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说服


本站公告

    “我觉得必须打后面的这些鬼子!”武更说道。

    “把咱们的人越打越少那也得打?”雷鸣反问。

    “对!就是把咱们的人越打越少那也得打!”武更斩钉截铁的说道。

    雷鸣和武更之间对战斗的打法出现分歧了,队员们莫衷一是,也只能让他们两个拿出个意见来。

    当然,如果雷鸣说一声“我是队长你必须得听我的”,那武更也没有办法,他也只能服从。

    但雷鸣并没有这样说,他从来也不说这样的话。

    “因为,很明显这回这些鬼子很厉害,光拿那样枪的鬼子就有好几十。

    如果这些鬼子被咱们放过了,那么他们又会给咱们的队伍造成多大的伤亡?

    为什么咱们小队要按照你的名字被称作雷鸣小队?那就是因为咱们能打!

    他们这么想消灭咱们,那咱们也得消灭他们!

    后面怎么也得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就算咱们全牺牲了,可是咱们把这些厉害的鬼子打掉一大半,那么咱们死的也合账!”

    武更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他这翻理由不光他自己认为有理,就是队员们内心也觉得他说的是对的。

    是啊,要是把这些鬼子放走了,那么得对咱们的队伍造成多大的损失!

    至于说自己这些人都牺牲了那又能怎么样?今天他们已经牺牲了五名同伴了。

    雷鸣先扫了一眼远处。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两座山之间的一个类似于山谷的所在。

    可偏偏这里的地形是前低后高类似于一种台阶形的,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还是最高点。

    武更认为在这里可以打日军的一个伏击,可是雷鸣并不同意。

    “你们都觉得应当打是吧?”雷鸣看向所有队员。

    所有队员不吭声,甚至大许子还点了一下头。

    大许子没有什么心机,用东北话叫“直肠子”,拐弯抹角的话他不会说的。

    就在大家都觉得雷鸣这回应当做决定的的时候,雷鸣收回目光不再看所有人,而是低头说道:“我说你几点,你们考虑一下咱们应不应当现在打。

    一,这里的地形虽然对咱们有利,但鬼子完全可以凭借下面石头的掩护运动到距离咱们一二百米的位置上。

    你们也知道,鬼子有很多掷弹筒,我不知道他们带了多少炸子。

    但是,只要他们用掷弹筒,咱们就会造成新的伤亡。

    二,我不是不说不打,但这里地形不适合,形成阵地战,咱们就会吃大亏。

    这几天我和大许子跑了那么远,我知道后面有更好的地形适合打鬼子。

    三,我不赞成你所说的就是把咱们打光了能消灭这些鬼子一大半也合帐的说法。

    咱们就是打光了能不消灭后面大半的鬼子这不好说。

    但最主要的是,咱们不可以把自己人都拼光了。

    为什么呢?因为咱们小队只要存在对鬼子就有恐吓的作用。

    你们也知道就是有不少咱们的人在外面活动的时候都在顶着咱们的名号,这样给咱们部队的行动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如果咱们都死了,那么鬼子会把咱们的人头砍下去到处游街。

    我并不再乎我雷小六子的人头被游街示众,但是这样会对咱们部队的士气造成重大的打击。

    四,你们没发现鬼子这回是特意针对咱们来的吗?

    我是没有见过打一支二十来人的小队用掷弹筒打榴弹就跟不花钱似的。

    咱们一旦和鬼子打成阵地战,那两面的山坡上鬼子会不上神枪手吗?”雷鸣向左前方和右前方的山坡指去。

    “还有最后一点,不要拿勇敢不怕死说事。”雷鸣看向了武更。

    “勇敢的不光是我们,所有和鬼子作战牺牲的咱们的人都勇敢。

    现在正在和鬼子作战的人,包括大部队的每一名士兵也都勇敢。

    既然咱们决定打鬼子了,勇敢不怕死是咱们的本份。

    勇敢谁都会,但是不光勇敢还要自己活下来杀死更多的鬼子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不可能,但我希望咱们人中总有一个两个的最后能看到小鬼子被咱们打出东三省的那一天。

    至少,咱们中的某一个人可以在咱们所有人的坟头给放上张黄纸上面压上个土啦咔。

    我要说的就这些,都听明白了吗?”

    雷鸣抬头看向了包括武更在内的所有人。

    包括武更在内的所有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们刚才觉得武更说的很有道理的。

    可是,现在看起来人家雷鸣的道理也不差啊!

    大许子又开始点头了,嗯,他认为武更说的对,队长说的更对,队长就是队长!

    “鬼子过来了,一人打一枪,然后接着撤退,直到找到合适的伏击点。”雷鸣下命令了。

    而他自己则是端着狙击步枪向四周观察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便在地形的掩护下向左侧哈着腰跑去。

    那里的山坡上长着丛生的灌木,那种灌木的颜色与他现在这身猎户的着装还有狙击步枪的颜色比较接近。

    雷鸣开始在灌木的掩护下往那山坡上爬去,他一直往上爬了三十多米才停在了灌木丛后。

    然后,他再次小心的向前爬,直到他可以看远处持枪接近的日军。

    武更无疑注意到了雷鸣的行动,只是他搞不明白雷鸣爬那上面去做什么。

    武更也知道刚才要和日军来个决一死战的想法是冲动了。

    只有他知道自己所说的那些道理也对,可是他内心最大的冲动还是给自己的那些牺牲的同伴报仇。

    “那个地方也太高了吧!”大许子也看到雷鸣爬上去了他担心的叨咕了一句。

    “那你就到下面去接着,防止掉下来。”武更没有好气的说道。

    “哦。”大许子答应了一声,还真的就拿着枪爬了过去。

    大许子的表现着实让武更有些气恼,人家雷鸣敢上去自然就敢下来,又不是小孩子坠楼,那用你接吗?

    可是,大许子偏偏就是这样的老实人。

    武更也知道和大许子置气的话非得把自己气出个好歹来,于是他不再理会大许子,也开始架着枪寻找起射击目标来。

    雷鸣当然知道自己上高是有些冒险的。

    因为日军一旦发现了他,他就得从那山坡上出溜下来。

    可是他总觉自己有上去的必要。

    日军这攻上来就先用榴弹砸上一阵的打法那就是针对自己雷鸣小队枪法准的特点来的。

    很明显,日军肯定是仔细研究过自己率队作战的特点了。

    那么雷鸣由此便联想到,日军当中应当有一个主事的指挥官。

    自己能不能找到那个主事的指挥官把他毙了,这样的话自己这支小队的压力就会变得小一些呢?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