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失踪的兄弟


本站公告

    在天快亮的时候,凄厉的警笛声响彻了哈尔滨道外区。

    大批的满洲国警察着装的不着装已是开始到处设卡了,而个子不高表情严肃的日本特高课的人员也出现了。

    至于原因嘛,那当然是因为哈尔滨道外区一处警察所的三名警察被杀一名警察失踪,四支枪被抢。

    从现场堪察来看,做案分子手段老辣就是奔杀人抢枪去的!

    这还了得?在时下的哈尔滨,对抗日分子的镇压那都到了风声鹤唳的地步。

    就是没有抗日分子,那为了显示自己的功绩,伪满洲国警察都能给你“变”成抗日分子。

    所谓“是中国人就是思想犯政治犯,吃一口大米就是经济犯”,这就是进下治安战的真实写照。

    这回一下子有四支短枪被抢了,三个人被杀了一个人失踪了,这怎么可以?

    那要是那些抗日分子藏在大街上对日本的高官进行暗杀行动,那得给大日本帝国造成多成大的损失?

    于是所有的侦察破案工作就在案发后第二天的凌晨迅速展开了。

    不久,日伪的警察机构便得到了线索,有人反应在松花江边发现了和失踪的那辆警车一样的车辙印。

    于是,这回十几辆警车便赶到了事发地点。

    他们真的就在松花江边的湿地上发现了与警车同一类型的车辙印。

    看那车辙印的指向,那辆车显然被开到松花江里去了!

    那就打捞吧!

    可是偏偏那车入水的那段江段水流急且深,潜入水中的人员根本就摸不到底!

    为了破案前来坐阵指挥的日本特高科人员一边从部队抽调潜水员,一边部置从别的方向破案。

    一时之间,老实本份的当地人又被抓到监狱里不少,整个哈尔滨都被这件案子而搅得人心惶惶了。

    而七天后,在哈尔滨南郊的一片树林里,周让、赵一荻、丁保盛、汤小饼等八个正藏身其中。

    而这其中竟然还有另外一名女子。

    那个女子长得很漂亮,她却是那已经被打死了的背叛了抗日队伍的张忍冬的女人何玉英!

    原来,周让和赵一荻在那个脱身的无名小站所救的那个女人恰恰就是何玉英。

    张忍冬活着的时候还梦想着自己立个功好把自己女人从日本人手里赎出来。

    只是他至死也不知道,自己的女人却是已经被日军当成“慰安妇”塞上火车了。

    若不是因缘巧合,周让和赵一荻救了她,那她最后必是一个受尽屈辱而死的命运!

    至于剩下的最后三人那也是周让在哈尔滨街头打架的小弟。

    周让和赵一荻在摆脱了日军后,两个人不谋而合的选择了往南走进哈尔滨市。

    两个人那是各有所恃啊!

    周让那是在哈尔滨长大的,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她手底下那还真就是有一帮忠心耿耿的小弟的。

    而赵一荻的身份却是南满抗日游击队的一个营的教导员!

    她是被日军抓到后要押往哈尔滨审讯的,巧合的却是和周让他们这批“慰安妇”坐上了同一列火车。

    结果,她们两个却是又互相帮衬的逃脱了出来。

    赵一荻到哈尔滨那是想找党组织的,她是想借助南满省委的交通渠道再返回抗日队伍。

    谁知道,她到了哈尔滨后却发现无法联系到党组织了。

    原来作为联络点的那个地方却是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

    为了帮赵一荻搞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让就动用了自己原来的那些小弟的社会关系。

    这才知道,那里作为联终点却是被日伪的警察机关给发现了。

    那名负责联络的同志一看无法抵抗日伪武装人员的进攻又怕后来的同志不知情,却是自己在屋子里就把房子点着了,而他本人则吞枪自尽了!

    事已至此,本来周让应当和赵一荻何玉英返回部队了。

    可是这时候周让却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自己原来的一个叫外号叫芦杆儿的小弟就在自己返回哈尔滨之前不久被日军抓走了。

    若没碰到也就罢了,可既然碰到了,周让又怎么可能不管?

    为什么雷鸣都加入中国共产党了,可是号称进步女青年还是共青团员的周让就不入党不当军官?

    那是因为她骨子里依旧还有那种从小打架斗殴养成的野性子,她不喜欢被人管着,她喜欢自由作战。

    这回小弟没了一个,作为大姐大的她怎么可以让小弟们失望呢?

    想救自己的小弟没有短枪怎么可以?

    周让和赵一荻逃亡的时候倒是抢了两支步枪。

    但是那三八大盖可是长枪,根本就带不到城市里来。

    而就算带进来你还能把三八大盖伪装成扁担挑着水桶摇该走吗?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周让必须弄到短枪。

    (注:摇该走,东北族,满街走的意思,东北方言里上街为上该,街里为该里。)

    于是“重出江湖”的周让就组织了自己几个心腹小弟实施了这场针对伪满洲国警察的杀人抢枪案。

    自打下乡就一直跟着雷鸣打仗的周让经过战场的锤炼,那脑袋瓜子自然是更灵泛了。

    那个丁保盛本来就是她的心腹小弟之一,至于那个警察的身份那也只是日本人来了之后他自己找的,他也是生怕自己这帮人吃了亏。

    经过了周让缜密的部署,他们三个人不开一枪杀掉三个伪满洲国的警察这个真的不是很复杂的事情。

    那辆警车是周让命令手下人特意开到松花江里去的,从而制造出了他们做案之后向北逃跑的假象。

    而实际上他们却是奔南面来的,因为那个芦杆儿就是在哈尔滨南面郊区被日军抓走的。

    “猴子,你再给我说说,当时芦杆儿和你是一种什么情况。”周让问蓄发

    “当时我和芦杆就是在前面的路上。

    那功夫从北面过来了一辆日本人的军车,那辆车还没有到我们两个身前呢,有一个咱们中国人从后车厢里跳下来逃跑了。

    我们俩就看日本兵端枪在追。

    这事不是打抱不平的事啊,我们两个一看这种情况就往咱们现在所在的这片树林子跑。

    结果日本人开枪了,芦杆儿小腿肚子挨了一枪就摔那里了,我就逃到了这片树林里来了。

    后来,我远远的看到日本兵倒也没杀他,就把他抓到车上接着往南开了。”长得很瘦的猴子脸红着说道。

    他脸红自然是因为自己跑了,芦杆儿却被日本兵给抓走了。

    其实这种情况那都是没办法的事,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枪,那自然是能跑一个是一个的。

    “再往南走吧,看看能不能碰到什么人再打听一下。”周让想了一会儿后说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