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神秘的一枪断绳的女枪手


本站公告

    大雪小雪又一年,就在反日联军与日伪军的斗法之中,这个年就过去了,眨眼已是四月中旬了。

    树木已是开始抽出嫩芽,阳光也变得煦暖起来。

    天气的转热却是让双方都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反日联军已经站稳了脚跟,不用在雪野里与前来讨伐的日伪军捉迷藏了,而日伪军又何尝不是?

    杨宇平带着反日联军与那个所谓的东三省第一大厉害邵本良的已经交过三次手了。

    第一次,**满洲省委一位巡视员牺牲,反日联军小亏。

    第二次,反日联军声假装进攻凉水河子镇却打下了三源浦。

    第三次,邵本良与日军两个大队围攻大小荒沟,而杨宇平声东而击东,这回却是打下了凉水河子。

    在后两次交手过程中,杨宇平反日联军接连打下了邵本良两个大据点,把里面的军粮弹药粮食物资都抢掠了一空。

    因为这事,邵本良的表现让日军高层很是失望,邵本良净挨训了。

    可是这个时候,雷鸣小队二十多人打得日军两个中队“一路伏尸”的事情就在日伪军内部传开了。

    而这时日军高层才意识到,他们却是还得接着倚重邵本良,光指他们大日本皇军却也只能更惨!

    所以邵本良前脚被日军训了个灰头土脸之际,后脚日军却是把物资弹药又给邵本良补齐了。

    并且,日军还组织加固了凉水河子据点,这回却是正儿八经的修起了炮楼。

    那炮楼上连重机都给邵本良备上了,甚至还给了邵本良两门迫击炮。

    一时之间,被日军打足了气的邵本良的斗志又高涨了起来。

    甚至,他在凉水河子那新建成的炮楼上还扯起了一根绳子,那绳子上还挂了两面旗子。

    一面旗子上写的是“活捉扬宇平”,另一面旗子写的却是“专打雷鸣小队”。

    每天这两面旗子就在风中猎猎招展,端的是拉风无比,却也吸来了反日联军的仇恨。

    而就在一天上午,那两面旗子便出现在了武更的望远镜中。

    “狗日的邵本良这是作死啊!”武更手下的队员们都怒了。

    这回行动是武更带领着的,雷鸣却是被杨宇平派去执行另外的任务去了。

    武更当然也听说了邵大厉害在凉水河子扯起来了两面旗来,他是在执行完任务后便拐到了凉水河子镇这里看看是什么情况。

    “行了,都别吵吵了,你们说咱们把那个绳子打折了咋样?”武更说话了。

    “我看行,打完咱们就跑,要是以后他们挂上咱们就再打!”三喜子说道。

    “不大好打吧?”三许子说。

    此时他们现在是在凉水河子镇西南角的山上呢,就是他们从山上再往下走到了山脚处的树林里那离那面旗子也得有六百来米呢。

    就这个距离,用枪打一根挂旗的绳子,这个可不是难度大不大的问题,而是你根本就不可能打断那根绳子!

    那绳子本来就细,有时有风时又会晃上那么几下,那得啥枪法啊,就是雷鸣来了也不行啊!

    武更不吭声,他也觉得不好打,可是不打心里又怎么可能消了这口恶气。

    “哎(ái),要不用机枪打咋样?”大许子忽然又出了个主意。

    “也差不多啊,要是豁出去一梭子子弹那就是蒙也能把绳子蒙折了!”三喜子赞成道。

    可是武更却还是摇了摇头道:“就是用机枪把那根绳子打折了,可是开枪的人可就未必能跑回来了。”

    听武更这么说,所有队员就又开始用眼睛估摸地形。

    是的,就算机枪能把那根绳子打断了,但机枪手肯定就有危险了。

    因为山脚下就是公路,沿着公路跑肯定是不行,有情报说这个炮楼上可是有重机枪呢。

    可要是接着在树林往山上跑,那重机枪的子弹一样能追上来。

    他们是打算用捷克式轻机枪用连发打断那根绳子那就算是他们人藏在树林里也一样会暴露目标的。

    如果用步枪也只是“叭勾”打一枪的话,那绳子断了,炮楼里的伪军可未必就能发现子弹是从哪面打来的。

    那根绳子是在炮楼顶端冲着南面,如果把绳子打断了,那也可能是东南角山上打的,也可能是西南角山上打的。

    “要不,咱们转到对面的山上看看能打不,我感觉那里树林子比这儿近多了。”大许子指着对面那座山的山脚说道。

    “我看行。”三喜子和其他队员都接口道。

    “算了,别打了,撤回去吧!”武更无奈的下命令了。

    所谓望山跑死马,那是指你看着一座山很近了,但你想到那座山那里去那可就远了。

    而他们现在可是和那座山隔着一条公路呢,那条公路却是在炮楼伪军的视线之内的。

    他们想过去那就得绕个大圈爬上东南角的那座山再往下走,所以在这里看着近可真想到达那山脚之处那就得走上一个小时!

    一听武更说不打了,众人不吭声了,都没了精气神儿。

    跟着雷鸣打了这么多仗,武更终于也变得稳重起来了。

    其实他们想打落那两面旗子也只是在跟伪军争那口气罢了,要是因为这两面旗子反而有人伤亡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以现在日伪军和雷鸣小队的仇恨,那日伪军要是抓到雷鸣小队的人绝对能把人头砍下来挂到那炮楼上面去!

    “便宜那帮狗日的了!”队员们纷纷骂道。

    武更不吭声他已经准备往回撤了。

    可是就在他将未动之际,他就听到了“叭勾”的一声那只有三八大盖才能发出的特有的枪声。

    武更急忙把望远镜又举了起来,而这时别的队员却是已经兴奋的低叫了起来。

    因为,就在那声枪响里,炮楼上挂的那根绳子竟然真的折了!

    (注:折shé,断的意思,东北人飞惯说打折shé,而不是打断)

    那绳子一折,那串在绳子上的两面旗子飘飘悠悠的就随着绳子落到了那炮楼的上面。

    可是随即武更他们所有人就反应了过来,这一枪是谁打的啊?咱们的人可是没开枪啊!

    “快找找,快找找!”大许子说着便向对面山的山脚处望。

    而此时炮楼里的伪军却是比武更他们还迷糊呢。

    武更他们现在是炮楼西南角的山顶上,他们可是能听到刚才那一枪绝对不是他们这座山上打的,而是在东南角的那个山上打的。

    可是伪军却不行,被打断的是绳子又不是人挨了枪子了。

    那要是人挨了枪子从中枪部位上还是可以马上推断出那一枪是从哪里来的,可一根绳子断了你说那一枪是从打过来的呢?

    “咦,我好象看着了,就在对面山脚下的树林里呢!俩人儿!”大许子急道。

    对面山脚下是杨树林,杨树抽芽长叶那都是比较早的,所以那树叶已是有铜钱那么大了。

    “哪支部队的,怎么还是女的呢?”也已经把望远镜指向了对面山脚的武更若有所思的说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