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余波未息


本站公告

    在公元1934年初夏的一处反日联军的秘营里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一位后勤主任领着一个一米九的大个子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炊事班。

    然后,那个大个子在炊事班门前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炊事班的大水桶被砸散花了,现场一片狼藉。

    为什么木桶被砸散花了呢?

    那是因为,一个来自于远方的来探亲的媳妇把自己联军里那朵最漂亮的花骨朵给“坐”到了木桶里改成无土栽培的盆栽了。

    那个木桶为什么那么不结实呢?

    那是因为战争时期物资匮乏,反日联军却是连个箍木桶的铁丝也找不到,那个大水桶自然就不够结实。

    那么为什么那个远方的媳妇要把最漂亮的“花骨朵”给改成盆栽的了呢?

    那是因为自己联军的那个“花骨朵”擅自摸了人家老爷们的肉肉。

    那自己联军的那个花骨朵就是花痴为什么会这么大胆就摸人家老爷们的肉肉呢?

    那是因为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女兵连的老娘们撺掇她去勇敢的追求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英雄雷鸣同志。

    而那些联军女兵里的老娘们为什么那么大胆,敢拍着胸脯说,花儿,你去追,如果有什么事大姐们给你做主!

    那又哪个老娘们敢如此胆肥呢?

    因为,那个老娘儿的老爷们就是领着这个大个子来处理情况的那个后勤力主任!

    那调查了一圈,事情又绕回到了原点的时候,那个领着大个子回来的后勤主任傻眼了。

    所以后勤主任也只能一指自家的那个混蛋老娘们说“看我回家不用苕帚疙瘩抽断你的腿!”

    那老娘们就一撇嘴。

    这撇嘴的含意是什么就不解释了,反正大家都明白,真回家说不定谁收拾谁呢。

    就这事,大个子又怎能不明白,于是他指着那个老娘们说道:“我早就看你丫的不顺眼了。咱们是党领导枪,你家倒好,是老娘们领导枪!”

    于是,大个子一声令下,处理结果就下来了,那个女兵连的老娘们被关禁闭三天,禁闭结束后调出女兵连。

    那个大姐的老爷们也被禁闭一天,原因是“家教不严外加贼喊捉贼!”

    大个子一生气后果自然很严重,女兵连一个个都吓得花容失色,这回那些母老虎才变回了小绵羊。

    而这个时候大个子才想起来问“咱们的大英雄和他那个打翻了醋瓶子的媳妇呢?”

    便有士兵一指远处的树林。

    大个子便说“地方不错嘛,小河悠悠还能听着蛤蟆清唱”

    他说完回头又看了一眼,见那个后勤主任家的老娘们已经被关起来了。

    却是对那后勤主任说道“你弄点干草再弄新床被褥放你那个禁闭室里去”

    后勤主任很自觉的说“司令,我要求和普通士兵一样,禁闭室里怎么可以铺被?”

    大个子一撇嘴“你当我给你用的?咱们那有空屋子安排人家两口子?晚上你给我去河边听蛤蟆唱歌去,让那小两口上禁闭室睡去!”

    “是!”后勤主作立正答道。

    主任就是主任,那和普通士兵的觉悟那就是不一样的!

    “你们。”大个子一指两支雷鸣小队道,“都是雷鸣小队的,在一起好好交流切磋一下,咱们争取早一天把日本鬼子打出东三省去!”

    于是,在所有雷鸣小队成员异口同声的“是”中,这个醋坛子翻了的事情就算揭过去了。

    只是战争年代戎马倥偬,随着当事人走进了岁月的长河,有多少事悄然淹没在这郁郁青山之中。

    而若干年后,这里也只剩下几处马架子一个破木桶,让人想起抗联先辈们的艰苦与卓绝。

    谁又曾想到过,虽然时代不同,可是作为人的情感都是一样的。

    当年他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少男少女春心的萌动,也有属于自己的爱情。

    谁又能想到那个木桶曾经是一段爱情的见证?

    作为后人的我们,认识未必就比他们崇高,情感未必有他们坚贞。

    正如终究有一天,我们的后人也会在用审视的目光审视着我们,会说,你们当年怎么会那么“傻”。

    可是“傻”也一种传承,它代表了一个民族延续千年的不屈与抗争。

    ……

    缘分是什么东西,那都只是事情发生后的马后炮罢了,当事之人有几个又能说得清。

    当那个后勤主任跑到女兵连去找干净的被褥时(他们也没有存货),那个石琼花正坐在那里抹眼泪呢,旁边坐着一圈心疼的不知道怎么才好的老娘们。

    后勤主任便安慰道“娃子莫哭,到时叔再给你介绍个更好的!”

