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对策


本站公告

    “哎呀,大许子尿性!”当天亮的时候,三喜子发出一声惊叹。

    然后,他一个人的惊叹就变成了所有人的惊叹。

    是的,大许子能不尿性吗,别人都冻得哆哆嗦嗦的时候,大许子却睡着了。

    因为他的怀里竟然抱着一条日本人的大狼狗!

    (尿性,东北俗语,厉害,比那个“牛*”文明一些)

    东北当地人是没有狼狗的,东北人家养的狗都叫笨狗,南方叫土狗。

    所以东北的狼狗都是外来的。

    “别几伯吵吵,我还没睡醒呢,这狗比我媳呸儿还热乎呢!”大许子自然是被吵醒了,可是却依然搂着那条大狼狗不动。

    “还几伯你媳妇?你特么娶媳妇了吗?快起来!”三喜子照着大许子的屁股上就踢了一脚。

    只是他这一脚踢下去,那原本被大许子抱着很老实的大狼狗却不干了,忽的一下奔着三喜子就蹿了起来。

    大喜子被吓了一大跳,脚后跟一绊,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一般人都怕狗,就是士兵一看到狗冷不丁的扑过来也都怕。

    这种怕与是不是战士没有关系,那是人从小就养成的习惯。

    但一回过味来自然就不怕了,而也是在这时所有人才看到那大狼狗的嘴巴上地却是勒着绳子呢。

    并且,大许子还把那条拴狗的皮带绕在了胳膊上,所以那狗扑了一下却是又被抻了回去。

    “狗日的,敢跟老子凶,老子把你烀巴了蘸韭菜花造了!”三喜子爬起来骂道。

    (造,东北话,大口吃饭的意思)

    “我说小鬼子昨晚上怎么敢往咱们这摸呢,原来有哑巴狗带路呢!”武更笑道。

    到底是副队长,武更一看那狗嘴被勒上了就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说说,你昨晚在哪把他牵回来的?”队员们纷纷围上前问。

    而此时大许子却是已经把那条大狼狗的脖了抱住了,这自然是怕它再伤人。

    也许是大许子搂着那条大狼狗睡了半宿的关系,那大狼狗也觉出大许子身上暖和来了,所以并不跟大许子凶。

    “就昨晚上,我不最后回来的吗,它就跟上来了,就被我逮着了,嘿嘿。”武更很自豪的笑。

    “你个小犊子,你昨晚上就把它逮着了,昨晚你回来咋不吭声?”武更笑骂道。

    昨天夜里雷鸣把日军的火力吸引走了,当时武更一伙在北面往东撤,大许子一伙在南面往东撤,双方自然又会合到了一起。

    “那我要是吭声,就一条狗,你们都搂着睡那我不得挨冻?”大许子不好意思的笑。

    “真特么蔫巴人有蔫巴心眼儿!”好几个人同时骂道。

    大许子依旧搂着那大狼狗的脖子在那里嘿嘿的笑。

    众人正闹腾呢,他就听远处哨兵已是喊了起来:“队长,我们在这儿呢!”

    咦,雷鸣回来了,众人不再闹了,都安静下来开始等待。

    在他们想来这条意外出现的大狼狗也应当给雷鸣带来意外吧!

    过了一会儿,雷鸣便和两名队员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那两名队员是武更派出去接应雷鸣的。

    武更派人去接应雷鸣还真的就对了。

    因为他们不象大许子搂了一条狗,他们又不敢点火自然冻得都睡不着,昨天后半夜他们真的就又听到东面传来了隐约的枪声。

    只是当雷鸣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所有人却是再没有说大狼狗的心情了,都愣眉愣眼的看着雷鸣。

    因为他们看到雷鸣身上那见破皮袄上尽是殷黑的已经冻上了的血迹。

    “咋了,雷鸣,你昨晚上和鬼子整一块去了?你受伤没有?”武更关切的问。

    所谓整一块去了,那是东北言的说法,实质就是问雷鸣是不是和日军发生肉搏了。

    因为白天的时候,雷鸣身上可是没有血迹的。

    “没事,我没受伤,昨晚去干掉了几个鬼子的哨兵。”雷鸣回答。

    可是这功夫他一转眼也看到大许子搂着的那条大狼狗了,便又问:“咦?我们咋把这大狼狗弄回来了一条?”

    “你知道鬼子有大狼狗?”大许子好奇的问。

    “昨天后半宿我都和鬼子哨兵整一起去了,我怎么能不知道鬼子有大狼狗?要不是那狗日的捣乱我怎么可能被鬼子发现?”雷鸣笑道。

    “啊?鬼子不只一条大狼狗啊?!”队员们本想因为这条大狼狗让雷鸣吃惊一下,结果没想到雷鸣却给了他们更吃惊的消息。

    “不知道鬼子的大狼狗还有几条,这么整今天晚上咱们也消停不着啊!”武更有些犯愁的说道。

    “我看鬼子也就还有一条大狼狗了,因为昨晚上我就撞到了一条狗,我就给了它一脚,好象也没踢死。”雷鸣回答道。

    雷鸣这么说别人都是一咧嘴。

    这话也就雷鸣敢说吧,一脚踢正道了就能踢死一条狗,别人是没那本事!

    “这小鬼子,这回对付咱们可真下了本钱呢!”队员们纷纷说道。

    “是啊!好了,现在先挑重要的事情说。”雷鸣大声说道。

    雷鸣这么一说,所有人便知道队长有事要说,便全安静了下来。

    天已经亮了,相对来讲,夜战虽然艰苦,但他们小队人拿出了一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和日军夜战他们是占便宜的。

    但天一亮,他们夜战的优势就失去了,战斗势必就更难打。

    “现在看这伙鬼子和一般的鬼子不一样,他们也是认真琢磨了咱们的打法的,就是奔咱们队来的。”雷鸣开始说话了。

    “你们看,鬼子这回带的小炮特别多,他们光专门拎榴弹的人就得有二十来个。

    然后他们在知道咱们的位置后也不打枪了,就用小炮炸咱们。

    你们也知道,这里的石头特别多,和鬼子这么打咱们吃亏。

    另外,鬼子还把大狼狗的嘴巴给系上了专门在夜里来找咱们。

    所以,我现在想问问大家伙是啥意见,咱们是跟这伙鬼子死耗下去,还是咱们撤出战斗。”雷鸣说道。

    听雷鸣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了武更。

    因为武更属于“主战派”。

    可是这时武更却也不吭声了。

    因为打鬼子那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里是吉林南部,已经快到辽宁的地界了。

    这里的雪量并不是很大,晚上并没有能让人掏雪窝子去睡觉的地方。

    他们昨天可是一夜没睡了,又不敢点篝火,吃的又是冷饭,如此下来不等他们消灭鬼子呢,自己就已经折腾得差不多了。

    可是要是说不把这伙鬼子消灭了,可武更却是总会想起大壮那几名已经牺牲了的士兵。

    要是把这伙鬼子放回去了,那么别的抗日队伍又会有多大的伤亡?

    武更现在也矛盾了。

    “好吧,我说下我的意思。”雷鸣再次说道。

    “我也不想放过这伙鬼子,但咱们和他们还真折腾不起。

    我看咱们在今天白天或者晚上咱们再接着跟鬼子斗,不超过明天白天咱们就撤出战斗,大家都需要睡觉了。”

    “我看行!”武更率先表态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