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黑夜里摸过来的鬼子


本站公告

    “好冷啊!”黑暗之中有队员轻声说道。

    “挨冻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有人接口道。

    是啊,他们这支小队被日军追击露宿于寒冬的山野之中又不是一回两回了。

    哪个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是鬼子不打走怎么行?

    “要我说,下回咱们衣服都穿得大大的,然后把衣服连起来做个大帐篷。”又有人说道。

    “净扯淡,那样不漏光?那还不如打胜仗的时候抢个小鬼子的帐篷或者弄块大毡子呢。”又有人说道。

    “都别说了,越说越冷。”这回是大许子的声音。

    “哎,那你们说队长为啥不冷?”有人问。

    “队长就是队长嘛,队长肯定是和咱们不一样!”大许子接口道。

    大许子特别佩服雷鸣,一听他那口气,就好象队长只是他一个人的队长似的。

    “什么叫队长肯定和咱们不一样?”这回是武更说话了。

    “那就是不一样嘛!

    你看咱们冻得上牙直打下牙连值哨都值不了。

    可是队长就行,你啥时候看他冻得哆嗦成一个蛋儿了?”大许子反驳武更道。

    用后世的话讲,雷鸣那就是大许子的偶像。

    你武更说话我也听,但你说队长,那,不行!

    “艹,雷鸣那也是练的,你没看秋天的时候,他总用凉水往身上浇吗?

    哪有天生扛冻的,我特么的和你说不明白!”武更气道。

    一看武更来气了,他们这支小队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现在夜里的气温已经零下二十三四度了,他们吃的又是那炒熟的豆子、苞米粒子就着雪。

    这么冷的天吃冷食又不敢起火那能不冷吗?

    他们和日军斗了大半天,双方互有伤亡,终于是在天黑的时候脱离了战斗。

    可是,脑离了战斗那是不假,可是日军人多势大,人家敢升篝火取暖,他们就不行。

    “我听队长说,黑龙江比咱们这还冷呢,小鬼子的大皮靴暖和不,队说出去半个小时就回不了弯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人说道。

    不是队员们想说话,只是露宿野外太冷了。

    有一个人说话,便又有人把话接上了。

    “滴水成冰?撒尿成棍?拉屎成坨?”那个队员说。

    “真恶心,你少说这种话,那冷就冷呗,你总奔下三路使劲嘎哈?”旁边有人不满。

    “就是,我觉得三喜子说的也恶心。

    我可是听队长说,有一回天最冷的时候他们出去执行任务,正好身边有高梁酒,队长说他们一人喝了半斤,竟然没觉出暖和来!”大许子又接话了。

    “行了,别净说没用的。反正也是冷,你说咱们去折腾小鬼子咋样?”武更也佩服雷鸣,可是他就见不得大许子对雷鸣的那个佩服劲!

    “也行啊!反正小鬼子应当是点火的,咱们远远的给他们整上一小炮把他们火堆炸了咋样?”有队员赞成了。

    “我看也行,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又有队员赞成了。

    于是,没有人反对,这个意见就算通过了。

    可是通过也只是通过罢了,却没有人动。

    因为这事也就是快活一下嘴儿,真要有行动那必须得队长雷鸣点头才行呢。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要说雷鸣没想到给小鬼子去捣乱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雷鸣不说话,那自然是他认为不适合去偷袭。

    “我去找雷鸣商量下。”过了一会儿,武更说道。

    然后,武更站了起来。

    可是没等他动呢,所有人就就听到前面有动静。

    于是,“哗啦”一声,所有人就把手中各自的长枪短枪都顶上火了。

    “是我,雷鸣。”有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众人松了一口气,都纷纷的把枪的保险关了。

    “队长你咋回来了呢?”大许子听那声音就在身前了低声就问。

    “都别说话,有情况。”一个黑影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正是雷鸣。

    一听说有情况,所有人心里一紧,都静了下来。

    “三喜子,你记不记得再往东面百十多米有松树趟子。”雷鸣低声问。

    “记得。”三喜子忙答道。

    雷鸣小队的这些人此时都躲在了一座山东面的山脚下,这里大石头多背风,人能感觉暖和些。

    “武更你带五个人过去,弄点松树毛子,在树林外点把火。

    那火不要太大,有点亮就行,然后你们去火堆的北面,隐蔽好了,如果有动静就开打。

    其他人跟我走,咱们去那他们点火的南面。

    快,行动!”雷鸣下命令了。

    突然而至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暂时忘记了寒冷,于是在黑暗之中他们便都行动了起来。

    (注:松树毛子,落叶松在秋天时掉落的松针,易燃。)

    十分钟后,雷鸣带着另外几名队员潜伏在黑夜之中,便看到了北面那一簇虽不大但绝对吸引人的火光。

    “咋了队长?鬼子过来了?”大许子低声问雷鸣。

    “嗯。”雷鸣点头。

    “不会吧,这小鬼子怎么可能大黑天的就能摸清楚咱们躲哪了呢?

    难道他们是夜猫子,要不长了狗鼻子?”大许子感觉这事有点不大可信。

    “说不定鬼子他们带大狼狗了呢?”有队员低声说道。

    “不会吧,咱们白天打仗的时候也没有听到狗叫啊!”又有队员接话道。

    “都别说话了,肯定是鬼子过来了,我听到动静了,谁知道鬼子怎么大黑天的能找到咱们。”雷鸣说道。

    于是,所有人都不吭声了,一个个的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雷鸣对日军半夜偷袭过来也是觉得奇怪的。

    他知道手下队员没有自己抗寒能力强,所以他主动承担了警戒哨的任务。

    天气很冷,人一挨冻那就要活动,要活动那就会有动静。

    那就是能挺住不动,可是那被冻得上牙直打下牙,那声音也暴露目标啊,所以值哨这事也只能他上。

    现在雷鸣可是在吉林呢,在雷鸣看来,别看吉林和黑龙江紧挨着。

    但从气温上看,吉林比自己家的北山里那气温差的也是不少的,零下二十多度和零下三四十度那绝对是不一样的。

    先前他在那黑暗之中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远处有了动静。

    那动静肯定是日军摸上来了。

    可是,雷鸣真的很奇怪,日军是怎么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找到他们小队的呢?

    白天他既没有看到日军带狼狗了也没有听到狗叫声,这是咋回事呢?

    雷鸣也犯寻思。

    这事必须得搞清楚啊,这事要搞不清楚,他们小队现在剩这十来个人可是禁不住日军用掷弹筒一顿砸!

    而此时雷鸣正寻思着呢,他就又听到了远处有声音了。

    那是日军的大头鞋踩在雪地上发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先打过这回再说,雷鸣想。

    于是,他低声道:“准备战斗!”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