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鸽子之战(一)


本站公告

    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晴朗后,天空终于阴了起来,而气温也有所回升了。

    这种天气状况对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来讲那是再明了不过的事了,这是要下雪了。

    在中午的时候,天空终于飘起了雪花。

    而这时,三架马车在山野间就行进了起来,出发点是山野,目标同样还是山野。

    雷鸣带着自己小队的人有探前的有殿后的,他们是来保护粮车的。

    这回他们是按照杨宇平的命令,把这三架马车上的粮食都运到一些秘营里藏起来。

    以东三省的敌我力量对比,很难建立起巩固的根据地来,所以秘营就变得必不可少起来。

    杨宇平带着反日联军来到辽宁和吉林两省的交界处这里开辟游击区,也只是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在山野之中建立起来了几十处秘营了。

    秘营分成临时的和永备的。

    但无论哪种放上粮食都是必不可少的。

    这回他们攻下了三源埔打了个大胜仗,粮食军火就拉了好几十车,更是把三源埔邵本良屯兵的房子烧了几十间。

    一时之间,三源埔一仗震动了整个满洲。

    要说邵本良用一个连守三源埔实在是人少了一点。

    但反日联军又没有炮,若不是那天那个哨兵的失职被反日联军摸到了岗楼下把那个岗楼给炸了,反日联军一时半会还真拿三源埔没招。

    打了胜仗抢来了这么多的粮食已经足够反日联军度过这个冬天了。

    但为了安全起见,反日联军的粮食自然不可能象伪军一样只屯放在几个地点,弄得路人皆知,那粮食自然是要分开屯放的。

    如果用贬义词来讲叫“狡免三窟”,如果用后世比较好听的说法叫“鸡蛋绝不可以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所以,雷鸣他们这回就是趁着下雪的机会把“鸡蛋”放到不同的篮子当中。

    三辆马车上,哪个马车上的粮食装的都不是很多,一个秘营放上两袋粮基本也就够用了。

    粮食装的少不是没有,而是为了防止马车过重在原本的雪地上就会碾出更深的沟来,这样即使这回下的是大雪那车辙印要是太深也不好处理。

    饶是如此,一直跟在后面的武更他们几个也会用带来的树枝铁锹把那车辙印处理平了,然后雪再一下大,也就不怕日伪军发现了。

    他们这运粮的队伍走的并不快,马要是跑快了那处理车辙印就跟不上了,此时队伍的前面只有雷鸣和和大许子两个人。

    前面又是几百米的开阔地了,雷鸣和大许子便快跑了起来。

    当他们气喘吁吁的跑到开阔地前面的高岗时,他们两个就趴了下来开始向前方瞭望。

    前方是更高的山岗和山岗两边黑色的树和灌木丛。

    雷鸣见前方并没有看到什么情况就看向了天空中的雪花。

    雪已经比开始下的时候大了一些,但想彻底掩埋住行军当中处理过的痕迹还是小了一些,这让雷鸣多少有些担心。

    邵本良的伪军实在是有些太难缠了。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和邵本良的伪军在山里单挑一回,应当再杀一下这些土匪的锐气。

    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合起伙来打日本人呢?雷鸣内心感叹。

    “队长,给你点好吃的!”大许子打断了雷鸣的思路。

    雷鸣看时,就见大许子神神秘秘的从他穿的皮袄里面掏出个黄纸包来,那黄纸包外面都带油了,显见里面是肉食。

    “队长你猜猜什么鸟?”大许子还卖了个关子。

    “飞龙?野鸡?山巧儿(鸟)?”雷鸣笑问。

    “嘿嘿。”大许子打开了那张黄纸,雷鸣果然看到这是一只已经烤熟了的拳头大的巧儿(鸟)。

    “哪来的鸽子?”雷鸣笑了。

    “前两天我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看到了两只鸽子,我就打下来了!”大许子骄傲的说道。

    “飞着的时候打下来的?”雷鸣好奇的问。

    “一只是地上找食儿呢,一只刚飞起来,我用盒子炮打的!”大许子说。

    “多少米?”雷鸣又问。

    “五十多米吧。”大许子答。

    雷鸣又笑了。

    抗日队伍最恨的人养的动物有两样。

    一是狗。

    现在老百姓已经没有人养狗了,别管是日伪军还是抗日队伍一有什么秘密行动,谁家的狗一叫那都是给主人惹祸。

    所以就不是部队来杀老百姓自己也早把狗勒死了。

    另外还有就是日本人的大狼狗,这个也很厌恶。

    抗日队伍在打日军伏击的时候,看到日军有大狼狗那就是先放过日军士兵也都要先把大狼狗打死的。

    再一个那就是鸽子了。

    东三省老百姓养鸽子的基本没有,这些鸽子都是日本人带来的。

    日军之间,日伪之间,也不可能总有电台来联系,那东西毕竟不是秋天烂大街的白菜。

    所以日军很多时候就用鸽子送信。

    正因为如此,抗日队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鸽子时那都是要把鸽子打下来的,这东西就是日本鬼子的帮凶!

    “哎,队长你都吃啊,一共就两个,给大伙分也不够,我自己吃了一个,这个是我特意给你留的!”大许子见雷鸣不吃又说道。

    大许子特别佩服雷鸣和雷鸣在一起也觉得特别亲,因为雷鸣不光本事好对人也一点架子也没有,他也没有听雷鸣说过粗话。

    雷鸣笑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见马车离他们两个还有一段距离,便开始吃起来这只“肉鸽”来。

    五分钟后,雷鸣从从藏身的那个高岗后站了起来。

    至于雷鸣自己啃剩下的鸽子的骨头则被他揣进了兜里,他并不想把这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鸽子骨头扔到雪地上。

    那万一要是让搜山的日伪军看到了呢,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

    可是就在这时,雷鸣却突然看到前面树林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只鸽子!

    “卧倒!”雷鸣高喊了一声人便趴了下来,而大许子也只是刚爬起来,在雷鸣的提醒下他也“刷”的一下就又趴了回去。

    而这时,对面便有杂乱的枪声响起,子弹直接就打在了他们两个头顶上的冻土里。

    可是雷鸣却并没有理会那子弹,他拉下枪栓,手中步枪就向空中瞄去。

    雷鸣刚刚看到那只鸽子所飞的方向恰恰是奔雷鸣的这个方向来的。

    “叭勾”,雷鸣的枪响了,那只鸽子一头就从天上扎了下来!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