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夜间侦察


本站公告

    天快黑的时候,雷鸣和大许子、石琼花出现在了柳河县城边的一户人家之中。

    然后,雷鸣就开始听那一家一个也就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开始给他讲日伪军在柳河县城里的情况。

    那个半大小子正是那天夜里和马二小子一起用黄皮子去祸害日军鸽子的那个大臣子。

    马赶山一家被日军抓起来的消息就是大臣子他爹把具体情况给反日联军传递出去的。

    否则,杨宇平又怎么可能对马二小子放黄皮子咬死日军信鸽的事知道得那么清楚?

    放黄皮子去咬信鸽那自然是马二小子和大臣子都参与了的。

    然后,马二小子在从那个木杆上跳下来的时候,由于慌张就忘了捡回那个装黄皮子的笼子。

    那个笼子是马二小子他爹马赶山编的不假,但问题那个笼子却是马赶山给大臣子编的。

    马赶山和大臣子他爹那是拜把子的兄弟,而马二小子和大臣子却也学着父辈偷偷拜了把子。

    东北民风彪悍,那种学习江湖上拜把子的事很常见。

    当日伪军因为那个笼子找到马赶山头上的时候,马赶山诧异了一下便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这事既然是自己儿子干的,那他们一家就自己把事扛了下来,绝不会再把自己的把兄弟供出去的。

    于是,这头他们一家三口被日伪军捆了起来吊在大街上示众,而那头听大臣子说了真相的大臣子他爹便开始找抗日队伍了。

    自己拜把子的大哥把事扛了下来,他自然不会傻着去找日伪军说,说放黄皮子咬鸽子我家也有份。

    但是,他自然是要想法救人的!

    雷鸣听大臣子讲完,就又听大臣子他爹讲。

    尽管大臣子他爹不知道抗日队伍是否会来救自己的拜把子兄弟,但是他也把吊在街口处的马赶山一家三口周围的情况了解过了。

    日伪军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在柳河县城最中心的十字路口埋了三根圆木,马赶山一家三口就各被捆在了那圆木上。

    听到这里雷鸣都直皱眉。

    那可是十字路口,周围四个街角那可就有四个制高点了。

    而这还不算,大许子他爹还说,街中心不远处还有日军的一个炮楼,日军炮楼上的探照灯甚至可以直接照到那绑人之处。

    雷鸣皱眉不语,自然是让大臣子他爹心中忐忑。

    大臣子他爹那也不是笨人,他如何能够猜想不到日伪军这留了自己把兄弟一家三口的命那可不是为了放过他们。

    那分明就是三个勾反日联军来救的三个鱼饵啊!

    他又见雷鸣实在年轻,而雷鸣自然也不会告诉他来救他把兄弟的那就是鼎鼎大名的雷鸣小队。

    所以,大臣子他爹那也是生怕来的这支目前他也不知道人数多少的反日联军放弃救援。

    所以竟然还开导雷鸣说,小兄弟你也不要担心,咱们现在就是死马且当活马医吧!

    言下之意,如果现在雷鸣他们不救马赶山,那马赶山一家是死定了。

    至于说由于救马赶山却把马赶山给“救死”了,那他也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雷鸣便又问大臣子爷俩还注意到什么别的情况没有。

    大臣子想了想又说,他看到西南角的有扮成老百姓的伪军有一天两个人抬了个笼子进那家院了。

    但是,那个笼子外面还还罩了块布,里面装的是啥他也看不到。

    雷鸣便又问那个笼子有多大,大臣子说也不太大,看着好象是狗窝似的。

    大臣子说那笼子象狗窝似的本是无意之语,倒是让雷鸣若有所悟。

    情况介绍完了,雷鸣见天色马上就黑下来了,知道要想救人,终究还是需要自己亲自去侦察一下的。

    于是便问在那个绑人的十字路口怎么转悠一圈才能不被人发现。

    要说到那个街中心的十字路口这个倒是简单,东北县城里的民房不如南方历史悠久有的甚至都是那千年老县了。

    所以老百姓的房子那都是乱七八糟,但是想在那十字路口周围转悠想不被藏在四角的伪军发现多少还是有些难度的。

    但大臣子却把这件事应承了下来,他们这些半大小子干活出力还早,天天就在街里疯玩,他却是有招的。

    于是在那将黑的暮色里,大臣子和雷鸣就往县城里走去。

    将要到了那个十字路口时,雷鸣就看到在路口中心真的立了三根大柱子,上面绑着三个人。

    街头四角的房子西南角是一个小二楼,那里曾经是一个饭馆子,只是日本人来了之后,那掌柜的惹不过日伪军却是已经将它关了。

    东南角同样是个高门大院,那院墙足足有四米多高,院门是双开门的大门。

    西北角和东北角却都是平房,只是外面都有着板杖子夹成的小菜园子。

    雷鸣在大臣子领着下,两个人先向东北角的那个菜园子走去。

    那板杖子是圆木被切割成木板后剩下的板皮,上面根本无法上人,大臣子却摸索了一会儿扒开了一块板皮就领着雷鸣钻了进去。

    原来,这些天淘气的时候,他却是和马二小子到这家菜园子里偷薅过人家刚开春长出来的葱。

    雷鸣和大臣子小心的避开菜园子里的土垄贴到了那窗户底下,而这时他们就听到屋子里传来说话声。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想必是这家的女主人。

    “这些**真隔应人,大半夜的还得爬咱家房盖。”那女人说道。

    “就是,要不我把咱家梯子整坏了,把他们的腿摔折了!”这时又有一个半大小子说道。

    显然那是这家的儿子,大臣子听那声音就想乐,因为都是半大小子,他们自然是在一起玩过的。

    “都少说两句,谁能惹得起他们!”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跟说道。

    也只是这几句,雷鸣便已心下了然,伪军还真往埋伏人了啊。

    他轻轻一碰大臣子,于是两个人便悄然离开了那家窗户根儿。

    雷鸣在那西面的板杖子处摸索了一下,伸手拽断了绑板杖子的细绳又揭开了一张板皮,两个人又钻了出去。

    雷鸣没有再进西北角那家的菜园子,那里的情况和东北角这家肯定是一样的。

    只是他们两个刚要奔西南角的那个饭馆走去的时候,就听那门吱嘎一响,然后就有光亮照了出来。

    雷鸣一拉大臣子两个人趴在地上时,就见一名伪军手里提了盏气死风灯向街中心走去。

    那名伪军将那盏气死风灯走到了那三个柱子中间最中间的那根,便把那盏灯挂在了柱子上。

    而在那昏黄的灯光下,是一个垂头闭眼的中年男子,那男人身上伤痕累累,正是马赶山。

    这回他的身上的伤痕却是又多了许多,上回伪军打他那是作戏的成份居多,这回下手却是狠多了。

    一盏有着玻璃罩子的气死风灯自然照不了几米,可是却是让被绑着的一家三口成为黑夜之中的唯一光亮之下。

    这回雷鸣不得不小心。

    四周强敌一绕,想在那唯一的光亮之下把人救出来,光靠上前去,那救人者的心理素质都必须十分强才行。

    否则一个胆小之人在光亮之下,会觉得黑暗之中有无数的眼睛盯着自己,几十上百个枪口指着你,那时就是不等救人自己的腿也会先吓得软了。

    “咣当”一声门响,那名挂完灯的伪军回去了。

    雷鸣和大臣子继续小心前行,当绕过了这家饭馆后,雷鸣忽然低声问大臣子道:“光这样还不行,得弄清二鬼子的兵力部署的具体人数,你白天敢去二鬼子那里侦察吗?”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