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夜探


本站公告

    “初几了?”看着天边那弯弯的月牙,周让低声问了一句。

    “初三了。”赵一荻回答。

    周让“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出发”,于是一行八人在夜色中从树林中走了出来,静静的向南行去。

    既然白天无法行动,那么就在夜里试试吧。

    白天周让和猴子真的好悬被那辆远方开来的日军的汽车发现。

    这里可是哈尔滨,可不是那广阔天地任我驰骋的山野,周让必须小心行事。

    八个人四支枪,两支盒子炮没有当作枪托用的木盒子的支撑,就是周让这样的老兵也只能保证在百米内对日军有杀伤。

    至于那两把撸子,就是老兵能打中日军那也只能是在五十米以内。

    至于象丁保盛和何玉英的枪法如何,周让估计他们能在十五米内击中日军那都算准的。

    而日军用的是什么?三八大盖!

    以日军士兵的枪法三四百米内一枪一个准,他们如果被日军发现了,那他们就死定了,这个没有意外!

    而周让和赵一荻研究了一下,觉得附近应当有日军的某个基地,否则日军的汽车不可能往返这么频繁。

    他们是在中午到达这片树林里的。

    在周让和猴子避开了第一辆日军汽车后,日军的汽车又往往返返跑了四趟。

    就目前的这种情况也迫使周让他们在晚上采取行动了。

    不过在研究敌情时赵一荻尤其指出了一点。

    周让这种打法实际上是革命冒险主义,如果这里有日军基地的话,那么咱们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赵一荻的说法让周让那几个小弟感觉到有点不服气了,而周让最终则采取了折衷的意见。

    周让的意思是既然咱们来了,那么总是要去看上一看。

    如果真有的日军大部队的话,咱们也只好撤了,当然如果有机会能给日军捣下乱那咱们就试一下。

    周让心里也明白,其实赵一荻的意见是对的。

    自己这一方一共就八个人,真正上过战场的只有自己和赵一荻。

    这里一马平川没有有利的地形更别谈什么群众基础了,一旦他们被日军发现踪迹他们将无处可逃。

    “哎哟。”黑暗之中何玉英突然低叫了一声。

    “怎么了。”赵一荻回头问道。

    “没事,绊——这是啥?”何玉英蹲下身摸了一下,刚才她的脚尖踢到硬物上了。

    “好、好象是人的骨、骨头!”何玉英说话的声音打颤了。

    “人骨头有什么奇怪的,这兵荒马乱的。”汤小饼不满的嘟哝了一句。

    是啊,兵荒马乱的,这年头死人见得多了!

    被日本人打死的,要饭饿死的,十回上街有一半的时候能看到死人。

    城市还不象农村,这里并不产粮食。

    农村只要不绝产不是那种特别严重的天灾,就粮食打不了多少,草根树皮总是有的吧。

    而城市里的贫民碰到灾年能吃什么?要么被饿死要么就差人吃人了!

    这个不是危言耸听,按阶级划分,时下中国的社会最穷的并不是贫农,而是另外两种人,这两种人是雇农和城市平民。

    这是因为那就是贫农总还是有几分薄田的。

    可是雇农和城市平民却一无所有,一旦不能给有钱人家扛活了,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三种结局。

    这三种结局就是人吃人、饿死、造反!

    “没事的,我和你一起走吧!”赵一荻返了回去,在黑暗之中握住了何玉英那还在发抖的手。

    于是,众人不再说话,继续前行。

    “赵姐,我不是怕死人,刚才我摸到的好象是人脑袋,光剩骨头了。”何玉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赵一荻握住后好了一些低声解释道。

    “注意行军纪律!”可是没等赵一荻回话呢,走在最前面的周让有些恼怒的说了一句话。

    所有人都听出了周让的不满,赵一荻没有再说话,只是用自己的手用力的握了一下何玉英的手。

    于是,行军队列中再没有了声音,又变成了那沙沙的脚步声。

    又往前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周让把话传了过来“小心点,又到树林了。”

    这无疑是周让怕再弄出动静来所以先提醒了一下。

    众人无语接着前行,这个树林并没有多大,一会儿就走了出去。

    可是这时周让却已经叫“停”了。

    “怎么了?”汤小饼轻声问周让。

    “别吭声往前看!”周让回答。

    于是众人又向前看去,这时他们才注意到远处的黑暗之中出现两个淡淡的光点。

    何玉英一直攥着赵一荻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下,那是灯吗?她没有看明白。

    也难怪何玉英没有看明白,至于其他人却是都懂的。

    那两个光点就是灯,只不过那是水银灯。

    那种水银灯在被通上电后会有预热的一段时间,然后才会慢慢变亮呢。

    何玉英是农村人,电灯泡她都是到了哈尔滨后头一回看到,却又哪见过水银灯?

    两盏水银灯渐渐的亮了起来。

    而这时最前面的周让却已经卧倒了,后面的人不由自主的都跟着趴了下来。

    两盏水银灯在距离他们四五百米左右,灯光很亮,雪亮雪亮的那种。

    可最重要的并不是那两盏雪亮的水银灯,而是那两盏水银灯却是安放在了一个三层楼的顶端。

    在那两盏水银灯的照耀下,他们才发现前面是好大一片建筑,有三层楼,有厂房,有平房,有炮楼,还有三个几十米高的大囱!

    雪亮的灯光,黑乎乎的建筑物的影子,此时看来是那么的狰狞。

    在那灯光之下,他们还隐约看到了有日本兵的身影,院子里还停着几辆卡车。

    “我再往前摸一下,看看什么情况,你们都小心点,不到迫不得已千万别开枪。”周让说道。

    “小刀,太危险了吧!要不咱别找了。”丁保盛担心的说道。

    丁保盛所说的正代表了大家共同的想法。

    现在,别说是何玉英了,就是周让这几个小弟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跳得快了。

    他们同样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可是周让还要往前去看看!

    “咱们三个把手枪的保险都关了,周让你不要靠得太近。”赵一荻也说道。

    “没事,那里有蒿子。”周让解释道。

    听周让这么说,众人才看到,果然在这片小树林和前面那片建筑之间有一片蒿子的。

    原来周让也不是蛮干。

    周让此时也想明白了,如果芦杆儿真的被日军抓到这里,凭他们这几个人是真的救不了了。

    就看那建筑物也知道这里日军绝不会少的。

    周让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前面那就是马蜂窝,那她也敢上前捅上一捅的。

    但是,这个前提是自己得有地方跑。

    若是在哈尔滨市里有无数的人,捅完娄子她可以躲到茫茫人海中。

    若是在野外,她可以藏到莽莽青山里。

    可是这个地方一马平川的,捅完娄子却根本就没地方跑!

    但是,她很好奇,她很想弄清楚这是日军的一个什么机构,怎么还会把附近的村子都给清场了呢?

    “我去了。”周让说了一声,向前爬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