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以一敌百(七)


本站公告

    四名日军士兵在日军队伍的前方二三百米处端枪前行,他们是那位山口中队长派出来的流动哨。

    他们很小心的向四处搜索着。

    现在他们这支大日本皇军再无往日的耀武扬威,那个神出鬼没的抗日分子已经成为了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时,一名日军士兵突然就停了下来,他的动作自然引起了同伴的注意。

    那名日军士兵枪口瞄准之处是一个山坡。

    这是一个背阴坡,坡并不陡,上面有积雪,而积靠近山顶的积雪上面赫然有两个脚印!

    这里是山林,老百姓大冬天的不可能进到这山里。

    这山里只能有两种人,一种是抗日分子,一种是大日本皇军。

    于是,这四名日军士兵马上脑补了一个基本相同的画面。

    那名可怖而又可恨的抗日分子端着枪想从这个山上下来,可随即就又收回了脚步,或许他想在这里接着打他们大日本皇军的伏击吧!

    四名日军士兵回头看了一眼尚在二三百米处正在行进的大队,其中一个一比划,四个人散开,终究是保持着射击姿势向那山坡上小心走去。

    这四名日军不能再指望后队给他们增添人手了。

    他们一百来个人的兵力已经变得捉襟见肘起来。

    伤员、抬伤员的、游动哨也不能光是自己这一组吧,那就是四组,大队里的人除了抬伤员的还要有一部份人随时保持战斗力。

    那个抗日分子已经使他们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了!

    四名日军士兵散开了小心的往这个平缓的山坡上走在,手指都已经搭在扳机上,准备随时射击。

    当第一名日军士兵即将走上山顶已经到达了那脚印之处时,他直接就扑倒在雪地上。

    他这个动作无疑让身后的三名同伴吓了一跳,那手一哆嗦却是差点就把子弹击发了出去。

    而这时那三名日军才看到自己的那名同伴并不是受到了攻击,他也只是主动卧倒罢了。

    他自然也是怕了那个游荡在山野之中的抗日魔鬼的。

    所以,他并没有贸然冲上去,他却是先卧倒了,然后再向上爬去。

    当这名日军士兵连头带枪都探到山顶之时,他飞快的让那枪口与自己的目光一起移动以便能先发现对手,能争取到我在名敌在暗的一线生机。

    可是,真的是浪费了他那熟练无比的战术动作,并没有意外发生。

    可随即他又紧张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那雪地上有趟脚印正通向了五十多米外的几块大石头的后面。

    这时,那三名日军士兵也到达了山顶。

    由于他们是散开的,有一名最靠边的日军士兵又打出了手势。

    因为他在那几块大石头的侧位,他是看不清那大石头后面藏没藏人的。

    但是,他却能看到那大石头后面较远的位置上只有一趟往大石头后面走的脚印。

    人在积雪中行走之时,脚后跟都会在雪地上趟出由浅至深的印痕来。

    所以在根据人在雪地上的足印来分辨人的行进方向是很容易的事。

    那只是一趟脚印,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那名抗日分子走到那石头处就没有走开。

    他,就藏在了那几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的后面!

    这名日军士兵急打手势,将自己发现的情况告诉了那三名同伴。

    于是,四名日军士兵持枪而起便向那几块大石头包抄了过去,甚至有一名日军士兵还从身上摸出了一颗手雷。

    只是此时这四名日军士兵却完全没有发现就在他们侧后位五十多米处还有几块石头。

    那几块石头也只是才能过腰罢了,那石头周围也没有人的脚印。

    可是,此时一个人已是从其中一块石头后面探出头来,那是雷鸣。

    那石头后探出来的不只是雷鸣的头,还有他双手各执的一把盒子炮。

    就在那四名日军士兵离着自己所判断的目标越来越近的时候,雷鸣手中的盒子炮响了!

    一共只打了四枪,左右手盒子炮各打两枪。

    然后这四名日军士兵便在枪声中倒了下去,他们中间反应最快的也只是刚把身体转了一半罢了。

    雷鸣持枪上前,逐个日军士兵看了一眼。

    并没有出现意外,虽然雷鸣只是打的点射,可是这四枪都是击中了日军士兵的后脑,他们已经活不成了。

    雷鸣对侵略者的那鲜红的血在雪地上绽放死亡之花的场面早就已经无感了,他收回双枪开始在这四名日军士兵身上搜索了起来。

    这回,他一共找到了五颗手雷,却是连那子弹盒都没有要。

    看来小鬼子也不富裕了,雷鸣想,随即他就离开了这里向西方再次奔去。

    当听到枪声的日军大队追到这个山顶时,他们也只是看到了四名身体尚有余温的日军士兵又被那个抗日恶魔杀死的场景。

    对了,他们还看到有一趟通向远山的脚印。

    但是,日军从军官到士兵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没有人去追击那个恶魔,而是很有默契的收回了四支步枪和那四名玉陨士兵的弹盒。

    一个多小时后,雷鸣在积雪中气喘吁吁的奔跑着。

    截止目前,雷鸣所取得的战果那是相当的不错。

    而这样战果的取得他所付出的就是体力。

    他总围绕着日军不停的跑动迂回,人家日军走的是弓弦路,他走的就是那弯曲的弓背路,他又怎么可能不累?

    饶是体力充沛,这回他都感觉到累了。

    再加把劲,再搞日军一回,只要这回成功了,自己就不跟这拨小鬼子玩了。

    雷鸣如是安慰自己。

    先前他干掉那四名日军士兵那自然是又做了算计的。

    他留下了自己在那几块大石头处的脚印,给日军制造出了自己就藏在那里的假象,然后他却是藏到了日军侧后方的那几块石头后去了。

    至于需要抹掉的在雪地上的鞋印自然已经被他抹掉了。

    抹掉了自然也不能一点痕迹没有,可偏偏他所面对的是日军,并不是邵本良那样的山林土匪。

    日军已经被他吓住了,发现了他正面的踪迹后过去于紧张就都奔大石头去了,从而让他在侧后方轻松偷袭得手。

    以雷鸣的枪法杀掉几名日军的流动哨不能说是轻而易举但也费不了多少事。

    可是雷鸣的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

    所以,他就想了一个给日军“断根儿”的招数,刚才他就是奔日军士兵的那几颗手雷去的。

    因为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雷鸣需要手雷!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