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月光之下的乱战(七)


本站公告

    “扑通通”的脚步声在冬夜的山路上响起,月光之下是伪军们顺着公路急行军时影影绰绰的身影。

    邵本良的手下对从凉水河子去往三源埔的公路很熟,别说现在是大月亮地的了,那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那他们也绝不会迷路的。

    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中国人自古就流传下来的经典之语在他们这支伪军里那是得到了最充份的体现。

    自打他们跟着邵本良当土匪起,他们还真的就没有吃过什么亏。

    当土匪那阵儿他们那也是大绺子,动不动就绑个票勒索些赎金,要不就是没钱花了那干脆挑个富裕的庄子围起来就打。

    那时候,张少帅和他爹张大帅正忙着打什么直奉战争啥的,也顾不上他们。

    所以他们日子过得很滋润。

    他们这个绺子自然越坐越大,最后方圆几百里的庄子也不惹他们了,那些大户一商量干脆每年直接就给他们交钱交粮当保护费了。。

    霸占良家妇女这事他们是不干的,因为那事招人恨,可是他们这些绺子里的小崽子调戏一下良家妇女邵本良却也不太管。

    于是这些小崽子在摸这家大姑娘的屁股一把又调戏完那家的小媳妇一回后一个个弄得欲火中烧的就又去窑子铺里撒钱。

    那你说,他们这支土匪的日子过得能不滋润?

    后来,那同样是土匪出身的张大帅在东三省坐稳了头一把交椅后,他们就不敢胡作乱闹了。

    然后就被那成功夫的由土匪漂白成政府的张大帅给招安了。

    那招安也不白招,邵本良当了东北军团长后那也是要到张大帅那里领粮饷的。

    再后来,日本人进来了,他们就投了日本人了。

    一开始日本人也没看上他们,你看那日本人一个个长得跟小矬巴子似的,可一个个的还特么的牛逼的跟二五万八似的。

    可是日本人在和东北义勇军再和**游击队杠上了之后,却才发现东三省的“土匪”那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打的。

    于是,熟知当地情况的邵本良就又被重视了起来。

    日本人给他们解决粮食、军装甚至前段时间那日本人还给了邵本良两门迫击炮呢!

    那他们这些原来的土匪、过去的东北军、现在的伪满洲**为什么小日子滋润依旧,那自然是大当家的邵本良领导有方啊!

    所以他们这些伪军那是真听邵本良的话。

    既然已经让他们急行军往三源埔赶了,那他们就一路小跑吧!

    只是,就在他们前面的人在拐过一个山脚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就听“轰”的一声响,前面那十几个人当时就被炸趴下了。

    有伪军连长跑上去问什么情况,有被炸伤没被炸死的士兵便说到,刚才我听到有人“妈呀”了一声,然后就爆炸了!

    伪军连长那也是老兵,不用问他也能猜出个大概来了。

    拐弯的那头定是被反日联军在路上拽起来了一根绳子,绳子又连着一捆集束手榴弹。

    前面的士兵刚拐弯也没注意脚下便趟绳子上了,然后他们就被炸了。

    这事,不用问那就是反日联军干的!

    可反日联军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不就说明他们这是要对三埔源动手了吗?这是要阻止他们回援啊!

    “绕过去,射击!”那个伪军连长命令道。

    于是,伪军们有把伤员往后拖的,有的就趴在地上爬着绕过了那个山脚向对面胡乱射击起来。

    在伪军们想来,刚才这事一定还是那支头半夜给他们捣乱的那支雷鸣小队干的。

    那他们这一打,对方不就跑了吗?

    可是,对面的枪声突然就响了起来,是排子枪。

    而就在这个排子枪当中,他们这些由于射击而暴露了位置的士兵几乎同时中枪了。

    那一条山路又能施展开多少兵力?

    他们爬过去了九个,却是一下子被打死了八个!

    第九名士兵之所以没死,那是因为他留了个心眼儿。

    他在联想到传说中的雷鸣小队的枪法的时候,他倒是举枪了,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扣动扳机。

    就在对方那声排子枪响后,他下意识的往地上一趴做了个隐蔽的动作。

    然后,对方的枪声便停了,而他刚要举枪,他却发现他左右的枪声也停了。

    “都打啊!”那个士兵还说呢,可是依旧没有人搭理他。

    他借着那皎洁的月光左右一看,这才发现那八个人都已经把脸贴在地上了!

    “连、连长,雷、鸣小队,咱们过去的人都死了!”吓得那名伪军边往回爬就边低声说道。

    他不敢喊,对方的枪法太准了,他怕自己这一喊再把对面的子弹招过来!

    这雷鸣小队也退吓人啦!

    至此,那名伪军连长才想明白,人家对面的雷鸣小队那是堵在路上打援呢,作为援兵的他们想返身增援三源埔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可是,到了此时,他又能有什么办法,那就打吧。

    于是那名伪军连长忙下令展开兵力。

    这回他的人可不光是趴在那冰凉的公路上了,而是向两边的山上展开了兵力。

    于是伪军们便又盲目的向前方打起枪来。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就这月亮地里那枪怎么能乱放呢?

    对面可是雷鸣小队,你根本就看不到对方在那里你这一打枪人家可就知道你是在哪里的。

    于是,对面山野间便又有枪声响了起来。

    对面还是跟排子枪的,那支小队也只是一人打了一枪罢了。

    然后,他们这头却是又伤亡了十多人。

    伪军连长无奈之下也只好下令停止射击了。

    至此,他也弄明白了,自己这支援军想在天亮之前赶回三源埔那已经不是不可能的了!

    沿着山路走要小心对方的伏击,往前冲锋又看不到人,对射虽然比对方人多但是没有对方枪法准。

    对方为什么每个人只打一枪,那自然是怕暴露了他们藏身的位置。

    是,人家打完那一枪后倒是暴露位置了,可人家只打一枪不会再换个地方打吗?

    就算自己这三个连加在一起不顾伤亡的往前冲,那也没有用。

    你一冲锋人家就跑了,你不可能总这么追吧,对面机枪一架一突突,你敢在公路上列队跑吗?

    不敢哪!

    那个伪军连长认命了,命令士兵们停止射击,他却是走回去和后面那两个连长商量去了。

    可是再商量又能如何,那顶多也就是从两边的山坡上绕过去向对面发起进攻。

    可对方对此还是一招,人家就是顺着公路跑。

    什么叫路,那比山上好走那才叫公路呢。

    对方只要占着公路不让他们这三个连跑起来,那人家就赢了啊!

    至此,他们是真没辙了,也只能派人回去给邵本良送信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天见亮了,而这时他们从冰水河子镇出来却是还没有走出二十里地呢!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