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月光之下的乱战(八)


本站公告

    月亮已经西斜,但依旧明亮,而东边的天际已是出现了一丝鱼肚白。

    三源埔镇外围唯一的炮楼上,一名伪军的哨兵在这个清冷的早晨里不由主的打了个呵欠,随手关掉了探照灯。

    他已经是值了第二宿的夜岗了。

    本来他们没有连值的规矩,只因为他想今天去镇里去看自己的相好的便和别人换了一个岗。

    此时他无聊的扫了一眼远方,仍然可以看到白色的雪。

    他又看了眼近处,岗楼前面五十米处有铁丝网,这个岗楼扼守着进镇的唯一的道路。

    眼见没有什么情况,他返身走回了岗楼爬梯口处掀开防寒的盖板,冲岗楼子里喊道:“该谁的班了?这都几点了?”

    其实,他当然知道是几点了,离下一班岗接班还是有半个来小时的。

    只是,他怕下一班的人起来晚了耽误他下岗。

    连值两个夜岗,而两个夜岗之间的那个白天在岗楼里又怎么可能睡消停?

    所以他就是要先把下一班岗吵醒了,到时候好按时间来接自己的班。

    这样,自己就可以下岗了。

    一会儿下岗后那自己就可以和相好的在一起呆一天一宿了!

    自己可以让那相好的把火炕烧得热乎的,自己吃饱了可以来一把,睡醒了还可以再来一把,这也就是目前自己最大的快乐了。

    啥时候自己那想好的能给自己也生个孩子呢,让自己也留个后。

    虽然自己的姓不大好,姓苟,可也不能让自己老苟家断了后啊!

    这个伪军哨兵已是处于神游状态之中了。

    他浑然不知道就在他转身的刹那,岗楼外五十米处的铁丝网外的雪地上一个穿着白衣白裤戴白帽的正趴着的人已是伸出了手中的老虎钳。

    于是,那里便传来了铁丝被剪断时所发出的轻响。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老虎钳剪断那几根被称作8号线的铁丝又能用多长时间?

    而这时那名伪军却依旧站在那岗楼上的爬梯入口处,他一共也只喊了一声但却并不把那盖板盖上。

    此时他心中想的是,小样,老子还真不多喊,就喊一声,我看你们到底出声不?

    果然,这时岗楼子里传出来了骂声:“我艹你马的狗剩子,不就老子的班吗?你快把那盖板给我盖上!”

    站在岗楼盖板上的那个哨兵不由得笑了,我特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再说了,你骂的是狗剩子,和我有屁关系!

    原来,那个狗剩子正是和他换岗的那名伪军,接班的伪军不知道他和狗剩子换岗了,那骂自然是骂狗剩子。

    自觉占了便宜的那名伪军这才笑嘻嘻的把楼梯入口处的盖板扣上了。

    这里可是东北,就现在那确实不是最冷的时候但那也得有零下二十五六度的。

    盖板一开那会就往岗楼子里贯冷风,那接班的人就睡在最上层,那冷风一吹露在外面的脑门子他要是能不醒那可真是奇了怪了!

    这名恶作剧成功的伪军哨兵这才笑着转身往那垛口处走去。

    只是,他这个哨兵当的真的是太失职了。

    就在他往垛口处走时,那个铁丝网被剪开的地方,有另外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已是抱着一捆同样被白布包着的集束手榴弹迅捷无比的扑了进来。

    而这时这名伪军哨兵才走到了垛口处,他感觉自己好象是看到有一道白色的人影子从自己眼皮下钻了过去。

    于是他还真的就探出了头向下面看了一眼,可是什么也没有。

    这名伪军哨兵下面并没有岗楼的射击孔人家往这钻啥?人家到了这岗楼下面却已经直接贴着墙绕走了。

    而这时,这名伪军士兵才下意识的往前方扫了一眼,这时他才注意到五十米处的铁丝网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可是,他也只是发现了有点不对劲,至于那里怎么不对劲他都来不及想了。

    “轰”的一声,惊天地的爆炸声响起,这名伪军哨兵直接就被震得坐在了地上,五脏六腑仿佛被颠了个个,一时之间他还哪能爬得起来?

    他这还是这个岗楼的最上面呢,那下面的人又如何受得了?

    那岗楼子没塌都算他们盖时盖的够结实!

    “冲啊!”在这个清冷无比的凌晨,喊声已是震得枝头的雪都簌簌的掉了下来。

    二三百名反穿棉袄的反日联军的士兵端着枪就从四周的荒野里爬起冲了上来。

    岗楼都快被炸塌了,那里面却是连一枪都打不出来了。

    与岗楼子隔道相邻的那栋平房便是伪军守卫三源埔的另外一个“工事”。

    被爆炸声惊醒的伪军士兵在军官的吆喝下刚从屋子里冲出来,可是反日联军的士兵却已给快冲到面前了。

    有盒子炮和花机关连发射击的声音响了起来,于是那些伪军直接撞在了弹雨上就倒了下去。

    如此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守卫三源埔的伪军猝不及防,住在镇里的伪军连长冲出屋子的时候便在晨光的曦微之中看到了远处反日联军冲进镇子的身影。

    “什么滴情况?”这时一名日军军官带着两名日本兵也冲了出来。

    “佐佐木太君,咱们撤吧,守不住了!”伪军连长说道。

    这名叫佐佐木的日军军官是日军派到邵本良部队这里来的军事顾问。

    而实际上那就是个监军,日军也被习惯当墙头草的伪军给搞怕了,所以现在伪军里那都是有日军军官监管的。

    “撤!”佐佐木看了眼战况,他也明白眼前这是一种什么情况。

    三源埔这里一共就一个连的守军,却是全仗着镇口的那个岗楼子守着入口呢,那个岗楼那里就有一个排的兵力。

    可是岗楼都被炸了,那一个排也就报销了,剩下两个排和反日联军几百人打那就是送死!

    他可不能指望剩下这两个排的满洲国军保住他的小命!

    “快去通知,其他人也撤!”那个连长命令身边的士兵道。

    那个伪军连长也想得明白,自己的兵那可都是大当家的邵本良的。

    那兵可是打一个少一个的,至于三源埔的这些物资也来不及烧了,那就都给反日联军吧!

    反正大当家的打杨宇平肯定是比日军厉害,日军再恼火那也得接着给他拨付弹药给养的!

    于是杨宇平在清晨对三源埔发动的突袭战竟是格外的顺利,还不到二十分钟呢,三源埔便被反日联军彻底占领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