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以一敌百(六)


本站公告

    雷鸣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的终于爬上了山顶,然后他便在那料峭的寒风中趴了下来。

    现在倒是感觉挺凉爽的,可是一会可就该冷了,小鬼子们你们可快点过来吧!

    我这回不多杀你们,我就杀一个银,我现在就是想抢件大衣穿,我容易吗我?

    雷鸣地心里一个劲叨咕着,然后就把狙击步枪指向了东面。

    再是内向的人当他一个人的时候那也是不能杜绝心中的各种念头的。

    人,那就是社会动物,雷鸣从小在山林里打猎,他能安于一个人但可不代表他没有思想活动。

    这几天就他一个人在和日军作战,今天又挨了日军一枪,虽然被胸前的狗大腿挡住了,可是他的情绪也是起了波动。

    不过,雷鸣很快就从这种情绪中摆脱了出来。

    而自我心理的控制能力要是说起来,他还真得感谢那名教他易筋经心法的老兵。

    那个老兵教会了他在一个人的时候静查己念。

    一名战士,当他的打鬼子的本事都具备了的时候,那么心理能力就变得举足轻重起来。

    其实在雷鸣看来,象小北风、象武更、甚至象大许子,那枪法和自己比起来也不差啥了。

    打枪就是一种技巧,就算是再深奥的东西毕竟也只是技术,是技术那就都有练熟了的时候。

    而当技术都差不多的时候,决定战士射击水平的那就是心理素质了。

    毫无疑问,在心理素质方面,雷鸣是最强的。

    于是,雷鸣收摄了心念,又开始琢磨起打鬼子的事情来。

    战斗有时也有点象日常生活中两口子之间的吵架,你强势一点对方可能就弱势一点。

    而日军还是被雷鸣他们这种打法打出心理阴影来了,他们的枪法并不差,可是他们缺乏在山野之中单兵作战的勇气。

    如果是雷鸣自己处于日军的位置,他早就会把自己的兵散开了。

    对方,就一个人,我行进方向的四周都撒满了自己的眼线,豁出几条命来那也是坚决要把对方打掉的。

    而现在雷鸣之所以绕了一个大圈子守在日军的前面也是因为日军那种提前派人前插的办法给他带来了威胁。

    所以雷鸣现在也不敢贸然往日军前面凑了。

    因为那样的话就变成日军在暗处自己在明处了。

    所以他这回是绕了一个十多里的大弯才插到了日军前面来。

    至于说日军在山野中改道雷鸣是不大相信的。

    日军这回出来还没有带伪军,他们在冬天的山野里特别害怕迷路。

    所以,日军宁可冒着战斗的风险也不敢瞎转,他们唯有按照太阳的“指引”一路向西。

    就在雷鸣感觉到在寒风的吹拂下自己都有些哆嗦的时候,日军出现了。

    这回日军真的吸取了先前的经验,在前面左右两侧都派出了流动哨。

    雷鸣为什么选择爬上这座二百多米的山,那自然是为了避开日军那些流动哨。

    他现在是想着找大衣穿呢,他需要找到那个大个子的日军士兵。

    那家伙在哪呢?

    雷鸣架着狙击步枪开始在日军的队列中搜索了起来。

    现在他只需要把那个大高个子的日军士兵打死,然后日军也就只能把那尸体扔在山野之间任寒风吹拂、雪花覆盖、野兽啃食了。

    在雷鸣一个人一系列打击之下,日军的兵力终于出现了欠缺。

    先前在打死那四名日军士兵后,雷鸣远远的看着有日军过来,却也只是拿了步枪和手雷,至于那尸体就弃在了原地。

    而且人家日军也不差那几件衣服,不可能说是把日本兵扒得只剩下个兜裆布扔在旷野里。

    可是,你们日本鬼子不要我要啊!

    我们抗日队伍可是穷的很哪!

    此时的雷鸣找那名高个子日军士兵找的很细,他现在距离日军那还得有五六百米呢。

    而且他还在山上,这从高处往下看去搞清楚哪个人个子更高实在是有些难度的。

    当雷鸣终于找到那名日军士兵时,日军大队已经走到山脚下了。

    原来那个家伙这回却是在抬伤员呢!

    就是一米米六的个头都在哈着腰抬人,想看出来那个一米八的也绝对是不容易的。

    此时的雷鸣想打那名日军那真的只是一发子弹的事儿,但是他并没有开枪,他依旧趴在那里观察着日军的队伍。

    日军就是再往两翼派出游动哨他们也不会费很大力气爬到这座山上来的,他们也知道要是雷鸣开枪那早就开了。

    如果雷鸣在这个位置开枪必然会受到日军的围攻。

    雷鸣就这样看着日军队伍从自己的眼皮底下经过,而这时他却是连步枪都收了起来,就躲在山顶上的后头后面观察着。

    他无疑看出了这支日军的颓丧,这个是不需要同情的,他们现在都得场瘟疫死了才好。

    而这时他就看到了两名背着大锅的日军伙夫。

    小鬼子这没个三天两天的是肯定出不了这片山林的,那么自己要是把他们的大锅用子弹多打几个窟窿眼儿会咋样呢?

    雷鸣就在那儿琢磨,可是随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把锅打漏了人家完全可以用东西把那个窟窿眼再堵上嘛,烧火做饭是不耽误的。

    这种事就是在抗日队伍里那也是发生过的。

    咦,后面那两名日军背的是啥?

    雷鸣这时就看到了四名日军士兵各自背了个布口袋,那布口袋里面的东西应当有半袋的样子,里面装的应当是粮食。

    要不,自己把日军的粮口袋打几个窟窿眼让里面的大米慢慢的往外漏怎样?

    小鬼子没吃的了那自然就得饿死了。

    不行,人家小鬼子个子虽矮却不瞎,那粮口袋漏了弄点东西塞上就行了啊!

    怎么办呢?

    就在雷鸣的思索之中,日军已经是渐行渐远了。

    而这时雷鸣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考虑咋把鬼子的口粮弄没了的事了。

    现在,自己需要抢大衣了。

    他将狙击步枪架了起来,向那名已经走到了四百米开外的大个子日军瞄了过去。

    此时,那名日军绝没有想到,现在雷鸣要用步枪先打死他而且这回只打他一个,也仅仅是因为雷鸣相中了他的黄呢子大衣!

    可是站在雷鸣他们抗日队伍的角度却绝不是这样想的。

    这个大个子日军士兵死的冤吗,绝对不冤!

    雪崩之下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死在白山黑水之间的日本侵略者没有冤魂!

    作为一名侵略者闯入了别人的家园,只要他穿着这身皮,那么他死的就一点不冤!

    “叭勾!”雷鸣的枪响了。

    这颗子弹旋转着飞出,当所有日军意识到那个找他们麻烦的瘟神又来了的时候,那名大个子日军士兵脑袋便已被击穿了!

    雷鸣也不理会别的日军,他在狙击镜头中仔细确认了一下那名日军士兵再也爬不起来后这才收了步枪,从另外一面山坡出溜了下去。

    雷鸣这一枪让日军再次头痛无比了起来。

    那个家伙又来了,那个家伙这回不从前面不从左面也不从右面来,这家伙这回却是又从后面来了啊!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