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分兵


本站公告

    刚合并在一起没有多久的两支雷鸣小队分开了。

    周让带着她那支小队在树林里走着,他们的目标是在这片与大山相连的树林里直接走进东面的大山去。

    而马赶山一家三口那还是由队员搀扶着的,大臣子一家除了大臣子他爹以外其余的也在这支小队之中。

    周让一声不吭的走在前面,只是那眉那眼却是一别怒气冲冲的样子。

    雷鸣则是带着武更这支小队借着树林的掩护向西而去了,也就是柳河县城方向。

    大臣子他爹丁虎子给这支小队当向导和雷鸣并排走在了最前面。

    令人奇怪的是石琼花也在这支小队的队列里,只是她的眼睛却是红红的,显然那不是被现在还在沥沥拉拉下着的雨水浇的。

    这究竟又是为什么呢?

    雷鸣他们本来是往东撤的,可是山口那里已经现日军踪影。

    丁虎子说那山叫双子山,道路从双子山中间过,现在这条路被日军卡死了。

    从雷鸣他们现在的位置向南穿过田野走四五里路可以到达第二条进山的路。

    但问题是邵本良的人肯定也知道那条路,日军可以把双子山这条路堵上,那同样会把那条路也堵上。

    走这两条路肯定是不行,这就逼着雷鸣他们走第三条路,那就是从山间的一条小路过去。

    但问题是,双子山中所说的双山那也只是一个泛称。

    其实那双子山却是一片山,当地人也只是把这片山最边缘如同二虎把门守着中间道路的那两座山叫双子山罢了。

    就这天气进山自然极是难行,更何况他们还要带着近十名百姓,象马赶山那一家三口那还需要人背着走呢。

    同时,也不排除日军在邵本良伪军的带领下进行搜山。

    就这样的天气一旦与日军在山里发生遭遇战,或许他们也可以消灭些敌人,但是整个小队想毫发不伤的摆脱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于是,雷鸣最终所选择的办法是,自己带着武更小队往回走直接与日军接火。

    这样就会让日军误以为他们小队还在包围圈之内,然后他们吸引前后的日军都过来围堵他们

    这样的好处在于,就是不能把卡在路口的日军吸引过来,也能避免日军大规模搜山,从而为周让带着百姓摆脱日伪军创造条件。

    可是就在雷鸣定完了作战计划后,石琼花却提出要跟着雷鸣,也就是史更这支小队行动。

    石琼花能参加这次营救行动,那主要还是因为他是柳河本地人,另外她想给自己的一家老少报仇雪恨。

    可是,雷鸣却知道自己这次带人去吸引日伪军绝不会比往常的战斗轻松,甚至危险更大。

    鉴于石琼花的杀敌本事肯定是比不上雷鸣小队成员的,所以雷鸣就叫石琼花随队转移。

    可是石琼花如何肯,好不容易从大山里出来却是连仇人的面都没有着她如何甘心?

    她便央着雷鸣带着她,如果有可能碰到那个仇人胡文禄自己好报仇。

    只是,没等雷鸣表态呢,石琼花的表现却是已经把周让给惹恼了。

    周让才和雷鸣在一起呆了一个来星期,就又被迫分开了,本来她心里正上火呢。

    可是作为一名老兵,她也知道自己必须服从雷鸣的命令,所以尽管满心的不情愿就没吭声。

    可石琼花却提出跟着雷鸣走,这她可就不干了。

    凭啥?

    我还想和我家小六子在一起呢,你又算哪根葱?!

    于是周让便不阴不阳的对石琼花说了一句“不许勾引我家小六子!”

    周让可没忘了石琼花可是说了,谁要是能打死胡文禄那她就嫁给谁的说法呢!

    那我家小六子的本事那么大,除了他谁能一枪毙了那个伪军营长?周让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其实这自然还是周让的醋瓶子被打翻了的原因。

    可是她那一句“不许勾引我家小六子”,这话却是说得太重了。

    石琼花那也是本份人家孩子,把自己的名誉看得那也是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

    周让用的“勾引”这个词委实是太重了,所以她一句话就把石琼花给说哭了。

    如此一闹,雷鸣却也不能让石琼花跟着周让那支小队走了。

    周让倒不致于公报私仇,可万一这石琼花要是有什么意外,那周让岂不是有责任?

    所以,没奈何他也只能训了周让一句,让石琼花加入自己这支小队了。

    如此一来,石琼花如愿以偿却因为那句“勾引”而哭,周让还是头一回被自家小六子训呢,所以她也是怒气冲冲。

    不过此时的雷鸣哪有心思管闹着小脾气的周让和眼睛仍旧通红的石琼花。

    什么事重要都没有保命重要,更何况自己是指挥员,下面二十来个士兵呢。

    “丁老哥,你再给我介绍一下前面的地形。”雷鸣边往前疾瞳边对丁虎子说。

    “咱们可以往回走两三里就可以进前面这片山,只是这片山方圆也就几十里地,想进大山可就费劲了。”丁虎子说道。

    “你说的那片山和咱们身后的大山之间是什么地形?”雷鸣问道。

    “那中间地形有点乱,有老大一片水泡子,苇荡子,树林,但山不多,藏人自然没有山里面好藏。”丁虎子回答。

    雨依旧在下着,丁虎子所说的那片山正迷蒙在水雾之中。

    此时所有人身上的衣服自然已经湿透了。

    至于这道路上同样难行,若是踩在有青草的地方也就罢了,可是若在泥地里踩,走不上几步那脚上就会粘上一个大泥坨子。

    “把步枪都收起来,改用盒子炮!”雷鸣下令道。

    就这样的天气,能见度还不到二百米呢,能够远距离射击的步枪的作用并不大。

    至于说狙击步枪也是如此,连远处的人都看不到,那还打什么?

    不过,刚下完这道命令,雷鸣心中一动,他却是又想到了一个主意。

    于是,他下令道:“跑步前进!”

    没有人会怀疑雷鸣的命令,于是在这一刹那所有人就跑了过来。

    只是一夜的急雨已是把这条道路浇得又湿又滑,他们在奔跑之中便不断有人开始滑倒。

    可是,雷鸣不管,一个劲的催着队员们快点跑。

    “要是有草鞋就能好点!”丁虎子说道。

    他和马赶山是拜把子兄弟,那也是老赶山的,也只是这几年日军占了东三省才被迫把活计停了下来。

    他正说着呢,就听到身后“哎呀”一声,回头时就见一名队员正光着脚丫子蹦了起来。

    原来那名队员穿的是一双千层底的懒汉鞋。

    什么叫懒汉鞋?那自然是脚往鞋里一蹬不用系带儿提上就走的。

    这鞋在热天那自然是透汗舒服养脚的,只是在现在这样的雨天那可就不行了。

    因为那鞋没有鞋带,那名队员一脚踩进了路边的黄泥里,跑得又快,人倒是跑过去了,结果那鞋却留在了那淤泥之中!

    “这样不行,太慢了!”雷鸣说道。

    于是,他再次下令道:“我和丁老哥往前赶,你们能跟上就跟上,跟不上我们就在那片山那里等你们!”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