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坏事的狼狗


本站公告

    若一个人在夜的旅途,看见远处的灯光总会产生希望。

    虽然那灯下不会是自己的老娘,也许只是一个陌生人,但至少可以喝上一杯热水,歇歇那劳顿的脚步。

    可是一个人的战斗,那敌人的灯光只会给自己以压力。

    所以,周让是顶着灯光爬着,也是顶着压力往前爬的。

    战士,终须有不怕死的精神,方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周让从孤儿院开始打第一架的时候,她就体会出了这个道理。

    当时她是打一个比自己身材高大了许多的男孩子。

    那时她真是急了,所以她不管不顾,手里拿了一把挖婆婆丁的小刀就是一个劲向前。

    对方揪她的头发、打她的脸、踢她的小肚子。

    可是她不管,她就是拿着那把其实已经生锈了的小刀一直向前捅。

    直到把那个和自己一样的野孩子扎得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直到那个孤儿院的老嬷嬷赶过来把她拉开。

    在那回她明白了要不怕死才能活,然后才是打架的本事。

    压力不可能不存在,但因为不怕死,至少可以让那压力变得最小。

    所以,又经历了战火洗礼的周让现在只需要把自己做得最好,她已经不去想自己所要面对的是什么了。

    周让终于爬进了那片蒿草丛中,她目测了一下,自己距离那片建筑物的大院子也只有一百五十多米了。

    不能再前进了,于是她开始在那片蒿草中静静的观察起来。

    这个大院子是用铁栅栏围起来的,大门也是铁的,门口有一个岗楼,上面有一名日军的哨兵。

    应当有探照灯的吧,周让猜,不过还好,日军并没有打开探照灯。

    想必这里应当是军事禁区,周围又清了场,日军的警惕性应当是有所放松了。

    院子里停了四辆卡车,灯光下偶尔有日军官兵在院子中间走过。

    咦?那是什么?

    周让忽然看到在那水银灯的灯光下,有两名穿着一身白衣服的日军在抬着什么东西向那大烟囱的方向走去。

    而他们脑袋上还扣着帽子嘴上还长着象大象一样的“象鼻子”!

    日军还有这样一身衣服吗?

    周让还真是头一回见到日军有这样的服装呢!

    可惜,周让不是雷鸣。

    如果是雷鸣在这里那肯定会感到紧张的,因为雷鸣知道那两名日军所佩戴的应当是防毒面具!

    而现在周让远远的看去,那两名日军走路还是哈着腰的,那应当是在抬东西。

    那么,他们在抬什么呢?

    那外围的铁栅栏并不是直接埋在地上的,下面应当是有几十公分高的水泥座子。

    所以周让便看不到那两名日军在抬什么。

    周让瞟了一眼那岗楼上的哨兵,见那名哨兵此时正转身看着院里并没有看向自己这个方向。

    于是,她在地上飞快的爬了起来,抻头就向院里看一眼,她的视线要避开那铁栅栏下的水泥座子。

    抬的应当是死尸吧!

    周让以自己的经验判断出来了。

    然后,她自然要飞快的趴回去。

    只是就在她刚趴下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周让就听到那院子里传来了“汪汪”的狗叫声,然后她就看到有一只狗从那大门里扑了出来!

    哎呀!大意了!鬼子竟然有狼狗!

    在这一刻周让一愣,她的大脑此时已是一片空白了,可是她的身体却已经是重新爬起转身哈腰就往回飞跑!

    自己咋就忘了这事呢!鬼子竟然在门岗处放了大狼狗!

    那可是狗,它那眼睛耳朵可是比人尖多了,它定然已经发现自己了!

    自己可以不怕一条狗,哪怕这条狗是经过训练的军犬。

    但是,那狗后面的主人至少是现在的她所惹不起的!

    周让在飞跑,那狗在飞奔在狂吠,追上她那是早晚的事,而这时院子里已经传来了日军的呼喝之声。

    被鬼子发现是早晚的事了。

    当周让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她不再哈腰奔跑,而是拿出来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自己出发的那片树林狂奔。

    而与此同时,她左手已是在腰后摸出了一把军刺来。

    两条腿的人是注定跑不过四条腿的狗的,自己还没有和狗打过架呢!

    可是,这时正在奔跑的周让就感觉到眼前的黑暗忽然就变亮了,虽然不是很亮,但已经绝不是一团黑了。

    哎呀!不好!

    周让回头之际,便看到日军岗楼上已是亮起来了一盏探照灯!

    而她在刚看到那探照灯的光柱在向自己这里转动的时候,一道黑影已是从自己后面扑上来了。

    这畜生跑得好快!

    周让右手一直攥在手中的盒子炮迎着那道扑得已经有自己身高那么高的那道黑影就狠狠的怼了过去。

    而几乎同时她左手中反握着的军刺就由下至上捅了过去!

    在这一刹那,她手中的盒子炮的枪管已是怼在了那条大狼狗的嘴巴上在,而那大狼狗扑势未竭。

    虽然那狗“嗷”的叫了一声可是它的体重还是撞到了周让的身上。

    周让可是在奔跑中转身仓猝反击的,由于奔跑的惯性她本身就没有站稳。

    于是在那条穷凶极恶的大狼狗的一扑之下她便向后倒去,那大狼终是扑到了她的身上。

    盒子炮的枪管点开了那大狼狗的獠牙利齿,可是那狗的两条前爪终究是搭在了她的肩头。

    在一瞬间她已被那狗扑倒了!

    岗楼上的日军哨兵在探照灯的光柱下隐隐看到自家的大狼狗扑倒了一个人,可随之他却看到了一个在探照灯光柱下隐隐闪动的光点。

    那是什么?端枪瞄准的日军哨兵一愣之际却是听到了自家大狼狗已是发出了只有狗类遭到重创时才发出的那种怪叫!

    一把刺刀恰恰从那条大狼狗的腹部捅了进去,却是直接从那大狼狗的背部穿透了出来!

    那个光点正是刺刀尖在探照灯下的闪光!

    “叭勾”,日军士兵终于是开枪了。

    而这时周让却已是撒手放开了刺刀,她不再管那条身体上插着刺刀在地上打滚的狗自己一滚身站了起来,却是接着向那树林处飞奔。

    “有人!”日军哨兵到底还是判断出来了敌情。

    他高喊着向周让逃跑的方向又打了一枪。

    只是此进周让已是逃到三百米开外了,那里已是探照灯的光柱所不能及处!

    可是,这里可是日军绝对的主场。

    那刚才大狼狗的狂吠和那哨兵的呼喊与枪声都意味着有情况,于是便从那建筑物里已是跑出来了几十名日军。

    不知道能不能在夜色的掩护下撤出去,周让边跑边想。

    可是,她随即却发现自己想得太天真了,因为她听到了身后传来了日军汽车马达发动的声音。

    小鬼子竟然要用汽车来追自己!d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