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出人意料的伏击(一)


本站公告

    “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招娣下水了。

    她的腰上还如同腰带一般系了条日军的裤子。

    那裤腿和裤腰都被用鞋带系死了,里面装的是三八大盖6.5mm的子弹。

    而她爷爷老阚头也是如此,肩头还多了一挺轻机枪也跟着下水了。

    招娣回来报信让其余人员接应周让他们。

    游击队员有人便想故伎重施,依旧在那水泡子那头接着打伏击。

    可是有的又不同意,他们自己人就没有拿出个统一意见来。

    要不说打仗必须得有指挥员必须只能一个命令呢,他们这一讨论时间就长了点,眼见周让他们在远处就冒头了。

    如此一来,持两种不同意见的人也不吵了,再吵那是真来不及了!

    于是,不同意见的人就各按自己的意见行事了。

    一伙人直接向最初的那个小山方向退去,那里是制高点,他们要在那里接应。

    而还要去水泡子那面去的那伙人中偏偏有几个不会水的。

    他们不会就得绕过去。

    老阚头和招娣那是水上人家出身自然是会水的,于是他们两个为了减轻绕弯跑的士兵的负重就自告奋勇就直接带了挺机枪和子弹游过去。

    要知道那个大水泡子也是很深的,最深处那也是有一人多深的。

    这就是水泡子对伏击战的妙用,敌人就是受到攻击时看到他们在河对岸那也不可能游水过去,也只能绕弯去追。

    可是等敌人绕过去了,伏击的人也早就跑没影了。

    “他们怎么还上那里打伏击呢?”周让远远的看着有自己人的水泡子中游呢,不由得急问道。

    “这帮人,嗐!”李连长也气得说道。

    只是此时他们所有人都在快速奔跑之中,李连长那声叹气随即就被大喘气所替代了。

    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日军在后面追的正急,不可能让过水的人再游回来了,他们也只能接着往前跑。

    刚才周让他们那个伏击打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在周让细致入微的安排下,他们一个“区域覆盖”的子弹打了过去,日军那个两列纵队最后几排的人可是都被他们打倒了。

    至于对方那五名狙击手到底是死是活或者是受伤了,他们也没有功夫看扭头便跑。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那个吉住奈良现在也熟悉了抗日游击队这种打一枪就跑的打法了。

    虽然说后面的士兵被人一个排子枪打倒了十来个,可是他却命令不要停留,直接就对周让他们发起攻击!

    而事实也正如吉住奈良所料,周让他们也是真的不敢和这支日军小队纠缠。

    那日军大队就在不远处,他们要是和日军打得时间稍长再被人家给迂回了。

    此进吉住奈良都能看到前面游击队人奔跑的身影了。

    只是周让在距离上算计的很好,他们是在三百米左右向日军开的枪。

    吉住奈良的日军受到攻击后总是要卧倒的,就是吉住奈良反应过味来率兵就追,可是周让他们已经跑出去四百米了。

    双方都在快速的奔跑之中,那大口大口的喘气,谁也没有办法把枪打准了,周让他们不行,日军那也不行。

    而这时水泡子那边,要在那里打伏击的游击队员已经到位了,老阚头和细妹子也都上了岸。

    有机枪手便把两挺刚缴获的歪把子就要加起来时,招娣却说话了:“现在架枪鬼子不就看到咱们了吗?”

    那几名游击队员便是一愣便有人答道:“咱们先藏起来,等鬼子过来的时候咱们再露出来。”

    招娣眼看着周让他们在对面河岸上如风的跑过,又看到猴子也在那里跑。

    而这时猴子才看到招娣和老阚头竟然也在对面呢,可是他现在也一点招都没有了。

    鬼子就在后面追呢,他还不敢喊话了。

    他刚想比划让招娣和老阚头快跑,却一想,比划也不能比划啊!

    现在是战斗,招娣老阚头那也算是伏兵了,自己没有权力让他们跟着撤退啊!

    气得此时猴子在心里直骂,这都谁出的馊主意啊!

    你们还往这里头猫,那小鬼子有那么傻吗?能上第二回当吗?

    可是猴子再怎么想又有什么用,喊不能喊,比划又不能比划,想懊恼的来个捶胸顿足都不行啊!

    因为现在他现在正百米冲刺般的飞跑呢,那胸膛起伏双臂快摆两个脚丫子也在紧着倒动,这是要把猴子生生气得屁股着火的节奏吗?

    老阚头可没功夫管自家倒插门女婿咋想的,他也得求生存啊。

    老阚头那是老江湖他脑袋瓜子可不笨,这从他划船带着周让他们从松花江逃跑时就能看来了。

    “要不咱们藏那里去咋样?”这老头一琢磨就有主意了,他伸手向旁边一指。

    顺着老阚头所指的地方,留在水泡子这岸的游击队员便看到他所说的是河泡子边上有一片水葱。

    此时已是仲夏,那水葱长得正高呢,在沿着岸边的水里有长有二十多米的样子。

    “我说爷们,咱们藏那里有啥用啊,上水里打机枪啊?”便有游击队员说道。

    (注:在东北,是年轻男人对年长男人的一种尊称,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对方和自己爹啊叔啊岁数差不多,都可以叫爷们)

    “上水里打啥玩应呢,咱们可以猫水葱后面啊,你们一开始就在这里打过小鬼子吧?”老阚头问。

    “那里鬼子是看不到咱们,可咱们也看不到小鬼子啊!”有队员便说。

    “那水葱又挡不住,你们用的还是机关枪,那就是冒蒙打也能打到小鬼子吧?”老阚头又说。

    “咦?我感觉这爷们说的有道理!”有个机枪手赞成了,“水葱旁边放个观察哨再,鬼子过来你一说咱们就打,打完子弹咱们就跑了”

    这个机枪手的话获得了所有人的同意,于是他们也不架枪了却是都往那水葱那里跑去了。

    其实,他们这几个游击队员也知道在同一地点设伏不大好。

    可是,他们也觉得打仗的时候人家雷鸣小队还是新兵呢可人家都往前冲,自己这些人却在后面“抢”战利品不地道。

    所以,他们才想迎前伏击,希望能够帮到前面的人。

    面这时,等他们这些人刚借着那片水葱藏好,远处黄乎乎一大处日军就出现了。d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