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狙击手的死亡与诞生(一)


本站公告

    周让为什么会喜欢上比自己还小三岁的雷鸣,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一方面固然是雷鸣打鬼子的本事很厉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的性格和雷鸣很是有些互补的。

    雷鸣不爱说话而心思却很细,周让爱说话有时心思就有些粗。

    她现在也非常欣赏雷鸣爱动脑筋能琢磨的习惯,养成打仗时动脑筋的习惯那是有大用处的。

    本来,这回和雷鸣分开以后,周让想,要是等再和雷鸣见面的时候,说啥得让雷鸣表扬下自己。

    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心思那也是越来越细了。

    那自己都从哈尔滨这座城里招来了城市兵还带着他们打了仗还无一伤亡,这固然是因为自己打鬼子终归是有点小本事的,那不也因为是自己心细了吗?

    可是当她依旧在等待确定那两名日军中哪个是日军真正的狙击手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心还是太粗了。

    她寻找日军狙击手打算先把对方干掉那是没错的。

    可是她却突然发现那小山上却有五名身上插着蒿草做了伪装的日军士兵向自己藏身的这片树林潜来。

    自己固然想到了把这个占地不大的小树林当成击毙日军狙击手的平台,而日军却同样也想到了将这个小树林当成向后山游击队发动某种攻击的跳板。

    终究是想漏了一点,哎呀,麻烦了啊!

    她现在也只能看着那五名日军借着树林和身上伪装色的掩护或趴或爬或停或滚的向自己这个位置而来。

    改用盒子炮吗?

    如果用盒子炮应当是可以打死这五个家伙的吧。

    可是,如此一来,自己好不容易确定了日军狙击的范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自己能不能从这片树林中逃出去且不说,那名日军的狙击手可就活下来了。

    到底是打哪个?周让已经变得纠结了起来!

    那五名日军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因为他们也要顾忌到此时游击队所占据的那座大山,也要顾忌到这片小树林中是否有抗日游击队的人。

    可是,日军走的再慢,那也是在逐渐前进的,而周让偏偏又不敢有大的动作。

    因为日军既然会派人到这片树林中来,那么小山上的日军的火力一定在准备掩护。

    别自己没狙击上鬼子却让鬼子给狙击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打雁没打着反而让雁啄了眼吗?

    周让现在观察日军的方式是将步枪架在了身前的一根细树杈上,右手握枪左手举着望远镜。

    这样的好处是,当自己需要开枪的时候左手一松望远镜自己就会掉下来,然后左手托枪就可以瞄准射击了。

    可是现在日军却出现了两处目标。

    她也只能把眼睛离开望远镜头看一眼那五名日军到达的位置,然后再瞄一眼上面那两名日军的情况。

    那五名日军已经越来越近了,自己再不采取措施可就不行了。

    如果那五名日军一旦进入到自己所处的这片树林的遮蔽之中,那么他们就不用象现在跟作贼一般的小心翼翼了。

    他们大可以爬起来就向树林里跑了,他们很快就可以起身跑了啊!

    唉,周让在心里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要先管自己的小命的。

    只是正当她准备放下步枪开始摸盒子炮的时候,她突然就听到了一声枪响!

    这是三八大盖的枪声,这子弹不是往自己这里打的,在这一瞬间周让便意识到了两点。

    然后她条件反射般的就向那五名正往这里潜来的日军士兵看去。

    她看到有一名日军士兵已经趴在地上了好象那头还是垂着的!

    周让手中的步枪颤了一下。

    那是她想动用自己手中的步枪,可是她也只是一颤随即便重新稳住了枪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上面应当有日军在盯着自己这里吧,现在不能动!

    而这时又是一声“叭勾”的三八大盖的枪声响起。

    这回有了心理准备的周让看清了,那子弹是真的打向那几名向自己这里潜来的日军士兵的!

    刚才那名趴下的日军根本就没有动估计已经中弹死了,而这回周让恰恰看到另外一名日军士兵倒下去的身影!

    那枪是自己人打的!

    周让立即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可是这时她都没有再去想这一枪是从哪里打来的,而是快速用手中的望远镜向对面的山上看去。

    她自然不是乱看的,她所看依然还是自己事先确定的那两名日军士兵。

    那两名日军士兵相互之间位置很近。

    这时,周让终于看到了第一名日军士兵那支步枪了,他的步枪上面并没有瞄准镜。

    周让手中望远镜微微一挪,于是,她便看到了第二名日军。

    她依然没有看到那名日军手里的步枪是否有瞄准镜,可是周让感觉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

    这个第二名日军就是日军的狙击手!

    她确定了!

    因为这名日军的枪却是已经指向了周让所在树林偏左的方向!

    那个方向是远山,那远山的位置如果用狙击步枪的话可以观察到正向自己这里摸来的日军士兵。

    同理,也只有日军的狙击手可以寻找远山中的游击队的神枪手。

    所以,两枪打倒了两名日军士兵的游击队的神枪手就藏在那个方向,尽管周让都不知道己方的神枪手是谁!

    可周让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个,她直接扔下了左手中的望远镜便把左手托到了步枪的托木上。

    而这时她用余光扫了一眼见往自己这里来的剩下的那三名日军士兵已经直起腰来向自己这里发起百米冲刺了。

    或许那三名日军被游击队这名连周让都不知道是谁的狙击手打怕了。

    或许那三名日军已经进入周让所藏身的这片树林的遮蔽后山上游击队的人已经失去射界了。

    但,周让管不了那么多,自己得先把那名日军狙击手打死!

    于是,就在下一刻,在这片山林中几乎同时响起了三枪,随即就展现出了三幅场景。

    场景一,向周让这里拼命奔跑的又一名日军士兵被一枪打在了胸口,他象一截被斩断了的木桩似的就扑倒在了草地上。

    剩下的两名日军士兵则是亡命般的向周让所在的这片树林飞奔!

    场景二,远山一棵树后正在举着着狙击步枪向前方瞄准的一名中国女兵被另外一名女兵从后面把头按了下去。

    几乎与此同时,一颗从日军所占据的小山上射出来的子弹贴着上面后面那名女兵的鬓角就飞了过去。

    而被及时按倒逃脱了一命的女兵赫然是何玉英,被子弹灼伤了鬓角的则是赵一荻!

    场景三,小山上那名日军狙击手本以为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枪因为第二名中国女兵的出现而打飞了。

    他急忙拉动枪栓,他要再补上一枪。

    可是这个时候,在山下树林中周让射出来子弹便到了。

    这颗子弹谈不上精准,并没有从他的双眉之间打过去,但却打在了他的颧骨上!

    中弹部位小有差别,但结果却是一样的。

    那名日军狙击手愕然扔枪趴了下去。

    这时他残存的意识里才明白,原来自己到底是漏掉了一名对手!

    可是,他的生死已经与判决他死亡的周让无关了。

    周让在打完这一枪之后她撒手扔下步枪就向树后缩去,而同时她已是拔出了自己的盒子炮!d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