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盲打!


本站公告

    雨雾迷蒙,雷鸣却依旧在不知疲倦的奔跑,这回他却是连丁虎子都甩在后面了。



    丁虎子摔了个跟头,没等他爬起呢,他就听雷鸣说了句“我先到前面去”就跑出去了。



    于是,他也只能看着抗日游击队这位年轻的长官的背影了。



    雷鸣身手很好这是肯定的,但是这可不等于他练过那什么我“铁掌水上飘”或者“雪上飞草上跑”之类的轻功。



    他只是动作快体力好,他在那泥泞的地方同样也会摔跟头。



    但是,他摔倒的快爬起来也比别人快,所以他整个行军速度就是快。



    丁虎子眼看着雷鸣在前面的路上脚下一滑然后头就向前面的地上跄去。



    就在他以为雷鸣会摔个大前趴子的时候,却看到雷鸣不知道怎么就调整了下身姿,却是一个前滚翻又骨碌了起来接着跑。



    只是那一段泥泞之处委实不短,雷鸣也只是又跑了几步脚下一滑又一个腚墩儿出溜了出去。



    不过,这回快,这一出溜足足有十多米,却是比跑还快呢!



    丁虎子张大着嘴,仿佛有点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形。



    说实话,就前面这段道路那是非常的泥泞,用东北话讲叫“泥了拐丈”。



    就在那泥了拐丈的路上跑,雷鸣的动作一点也不好看一点也不潇洒,甚至还有点滑稽。



    只是,此时在丁虎子的眼里那却只有满满的钦佩!



    真是太快了啊,自己这个老赶山的确实是跟不上。



    可是自己追不上那也不能不追啊,要不要自己这个向导何用?



    丁虎子再次开始了追赶。



    但他却也只能无奈的看着雷鸣的背影越跑越远,奔跑、跌倒、爬起来再接着跑,直到消失到在了迷蒙的雨雾之中。



    雷鸣再和丁虎子会合时已是半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在雨中都已经跑得都不知道冷了的丁虎子正往前赶呢,就看到雷鸣出现了。



    风雨中雷鸣用前和先前一样的奔跑姿态一样的速度冲破了雨雾,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回去!”雷鸣下令道,然后他也不理丁虎子却是接着跑。



    此时的丁虎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也只能跟着满身泥泞的雷鸣往回跑。



    这回他虽然佩服雷鸣依旧,可是心中想的却是,打仗都需要这样吗?这小子挺忙活人哪!



    又过了十分钟,雷鸣和武更他们相遇了。



    不一会儿,丁虎子也追了上来,经过这一段时间快速的莫名其妙的行军,大家终又会合在一起。



    武更他们也累坏了。



    此时他们脚下所站的这段路是多石的,多石便少土。



    东北的土很粘,无论是黑土还是那种黄色的粘土。



    由于在泥泞之处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武更他们正把鞋上那已经成坨成块了的泥土往石头上蹭呢。



    “那面能过去吗,有没有深沟啥的咱们人过不去?”雷鸣伸手一指北面的田野。



    “应当能过去吧!我记得原来有人在这一带追过兔子。”丁虎子回答。



    “走,下道!都快点!”雷鸣说道。



    于是,他们所有人在雷鸣的带领下深一脚浅一脚就往那山野之中走去。



    道路虽然难行但毕竟也是道路,可下了道之后又是不同。



    一直没停的地的雨已是将这片开阔地浇成了或深或浅的水洼,谁也搞不清那水洼到底有多深。



    若是走快了,那要是崴了脚脖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雨依旧在下,只不过小了一些,众人都在关注着脚下的地势,也没有人再说话。



    反正武更他们现在已经对雷鸣完全信服了,雷鸣说啥咋打那就咋打他们也不问了。



    他们就这样在泥水、坑洼、草地、乱石这样的开阔地中走了足足有二百来米,雷鸣这才让大家躲在了树林里,而他自己则是回头观望着那条道路。



    石琼花躲在一棵树后面也向道路的方向看,只是此时那里在雨帘中也是一片迷蒙,她却看不清什么。



    此时的她那真是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能靠近仇人的机会,却没有想到遇到了这样一个鬼天气。



    就别说那二百米了,就是一百米的对面站着一百个伪军,就凭她的目力又怎么可能看清哪个是仇人胡文禄?



