸣下令道。



    “啊?是!”大许子愣了一下忙应了一声。



    石琼花自然听到了雷鸣的命令,而这一刻她都有点蒙了,直到大许子伸手牵了一下她的袖子,她才反应了过来。



    刹那间,石琼花真的感觉一股热流从身体里某个部位涌了出来,眼睛突然就有了发酸的感觉。



    五分钟后,一身干爽衣服外面又披了油布的石琼花从树林里钻了出来。



    “其实,你真的不应该来这儿,你看给大家添了多少乱。”大许子说了一句。



    心怀感激的石琼花不吭声了。



    现在,她已经后悔了。



    现在看,凭自己根本就报了不仇,反而把雷鸣小队的人都拖累了,因为大家还需要分心照顾自己。



    “真要升火啊?”而这时武更正蹲在雷鸣的身边问。



    “你看我象是假的吗?”雷鸣现在已经用身体挡住了那变得稀疏的雨点把火折子掏出来了。



    不光是雷鸣,就是武更他们在山林之中呆的已有时日,他们自然是能找到干草的。



    “你又要打鬼子伏击?可你咋知道鬼子会追上来?”武更不解的问。



    此时整个山林仿佛都被雨水浸透了一般,武更很难想象,日军会顶雨追击。



    “鬼子不追,二鬼子还不追?我现在觉得二鬼子咋比鬼子还招人烦呢?唉。”雷鸣回答道。



    武更点头,还真是这样,这熟悉山林的伪军真的比日军难缠。



    就象去年冬天,他们以雷鸣小队二十多人与日军两个中队在山野之中游斗,那日军足足伤亡了近二百人。



    而他们呢,他们一共也只牺牲了六名战士罢了。



    “你们马上到前面那座山上去。



    别管是鬼子还是二鬼子了,只要追上来,你们就再给他们打一下,然后一直往北撤进大山。



    我在这头牵制住敌人,然后我再去追你们。”雷鸣开始布置战斗任务了。



    “你一个人能顶住吗?”武更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我一个人好跑,咱们不能总那么冒险,趁现在雨下得大道不好走,敌人还没有把这片山围上。”雷鸣回答。



    武更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几分钟后,雷鸣他们所在的那个山顶真的就升起了清烟,而那树林的火堆旁,真的也只有雷鸣一个人坐在那火堆旁。



    他已经把衣服脱光了,只穿着一个大裤衩子。



    他边烤着火边吃着已经被雨水泡得发白了三合面的锅贴。



    这种锅贴还是反日联军的那个后勤主任特意给他们雷鸣小队准备的。



    所谓的锅贴那就是在炖菜的时候,直接把苞米面米高梁米面少许白面捏成的面团就贴着那炖菜上放着。



    这样,铁锅里的菜汤炖没了,而那锅贴上自然也就沾了盐味。



    雷鸣吃的很香甜,他打鬼子体力最好可是也最能吃,用东北话讲那绝对是一个“大肚(dǔ)汉”!



    至于伪军追上来,雷鸣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由于树森的遮挡看不到。



    雷鸣让武更他们埋伏的那座山却还在他所在的这个山头略前面一些呢,伪军们出现武更他们自然会开枪示警的。



    而这股青烟在雨已经变小的山林里显得是那么的显眼,还真的如同雷鸣所预料的那样,伪军真的就追上来了。



    用马赶山一家三口诱使反日联军来救,然后来救人的反日联军一网打尽,这主意那就是邵本良出的。



    那么,此时那三个人被救走了,伪军又死了二十来个人,那么这种山林追击的苦差使你们伪军不来,难道让大日本皇军上吗?



    而日军也并没有一点人没派。



    柳河县城里派出来的一个日军中队已是与前方因雨停留在大山外的日军取得联系。



    两伙日军却是挑好走的道路往发现雷鸣小队的这片山区的北面包抄过去了。



    而此时伪军的带队营长胡文禄虽然穿着雨衣,可是他的心情却也如同此时的天气一般糟糕透了!



    赵赶山一家被反日联军救走也就罢了,可是他们营却被日军给撵出来追击了。



    胡文禄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人正挤在一段石头路上的时候就遭到了对方的集火射击。



    可是待到他命令士兵开枪还击的时候,他们却也只能判定那子弹是从北面飞来的。



    至于说是东北还是西北,他们根本就无法判断,因为远方尽是迷蒙的雨雾。



    结果就等于,他平白无故一下子就伤亡了二十多人!



    原本胡文禄也不能确定自己所追的这支反日联军的小队就是雷鸣小队。



    可是,通过对方这次集火他就确定了对方一定是雷鸣小队!



    那“啪啪啪”盒子炮集火射击的声音,那在被追杀的过程中还敢伏击逆袭的打法,除了雷鸣小队哪个又会又敢这么干?



    说实话,他是真的不愿意和雷鸣小队打交道。



    那雷鸣小队打鬼子的事他已经听得太多了,虽然平时他听说的时候都会不以为然的笑笑,总是说不能让雷鸣小队吓住。



    可是当自己率队真面对雷鸣小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害怕了。



    可是,怕也得上!



    因为来的虽然只是自己的一个营,可是,自己身边却还跟着一名日军顾问呢。



    什么叫日军顾问?那就是监军!



    自己想偷懒那是不成的,更何况此时山野之中哪有避雨的地方,那还不如就接着追呢!



    不过话说回来,胡文禄自认为自己在这片山林之中作战还是有优势的,因为他就是本地的胡子。



    他不敢说这片山林的所有山头都上去过,但是,十个山头至少自己那也是上去过七个的。



    而此时看着那座山上的那缕青烟他却不由自主的咧了咧嘴。



    想当年,老子在那个山头上还烤过兔子呢!



    可却没想到现在自己却成了官军,而自己却是在追着抗日的这些“土匪”,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营长,咱们攻上去吗?”这时他手下的连长问道。



    胡文禄看了那个连长一眼,他自然是明白手下是啥意思的,没有人愿意和雷鸣小队对上啊!



    “当然要攻上去,叫兄弟们把间距拉大点,不要再中了他们的埋伏。”胡文禄命令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