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月光之下的乱战(六)


本站公告

    折腾了大半夜,凉水河子镇周围的火光终于亮起来了。

    而火光之下邵本良依旧拉拉着一张黑脸。

    雷鸣小队感觉到了邵本良的难缠,而邵本良又何尝没感觉到反日联军真的是不大好打呢呢?

    天黑前,他的参谋长给他提醒就是,杨宇平的人今夜还是有可能偷袭的,这也是反日联军一向的疲劳战术。

    于是,邵本良在天刚一黑就把自己的部队撒了出去。

    要是按一般人看来,这凉水河子镇本就在大山环绕之中,那应当把兵力放在哪呢?

    可是这个问题,对邵本良来讲还真就不是什么太头疼的问题。

    他对这片山野太熟了,他闭着眼睛都能想到如果反日联军对凉水河子发动夜攻或者袭扰的话应当出现在哪里。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雷鸣他们没有打枪还好,一打枪就把他们暴露在了邵本良事先摆好的包围圈中了。

    邵本良对自己的部队那也是放心的。

    他带的这些人可不是乌合之众,那都是原来大家一起当土匪时随着他钻山沟子的。

    所以他们也不害怕夜战。

    只是这夜战越打赵乱也不行啊,邵本良本人那可是在现场指挥的,于是他命令点火照亮。

    他们先是在火光下发现自己有被打死的士兵被扒去了上衣,然后在摸黑搜索一片小树林的时候有的士兵就被人家抽得是狼哭鬼叫!

    如此一来,所有人都觉得肯定是有反日联军的人穿上了他们的军装混在了他们中间。

    只是士兵们在火光下互相辨认了半天,却也没有找出一个不是他们自己的人来。

    而也只是邵本良亲自到了那片杨树林,看到了树上系的布条子,他才搞明白原来是自己的人在月光之下中了人家现布的机关了。

    而最可气的还是这时邵本良听到南山公路那面传来了密集的枪声,他便带人往那里赶。

    然后他和他的士兵们在经过南面的山坡的时候,就在月光之下看到有个东西在一棵树下呜啊呜晃啊晃的。

    那个情景当时是真挺吓人的,有的士兵便说不是闹鬼子吧!

    到底是邵本良胆子大让自己的参谋长按亮了手电筒照着去看,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明白。

    原来那是自己的一名士兵被捆在一棵小树上了,并且他的头上还被扣了件衣服。

    有的人还正想上去解救呢,在那手电筒的光柱之下,他们就看到那颗小树上掉来一颗冒着白烟的手榴弹!

    吓得周围的人齐刷刷的卧倒,然后手榴弹“轰”的炸响,那名士兵自然是被炸死了。

    而他们自然是以为反日联军向他们扔手榴弹呢!

    于是,在邵本良的指挥下,他们二三百人就向一个方向开枪。

    打了会儿枪他们再弄出亮光来,却是依旧连反日联军的人影都没有看到!

    山南公路那里的枪声这时都停了,他们也只能再赶过去。

    可是,这个时候战斗真的已经结束了,留在公路南的那一个排又伤亡了二十多人。

    至于说来捣乱的那支反日联军小队却已经跑没影了。

    这回他们是真的没法打了,能把那支反日联军小队围到包围圈里那是可以打的。

    可是,人家都跑出去,这黑灯瞎火的是真的没法再追了。

    折腾了大半宿,就是捞了这么一个令人沮丧的结局,你说邵本良的脸色那能好吗?

    眼见司令的脸又拉长了,军官们又不吭声了,就又把目光看向了参谋长。

    参谋长搬舵先生那也只好再次上前了:“对方应当是雷鸣小队吧?”

    “妈了巴子,这个雷鸣小队是麻烦,下回再看到他们,就叫日本人派兵来收拾他们!”邵本良终于说话了。

    邵本良这一说话,他手下的军官们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跟邵本良那也不是一年两年了,那自然是知道邵本良的脾气的。

    只要大当家的说话了,多严重的事也会变小的,否则,你就等着他折腾大伙吧!

    “司令,要不咱们先收兵?”参谋长再次和邵本良商量道。

    邵本良和自己的参谋长还真急歪不着,事实证明参谋长的判断那还是正确的。

    至于说自己连一个反日联军的人都没抓到,那和人家参谋长是没关系的。

    他正想说收兵,可是,却怎么就感觉好象有哪个地方有点不大对劲呢?

    于是,他又不吭声了,又开始一个人在那寻思。

    他的参谋长一看司令不吭声,知道不能再劝了,也等着。

    于是一时之间,就在这山野之间也只有火把上的松明子在猎猎燃烧着,几百人围着都在看大当家的脸色。

    “参谋长,几点了?”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一个连长便问那参谋长道。

    邵本良的参谋长如何能体不会不到这个连长也只是在变相提醒邵本良罢了。

    于是,他装模作样的掏出老怀表借着火光一看,故意有些夸张的说道:“哎哟,都后半夜三点了啊!”

    他这一声可真的就提醒了正在那里寻思的邵本良了,他忽然就想出来哪里不对了!

    于是,他已是大声喊道:“一连长、三连长、四连长,你们马上给我赶回三源埔去!”

    “啊?”他手下的那些连长那是盼着收兵回去补一觉呢,可是却没有想到盼到了这样个命令。

    可是,毕竟连长那也是头目,他们紧接着也寻思过味来了。

    大当家的为啥下了个这样的命令啊!

    那自然是怕他们的老巢三源埔出差错,那里可是屯着他们很多冬装的衣服还有过冬的粮食以及军火呢!

    这反日联军大半夜的陪他们在凉水河子折腾,那是真的要打凉水河子吗?

    是的,反日军联军是把他们折腾了个够呛,可是他们的兵力——

    从今天夜里的枪声来看,他们的兵力可是连一个排都不到啊!

    不是中了反日联军的调虎离山之计了吧?!

    今天天黑的时候,他们倒是得到从三源埔那头用信鸽传来的消息了,三源埔那边是一切正常的。

    要说反日联军的主力要是奔三源埔使劲,倒也不一定夜攻。

    可是,反日联军要是在明天,不,今天天一亮就进攻的话,己方守三源埔那一个连的兵力可是不够看的了。

    现在是凌晨三点多了,他们走山路往三源埔赶的话,那怎么也得四五个小时,时间好象还赶趟!

    一想到这里,接到命令的那三个连长也不敢再想着回去睡觉了,却是招呼了自己的人便沿着公路向南赶去。

    只因为,三源埔就在凉水河子镇的南面几十公里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