    完了吧,自己还被周让给损了一句,自己在队伍中都抬不起头来了!



    她现在也想好了,杀死那个胡文禄就是自己活着的唯一目标。



    只要把胡文禄杀死了,那自己活不活着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她正寻思着呢,从树叶上就掉了个大雨点子下来正砸在了她后脖子上。



    饶是她现在身上早就湿透了,却也被那个大雨点子砸了个激凌!



    石琼花心中悲戚又想哭,可是终究想到自己现在是战士了,到底是把眼泪止住了。



    而这时旁边有只手便伸到了她的面前,那只手里却是攥了块油布。



    石琼花瞥了一眼见那人却是大许子!



    人那是得知好歹的,石琼花感激的又看了一眼大许子,也没吭声就把把那块油布接了过来。



    打开一看却也只是四四方方不足一米的一块油布,原来那是大许子一直带着身边包自己子弹用的。



    这块油布顶在头上那肯定是不行的,这是部队,自己要打仗要报仇的。



    石琼花便把那块油布当成了女人用的头巾扣在了头上,然后将两角在下巴底下一系。



    如此一来,倒是感觉好多了,毕竟女人不象男人,那头发总是比男人要长上一些的。



    而大许子给他这块布是如此之及时,就在这时那原本已是渐小的变得缠绵起来的雨突然就又下大了起来。



    顿时天地之间又是一片“哗哗”之声。



    可是,这个时候,在前面的武更却是已经对雷鸣说话了:“好象鬼子过来了,我有看错吗?”



    由于那无处不在的雨水让能见度大降,武更也不敢确定。



    可是,雷鸣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大声喊道:“准备战斗,盒子炮加匣,梁振武把机枪架起来!”



    此时虽然是雨声如注,可是队员们听从雷鸣的命令那都成为本能了,雷鸣这声命令一出,于是雨声中便又多出了一片枪械碰撞之声。



    只是,队员们都将盒子炮抵肩了,那机枪也架起来了,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瞄向哪里,前方尽是一片水雾迷蒙,这子弹该往哪里打呢?



    “都看我枪口的指向,依次排开!”雷鸣命令道。



    于是所有队员就又都看雷鸣枪口所指的方向调整射姿。



    而这时,他们这些人脑袋反应快的才想明白雷鸣究竟打的是啥主意。



    雷鸣一个人赶前面去了那就是去“迎接”日伪军去了。



    他在看到日伪军竟然真的是顶风冒雨的来追杀他们了,于是他就又往回跑,然后就把小队拉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



    雷鸣现在让他们拿枪指的位置,那自然就是日军已经在那个位置或者即将行进到那个位置了。



    那个位置有什么特殊的吗?



    而这时,他们便想到,他们现在所指的那个路段正是石头路!



    日伪军肯定也踩了一脚稀泥了,那鞋上的泥那也成坨儿了。



    那他们上了石头路,那行军速度肯定也慢下来了。



    自己这些人到了石头路上还知道用石头刮鞋上的泥呢,那日伪军那也不例外啊!



    雷鸣纵是眼力再好,那也不可能望穿秋水,可是他却是仗着自己逻辑正确,然后就蒙!



    又等了五分钟,雷鸣大声喝道:“连发,打!”



    于是,在这一刹那,最其码在雷鸣他们埋伏的地方,那枪声便压过了雨声。



    风雨交加,多少是对子弹造成偏移的,可是那又如何?飞过去的子弹总比打偏的多。



    而此时,就在他们前面那段石头路上,日伪军真的一点防备没有,他们好几百人却是都挤在那段石头路上抹脚上的大泥呢!



    雷鸣他们二十来人这拨射击下来,那段石头路上已是伏尸一地,然后那里落在石头上的雨水就被血水染红了!



    “再打一个连发,然后进山!”雷鸣再次大喊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