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章 巧遇


本站公告

    村子很破,房舍东一个西一间的,排列也没有什么规律。

    有正在院里院外忙活的百姓看着冲进村子的王大力和林毅。

    他们先是露出了诧异的目光,然后便看到了王大力手中的盒子炮,于是全都躲回到了屋内。

    偏偏有一个村民一开始只注意到了林毅,他咋觉得林毅的那身着装那么眼熟呢。

    随即他却是想起,林毅所穿的那套破衣服和拎着破袋子是如此的眼熟,那咋和他们村子的可怜虫所穿的是一样的呢?

    随即他便想起村子里的人说,今天可怜虫是用一件衣服围着那男人的羞处回到村子里来的。

    于是他便明白了是咋回事,心道这两个人不是胡子吧,又来到村子里抢东西来了,于是他也忙躲了起来。

    于眼前这一切林毅自然无感,随着王大力穿过板杖子、篱笆墙便往村子那头冲。

    他们是多么希望能冲出这个村子,可是这时后面便有枪声响起,追兵前后脚就已经到了。

    而再往前看,前方树林处已是出现了伪军士兵端着刺刀向村口冲来的身影。

    前后皆有敌人,他们两个也只能选择左右了。

    他们两个瞥见右面有柴垛还有一片不大的苞米地便也只能往那里跑了。

    只是,两个人才转到那柴垛后面却见一个只穿着个大裤衩子的男人正从那柴垛后面站起身来。

    王大力自然是无感,他还以为恰巧碰到村里人在这里解大号呢。

    可是,他后面的林毅和那个男人却同时愣住了。

    因为,他们两个认识,那个男人正是他今天强行换衣服的那个。

    林毅在一瞬间就注意到那个男人身旁的柴草垛里露出了衣服的一角,而那衣服的颜色嘛,呵呵,正是自己换给那个男人的那套伪军装!

    两个人竟然又碰到一起了!

    在这一刻林毅已是有了瞬间掏枪的冲动。

    自己可是把眼前这个可怜虫的衣服给抢了,此时这个家伙哪怕只要大喊一声,那么他和王大力也就注定无处可逃了!

    可是,王大力却哪知道这事,反而是用急切的口吻问那个男人道:“老乡怎么能逃出这个村子?”

    那个男人一愣,他脸上的表情却同时是慌乱的。

    而这个时候,林毅却是已经以应过来了,这个可怜的家伙为啥跑这来了。

    这个家伙跑到这里哪是解什么大号,他明明是穿着自己的衣服回来的。

    而刚才他听到枪声那肯定也是想到日伪军来围村了,那么当日伪军发现他竟然有伪军的衣服时候他会有什么下场那还用问吗?

    所以这家伙也定是跑到这里来藏衣服来了!

    可是此时没等这个倒霉到一定程度的男人回话呢,那日伪军搜索喧嚣的声音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那个男人此时心中也奇怪啊,抢自己的衣服的这个人明明就是**的,那咋还被**和日本人撵得嗖嗖跑呢?

    “老乡,我们是抗日游击队,你快说从那能出村啊?”王大力见那男人愣眉愣眼的只是看着林毅他自然着急,就又问道。

    “啊!”这时那个男人才如梦初醒,却是伸手一指苞米地。

    王大力心道进苞米地那还用你说啊!

    可是眼见日伪军已经越来越近了,他也只能往那片苞米地里钻去。

    林毅也没功夫和那个男人啰嗦了,他却是一把就拽出了那个男人藏在了柴草垛中的衣服。

    那衣服正好是衣服裤子俱全,不用问那正是自己换给那个男人的那套!

    林毅抱着自己的那套衣服刚要往苞米地里钻,可随即却有伸手一指那男人的脚然后也钻苞米地了。

    那个男人又愣了一下,耳听日伪军已是越来越近,他却也一转身钻苞米地里来了。

    为啥?他才反应过来林毅指自己脚丫子那一下是什么意思。

    那套伪军的衣服是让林毅拿回去了,可是自己的脚丫子上穿的那双格外挤脚的鞋子却也是林毅的。

    他当时在山上捡柴,那总不能光着脚丫子光着屁股回村吧。

    所以他是穿着林毅留下来的鞋子,用林毅的上衣围住了腰间跑回到村子里来的。

    刚才他听到了枪声,他搞不明白是不是**来找自己穿回来的那套衣服了,但他也知道就这事要是让日伪军发现了那也了不得。

    所以正如林毅所推断的那样,他还真的就是到这里来藏衣服了!

    只是他刚把衣服藏起来,还没等脱鞋呢,就又和林毅又撞上了。

    由于日军现在很重视伪军,所以伪军现在穿的鞋那也是制式的那种胶皮底的鞋,而且还是系鞋带的。

    此时他听着搜村的日伪军弄出来的动静,林毅不知道可是他却是知道的,那日伪军和自己也只是隔着一家的房子罢了。

    现在想脱鞋都来不及了。

    一慌之下,于是他便也一掉屁股竟然也钻进苞米地了!

    那个男人将那苞米叶子撞得“哗啦啦”直响,他前面的林毅一回头这才发现,咦?这个可怜的家伙竟然也跟着钻进来了!

    林毅心道,我特么就是让你把鞋藏起来你特么的跟着我们嘎哈?跟着我们你可能咋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现在再把这个可怜虫再撵出去肯定是来不及了。

    而这时那个男人也知道他们三个处境不妙了,于是他便往前钻,嘴里说道:“快跟我来!”

    咦!此时他所说的这句话却成了王大力和林毅耳中的天籁之声了!

    这块苞米地那也就是村里人家的一个菜园子里种的那么点地,长宽那都没有超过三十米呢!

    那也就是此时正是夏季,那苞米叶子宽大繁茂才把他们遮在这里面罢了,虽然能藏住人可是却架不住日伪军搜啊!

    风水轮流转,此时,这个男人由于熟悉村里的地形却又成为了林毅的救星,世事变化之快那也真是让人膛目结舌。

    那个男人领着王大力和林毅飞快钻出了苞米地,而这时他们就听到后面已是有伪军说道:“进那个苞米地里看看!”

    林毅边跟着那个男人往前哈腰走边又撇了下嘴,说话的人他认识,却是他所在那个伪军连另外一个排的排长。

    “蹲下!”前面那个男人说话了,可是他的话此时却是命令了。

    王大力和林毅两个人急忙蹲下。

    原来出了这块苞米地这面却是不知道谁家种的豌豆。

    豌豆那也是如同喇叭花、爬山虎一样需要架条的,这个季节高度也已经长过了人的腰部了。

    一时之间他们三个人就在那苞米地与豌豆地之间的夹空里穿行。

    苞米地那头的伪军没有人乐意进这苞米地,在他们看来,那他们要是进了苞米地,抗日游击队的那两个人给他们来一梭子那小命可就没了。

    而从另外一侧也已经围堵过来的日军暂时还没有注意到豌豆地和苞米地之间有个夹空却是在别的地方搜索呢。

    只是此时他们三个就已经到走到了苞米地的一头了,那里已是出现在从村外进来的伪军的视界之中了。

    而那头有豌豆架的遮挡一时之间倒是无忧。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