    “不滴,我就喜欢英雄,我就要嫁给英雄!呜呜”后勤主任的话反而把石琼花的绵绵细雨惹成了磅礴大雨。

    石琼花现在已经是彻底“沦陷”在了雷鸣的英雄的光环之下,否则她又怎么可能去给雷鸣擦背?

    石琼花一家八口,只有她参加了抗日队伍,其余七口人却是在日军屠村时都被杀掉了。

    在参加抗日队伍的那一天,石琼花就发誓不光自己要打鬼了,就是嫁个男人也一定要嫁给最能打的!

    “嗐!那不简单,两支雷鸣小队人都在外面呢,咱们到时候从里面选个最能打的就是!”后勤主任抱着被褥往外走扔下了一句。

    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个主意马上就被女兵连的老娘们变成了“馊”主意。

    他前脚出屋后脚就有那老娘们给石琼花出招道:“花儿不哭,你说咱们来个比武招亲咋样?”

    “那雷鸣——”石琼花还有点恋恋不舍。

    “人家有媳妇,那媳妇跟老抱子护小鸡似的看着雷鸣呢哪还有你份儿。

    再说了,你不就是想找个能替你爹娘报仇的吗?

    咱抗日队伍里英雄好汉多的是,那就非找雷鸣?

    那听啦啦蛄叫还不种黄豆了?”那个老娘们便说。

    (注:拉拉蛄,学名蝼蛄,一种常见的地下害虫,祸害农作物)

    事实再次证明,团体的力量永远大于个人的力量。

    一个英雄的团体里会涌现出英雄来,一个老娘们的团体里那也绝不会只有后勤主任媳妇那一盏不省油的灯!

    后勤主任并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又会惹起一翻风波来,他抱着衣服走过屋前的空地时,两支雷鸣小队真的在一起交流呢。

    交流什么呢?说比武早了点,咋也是兄弟部队的,还是要先熟悉一下的。

    “这就是你媳妇?”三喜子看着招娣问猴子。

    “嗯呢,咋啦?”猴子反问。

    “啧啧,真是一朵好花啊!”三喜子感叹。

    “嗯?妈了巴子,你特么的把后面话给我说完喽!”猴子指着三喜子的鼻子笑骂道。

    “哎呀,猴子兄弟,你别急眼别急眼,这事赖我,我说错话了。”三喜子忙改口道。

    “那你想说啥?”周让这支小队的人在旁边就笑。

    都是老中医,你别跟我玩那偏方!

    啥叫真是一朵好花啊,关键后面的那句是啥?!

    “我想说——”三喜子转了转眼珠子道,“我想说,哎呀,看你媳妇真是一棵好白菜啊!”

    “这特么的也不行!”猴子当时就蹿了起来,“哥几个给我墩他,你们小队有反对的吗?”

    “没有!”武更先表态了,“该,叫你特么的嘴欠!”他笑骂着三喜子。

    三喜子看情况不对爬起来转身就跑,只是未料到坐在他身边抱着狙击步枪也笑着的何玉英却突然伸出一支腿来。

    毫无防备的三喜子直接就被绊摔了,然后就被扑上来的猴子、丁保盛几个给按在了地上。

    “翻过来,翻过来!”一共上了五个人吆喝着就把前趴着的三喜子给翻了过来,两只胳膊两条腿一个脑袋都被揪住了就把他向地上墩去。

    “哎呀,我的屁股,那个小妹妹,我可没惹你啊,你不能这么害我啊!”三喜子边叫边说何玉英。

    “叫谁小妹妹呢!”何玉英说道。

    这时她又伸出一条腿来在三喜子的小肚子上一压,于是三喜子的屁股自然往下便被狠狠的墩了一下。

    “小屁孩,我男人那也是打鬼子的大英雄呢!”何玉英叨咕了一句。

    说到自己的男人,何玉英脸上露出了幸福的憧憬,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和自己的男人张忍冬在一起呢?

    雷鸣问周让“想自己没”的时候,何玉英眼睛都酸了,她也想自己的男人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