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欲撤不能


本站公告

    日头已经过了中天,一队日军正缓缓的向西面行去。

    只是他们行的虽慢,却全神戒备着。

    那些没有受伤的士兵固然保持着随时射击的姿势,就是那些还有战斗力的轻伤员那也是端着枪的。

    而这支队伍的中间则是日军已经没有了战斗力的伤员。

    其中还有几名日军背了个大口袋,那口袋外面已是一片血污,就好象背着的是刚杀猪砍下的猪头一般!

    在这中间有一名日军少尉左手拿了个望远镜右手握了一把指挥刀,也是一副随时指挥战斗的样子。

    这名日军少尉的表情是紧张而又沮丧的,他的名字叫吉住奈良。

    吉住奈良是日军的一个小队长,他是奉上司的命令来帮助搜索小队来消灭一支据说也只有四五十人的抗日游击队的。

    刚率部过来的时候,吉住奈良真的是抱着认真作战的态度来的。

    虽然自己没能随大队攻击南满抗日游击队在丹清河的据点,但若是自己能够把这支四五十人的抗日小队消灭了那也是大功一件。

    其实,在前两年进入满洲国时他率队和抗日游击队作战之中是真没把对方当回事的。

    对方会在自己率队行军的时候远远的打上几枪或者一个排子枪。

    在这样的射击中大日本皇军一般不会伤亡超过十名的士兵。

    然后等大日本皇军拉开架势一追,那些人也就遁入荒野了。

    吉住奈良感觉这种打法就象在哄麻雀一般,双方都没有什么大的伤亡,大多数时间却是都在跑腿比脚力。

    和南满抗日游击队打了好多回,他竟然只有两回才看到被打死的抗日游击队员。

    甚至有的时候光听枪响,自己却是连对方的人影响都没有看到!

    吉住奈良觉得这种仗打的那真是无聊至极。

    直到有一天他们大队长给他们小队以上军官开会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自己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因为大队长在开会的时候说,你们一定要重视抗日游击队!

    别看每回你们一个小队也就是玉陨三两个,伤员五六名,可是你们知道当咱们把伤亡数字累加在一起时候,咱们一个联队会有多少人玉陨吗?

    光上个月咱们联队就玉陨了二百多人!

    当时吉住奈良真的被这个数字吓了一大跳。

    这可是号称皇军之花的日本关东军的精锐士兵啊!

    一个月竟然玉陨了二百多人,想当初拿下沈阳北大营的时候,日本关东军才上了多少人?

    因为大队长的开会,吉住奈良才变得格外重视起抗日游击队来。

    在他想来,为什么大日本皇军累计伤亡会这么大,那自然是因为大日本皇军大意了。

    只要不大意,以大日本皇军的作战素养和武器消灭所谓的抗日游击队那是很简单的事。

    日军也从来没把抗日游击队看作军队,在他们看来国民政府军那才叫军队。

    抗日游击队与山林队没什么两样,都是土匪,比如他们管杨宇平部叫杨宇,周宝国部叫周匪,以此类推。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回就在他率队为了追击一名“花姑娘”的时候,便遭到了对方的伏击。

    对方两轮射击后,自己一个小队近一百人玉陨十五人,轻重伤员却有了三十人!

    自己率队攻击本以为可以咬住对方,可是对方竟然又跑了。

    就这种一下子就有了四十来人的伤亡是他一个小队所承受不起的。

    他马上就变得冷静下来。

    自己中了埋伏,由于伤员太多他也不率队追击了,干脆就把那个小山给占了起来。

    消灭对方不成,那那只能退而过其次。

    自己把那支抗日游击小队堵在大战的外围总可以吧,总不能让这支抗日小队再去搔扰大队对大山里面的进攻的。

    可是,接下来战况的发展却是又出乎了他的意料。

    就在自己率队与最近的那片树林里的抗日人员和远方抗日人员的对射中,自己一方竟然又处于了下方!

    对方充份利用了地形在那广褒的山野里向自己守着的这座小山放冷枪。

    而就在近两个来小时的狙击之战中,对方伤亡不知道,自己却是又玉陨了十四名士兵!

