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战利品的分配


本站公告

    “啪啪啪”的枪声忽然在日军的侧翼响起。

    “天老爷,救兵总算是到了!”那个游击队长不禁感叹了一声。

    按理说这头打得这么热闹,后面根据地里早就应当派人来支援他们了。

    终于是到了,如果援兵不到,他是真没信心和那个雷鸣小队就在这片乱石中打败对面的日军

    “啪啪啪”又有枪声响起,那个队长看到那支所谓的雷鸣小队的人也把头露出来开始向日军射击了。

    “这特么什么雷鸣小队,这怎么专打便宜仗啊!”有游击队员气道。

    那自然是因为日军火力一猛他们那些人就躲起来了,一走来援兵了就又冒出来了。

    这可不是专打便宜仗吗?

    可是现在他们也只是说说罢了,手里的枪都没有停下,因为他们看到对面的日军受不了他们两面的夹击已是开始撤退了。

    “玉英姐,你看到那棵三棵树长在一起的白桦树了吗?”周让急问何玉英。

    “看到了,咋了?”何玉英问。

    “咱们两个盯住那里,别让鬼子往那里靠!”周让说完就向着那里打出了一个短点射。

    一名日军士兵中枪倒了下去。

    只是,周让仓猝出枪,并没有把那名日军士兵打死。

    远远看到那名日兵竟然“嗖”的一下爬了起来却是又躲到那棵长在一起的三棵树后面去了。

    其实周让所说的那长在一起的三棵树就是一个树干刚出地面就分成了三个大树杈,是为母子同心树。

    “姐就瞄着那个地方,那里有支枪不能让鬼子捡回去!”周让急道。

    到了这时,周让才有功夫说出自己的真正目的来。

    先前那名日军的狙击手就是被她打倒在了那棵母子同心树后的,虽然没有望远镜也看不清,但那支狙击步枪应当是掉在树前的。

    作为雷鸣小队二当家的周让太知道一支狙击步枪有多么重要了。

    那狙击步枪在神枪手里那就是杀敌凶器也是阴人利器啊,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日军把那支枪再捡回去!

    周让正说着呢,这时她和何玉英就看到树后的那名日军已是露头了,看他那架势正是要去够树前的什么东西。

    那能是什么东西?自然是那支狙击步枪了!

    而这时何玉英和周让手中的盒子炮就同时响了起来。

    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女子是谁打中的。

    “啪啪啪”的枪声里她俩就看到那名日军士兵一撒手扔掉了手里的枪然后就趴在那两个树杈大中间不动了!

    “玉英姐这一枪打得准啊!”周让兴奋的赞道。

    “说不定是你打的呢!”何玉英红着脸说道。

    “就是你打的!”周让笃定的说。

    太远了,那棵树距离她们两个现在的位置那就是没有二百米也得有一百六七十米的。

    这么远的距离用连木壳子都没装的盒子炮打,能一枪命中敌人那绝对是神来之笔!

    周让刚刚打的是短点射。

    这种连续射击那枪口是不停跳动的,纵使你调控枪口却也只是在增加命中概率罢了,反而何玉英瞄准了打可能更准!

    “鬼子撤了,咱们去捡枪啊!”这时猴子喊了起来。

    只是他刚站了起来却又蹲了回去。

    因为他刚站起来却意识到现在是打仗不是在打架,要服从命令听指挥的!

    “交叉掩护,四十步一段,上!”周让下令了,她带头就冲了出去。

    而周让的喊话却是又让道路那侧的那位游击队长听到了。

    这都什么雷鸣小队啊,这交叉掩护也就罢了,那四十步一段还用指挥官的提醒吗?

    那就是三十米五十米一段又能如何?

    只是,那个游击队长不明白周让却明白,自己的小弟们那可是新兵。

    那连基本的训练都没有,然后自己领着自己的这些小弟就上战场了,那自己不操心谁操心?

    “队长,咱们也上啊,那里有好多鬼子的枪呢!”有队员一看周让他们冲上去了自然也按捺不住了。

    谁不知道三八大盖好用?谁不知道去缴获战利品啊?

    目前关内对关外的所有物资援助都已经断了,所有抗日队伍的武器弹药全靠缴获,没有人会嫌自己的武器多!

    “冲什么冲?掩护!”那个游击队长气道。

    “凭啥?好东西都让人家抢跑了!”那个队员委屈的说。

    那个游击队长当然也希望自己的人能去缴获几支日军的好枪回来了。

    可是他却怕日军没有撤干净,再交叉掩护留下几个断后的,那咱们中方战斗人员冲上那条独眼道那不也是活靶子吗?

    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犹豫,人家那个漂亮的女兵带人就冲上去了。

    而现在树林子里的日军还真的就撤了,这不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吗?如此一来他肠子都快悔青了!

    可是,既然人家那个什么雷鸣小队冲上去了,那自己就不能让自己的人再往上冲了。

    万一树林子里真的有日军,哪怕就一个,打一枪,以三八大盖的射速那子弹都能一个打俩成串糖葫芦了!

    既然没有抢上槽,那也只好给人家打掩护了,你说他能不憋屈吗?

    “怎么就冒出来这么一帮活宝和咱们抢战利品,那小鬼子咋就不——”又有一个队员心怀不满的说道。

    “把你的鸟嘴给我闭上!”那个队长脸色当时就青了起来。

    他当然明白自己这名手下要说的是什么了。

    “怎么也是咱们的兄弟部队,人家一开始还提醒咱们往后撤退了呢!

    妈了巴子的,你要是敢再这么说话,老子毙了你!”游击队长大骂道。

    虽然他对周让他们这种做法内心不满,但也绝不意味着他不明什么是大局。

    毕竟,他也是**员,

    此时他们所阻击的这支日军真的就撤退了,两分钟后,那个游击队长已经站到了周让的对面。

    盒子炮已经被周让插回了腰间,她右手拿着的正是她冒着被断后日军打黑枪危险抢到手的那支狙击步枪。

    那个队长和他的队员们就冷冷的看着周让和他的小弟们。

    “一共缴获了二十四支三具掷弹筒。”周让一本正经的对眼前这些赌气囊腮的游击队员们说道。

    “我们要——”周让故意顿了一下,可她心里却是十分的好笑。

    周让是老兵,这种打扫战场因为战利品起纠纷的事她见得多了,原来他们还和抗日救**因为战利品的事差点打起来呢!

    所以她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对面这些游击队员的心思。

    一听周让先提要什么了,那些游击队员就来更来气了。

    同是打鬼子,凭啥你们先挑战利品?!

    “你漂亮,你说的算!”那个游击队长也是心里有气,便鬼使神差般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所有人听那个游击队长这么一说先是一愣,随即就寻思过味来,人家说的是反话。

    那意思无疑是,你漂亮你就好使你就说的算啊?我先看看你是咋分战利品的完了咱们再算!

    “我要——手里的这支步枪,再加三支三八大盖和那个掷弹筒,哦,还有那个望远镜,子弹给我们一百发就行。”

    周让终于憋不住了,她笑着就把自己的分配战利品的方案给说了出来。

    啊?

    两支队伍的人却是全愣了。

    他们愣的原因一是周让竟然这样分配战利品,二是这周让一笑那是真漂亮啊!

    谁也没有想到周让也只是要了这么点东西!

    他们却哪知道,周让小弟们说自己是雷鸣小队的那是冒充的。

    可周让不是,人家可是正宗原雷鸣小队的二当家的。

    咱雷鸣小队啥时候跟兄弟部队计较过这些东西,从来都只有你们占我们的便宜的!

    要是让我雷鸣小队去占你们的便宜,哼!哼!咱周让让丢不起那个银!d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