    仿佛那座小山的棱线成了阴阳分界线。

    只要的人敢露出头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对方的子弹便会飞过来。

    过棱线者必死,躲起来才活。

    对方那枪是真准,拿望远镜的拿狙击步枪用轻机枪的都是对方重点射击的对象。

    这还了得,吉住奈奈良感觉自己都快成一口大肥猪了。

    当对方拿着杀猪刀割掉自己一块肉的时候,自己觉得还剩不少肉呢,不怕的。

    可是当对方那刀下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准,自己这口大肥猪的肉越来越少时时候,他终于慌了。

    他知道这仗不能再打下去了,再打下去自己这个小队也就扔在这里了。

    终于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颜面,派人去向大队求援了。

    大队离他们并不远,也就五六里地的距离,有时甚至都能听到那面传来的隐约的枪声。

    那是大队在对抗日游击队丹清河据点的深处发起攻击。

    可是,他派出去求救的那两名士兵从小山跑出去也就二百多米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枪声。

    然后,他就用望远镜找到了那两名士兵已是倒在了一条山溪之间的身影,那条小溪却是已经被那两名士兵的鲜血染红了!

    求救未成,难道还指望大队主动派人来增援自己吗?

    那是不可能的。

    就是吉住奈良自己如果是大队的人也不会相信,自己一个小队近百人竟然被抗日游击队四五十人给打了个伤兵满营!

    所以,指望援军主动过来那不现实!

    到了此时,吉住奈良也只能下令撤退了。

    他现在有理由相信对方已经不止四五十人了。

    对方杀了自己两名求救的士兵也就罢了,可是对方不是把自己的部队给迂回包抄了吧!

    可是撤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轻重伤员总是要带回去的,重伤员那就需要两个人抬了。

    可抬了重伤员可就没有多余的人再抬那些玉陨的士兵了。

    另外,就算是抬人兵力够用也不行,那总是需要兵力战斗的吧!

    于是,怎么处理那些尸体吉住奈良便只有两个选择了。

    要么,把尸体直接弃了,要么砍下人头带回去。

    曾经踌躇满志的吉住奈良为此沮丧到了极点。

    因为,他无论选择哪种处理办法他都创造了日本关东军一个耻辱的纪录!

    最后,他也只能让活着的士兵砍下了死去士兵的人头用袋子装上往回背。

    他已经做好了上军事法庭或者被大队长一刀直接给劈了的准备了。

    至于说剖腹以谢天皇,他官阶太小却是享受不到那种荣光的。

    只是,来时容易想撤却难!

    此时,周让正举着望远镜何玉英正端着那支狙击步枪都注视着前方。

    而他们两个身后跟着的则是周让的那些小弟。

    那个吉住奈良却是被周让和何玉英给吓破胆了,他并没有发现对面的兵力很少。

    在下午的狙击对射中,周让和何玉英用精准的枪法直接就把日军顶在了那个小山上。

    至于胡进宝和李连长他们那些人却是已经被赵一获领着真的上前面包抄去了

    “小鬼子真被咱们打跑了吗?”大壮低声问。

    “少废话,鬼子有掩护撤退的在前面躲着呢。”猴子在一旁不满的说道。

    猴子不满那也是正常的,趴在他们前面的周让和何玉英在干啥呢?

    她们两个正是在搜索日军的掩护人员呢!

    “玉英姐,前面山头那棵歪脖树旁边的蒿子里有鬼子,不会超过五个!”周让说道。

    “保盛、小饼,你们所有人把枪瞄过去,就我说的那片蒿子,一会玉英姐枪响,你们都开枪!”周让说道。

    一听这回开枪有自己这些人份了,丁保盛他们忙把步枪就都瞄向了那片蒿子。

    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枪法实在是不过关,而此时有了杀敌的机会那自然是格外的珍惜。

    就在周让所指的那片蒿草中,有日军士兵回头看自己一方人员已经撤出一百多米了。

    于是打了声招呼,其他三名日军士兵向后倒爬而去。

    可是,这个时候,何玉英手中的狙击步枪响了,一名日军士兵脑袋上就被打了个洞!

    那三名日军一看他们的位置被发现了,却也顾不得同伴的尸体了,便加快了动作就往后爬。

    而这时,周让小弟们的枪声也响了起来。

    其实他们哪个也没有看到日军士兵,周让自然也知道他们是看不到的,但是周让就是这个打法,能蒙上一个算一个!

    而就在这个排子枪中,真的就有一名日军士兵再次中弹留在了原地!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