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向导换了


本站公告

    当一只鸭子的叫声是在右面,那么一个人出了院门他的脑袋会往哪面转呢?

    那当然是下意识转向右面。

    而事实也是这样的。

    这名伪军哨兵在把脑袋在向右面转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人正倒拎着一只鸭子在那里“溜弯”呢!

    嗯?偷鸭贼?

    伪军哨兵的脑海里也只是刚刚产生出了这么一个意识,可是随即他的嘴就已经被后面伸过来的手给捂住了。

    与此同时,便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割断了他的咽喉!

    摸掉敌人哨兵时,雷鸣一般会在后面把匕首探到哨兵的前面,一刀直接将对方扎死。

    可是小北风不是,小北风却偏偏喜欢抹喉然后往那胸口再补上一刀。

    因为雷鸣一般时喜怒不形于色,能把敌人杀掉就行。

    而为了摸哨,雷鸣也专门琢磨过日军身高与尸体,所以他下刀的部位从不会出偏差。

    小北风喜欢抹喉,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抹喉保险,对方会叫不出来,让自己象雷鸣那样的一刀毙命他做不到。

    可实际上也只有小北风自己知道,他更喜欢给敌人抹喉。

    因为为了练成一名出色的狙击手他消耗掉了太多的耐心,所以他更喜欢那种摸哨时让敌人有鲜血喷涌的感觉。

    小北风一刀之扯,这名伪军哨兵手松了下来,他的步枪落在了地上。

    不过此时正是夏季,那硬杂木的枪托就是掉到地上也绝没有多大的动静。

    但是,他左手的那盏气死风灯却是被接住了,那是随小北风上来的那名士兵。

    灯光下小北风向院子里瞥了一眼。

    正象那个李福顺所说的那样,院子里两间房子,那自然是一个信伪军一个住日军了。

    至于哪个里面住的是伪军或者是日军,这个还重要吗?

    小北我一挥手,他手下士兵便跑了上来。

    “分成两组,直接手榴弹全部杀掉!”小北风命令着便领着那一个排的士兵从那院门鱼贯而入。

    小北风进院后直奔左面的那个房子去了。

    而他身后的士兵“呼啦”一下子散开,有跟着小北风奔门的,有直接奔窗户去的。

    可就在小北到了那门口的时候,那门却“吱嘎”一下子开了。

    有一名伪军士兵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他的手正伸向了自己的腰带。

    无疑他这是起夜的,可是他嘴里却还叨咕着“这做梦咋还梦到烤鸭了呢?”

    等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小北风左手的匕首刚要刺出,却突然就撒手了!

    他忽然想留个活口。

    他也不再管那向地上掉落的匕首却是直接扑了出去,他的双手直接就掐住了这名伪军士兵的脖子!

    同时,他嘴里喊道:“扔手榴弹!”

    小北风这一嗓子便如在暗夜里打了一声春雷,那两个屋子里的日军伪军同时就惊醒了过来。

    可是,晚了!

    窗户处传来“噗噗”的响声,冒着白烟的手榴弹和手雷随即就被扔进了屋里。

    那手榴弹有劲小落在地上的,也有劲大被甩到炕上的。

    两个屋子里随即就传来了日伪军被手雷砸中时所发出的叫声,可是随即那黑暗之中便有红光一闪同时响起的就是轰然而响的爆炸声。

    本已经被手榴弹和手雷往里塞时撞出了孔洞的窗户纸随即就被那爆炸的气浪吹开了,窗棂木格子更是直接被炸到了院外。

    而此时门侧的地上小北风却依旧狠狠的掐着那名从屋里出来的伪军。

    他在掐住那名伪军的脖子后特意往旁边一拧,那名伪军士兵先是撞在了墙上然后就被小北风扑倒在了地上。

    他必须拧这一下,否则他会和那名伪军士兵一起撞进屋里。

    要是那样的话,反而等于他趴在那士兵的身上给人家当掩体了!

    就是在那爆炸声中,那名伪军士兵仍在奋力挣扎着。

    而爆炸一过,小北风却是喊了一句“不想死你就别动!”。

    这句话却是好使了,这时那名伪军士兵才意识到自己死亡的威胁并不是来自于屋内的爆炸,而是那双扼住了自己脖子的大手。

    于是,他老实了下来。

    爆炸虽止,可是战斗还未停止。

    有士兵将那被爆炸点燃的窗户纸捡了起来直接就又扔回到了右面的那间房子之中。

    于是在那火光之下,有黑洞洞的枪口便从那窗户探进了屋里。

    “啪”“啪”“啪”,有枪声响起,在火光中有那被手榴弹手雷炸伤的伪军随即就被补枪了。

    院外的那名士兵把那盏气死风灯会在了另外一个屋子的窗台上。

    有士兵进屋,将手中的刺刀逐个的向那在炕上地上的横躺竖卧着的日军士兵刺去。

    敌后作战,不是留活口的时候。

    他们是来袭敌的而不是来抓活口的!

    而此时那因为睡前喝水喝多了因为起夜而唯一活下来的伪军士兵已是被小北风用手拽了起来用枪顶在了墙上。

    “说吧,想死想活?”在那气死风灯的灯光下小北风问这名伪军士兵道。

    “我想活你们能放了我啊?”这名伪军士兵到也很光棍。

    他虽然没有看到小北风手下士兵补枪的过程,但他可是在手榴弹的爆炸声后听到了枪声,还听到了屋子里发出了几声惨叫和求饶声。

    可是那又如何,终归那屋子里已经没有他们人的声音了,全都被补枪或者补刀了啊!

    “你带我们去最近的好打的据点我就放你一条活路!”小北风那枪顶着这名伪军士兵的下巴说道。

    小北风手上劲用的很大,那名伪军士兵被迫扬起了下巴,于是他也只能在火光下斜着眼看着小北风。

    如此一来,他那表情倒是和一般伪军俘后的怂样很是不同。

    “老子凭什么相信你?老子不当叛徒!”那伪军说出了一句让小北风愣了一下的话来。

    可是小北风随即却被气笑了。

    “妈了巴拉的,你敢说你不当叛徒?”小北风笑骂道,仿佛听到了一句有生以来最好笑的笑话。

    “老子就不当叛徒!”那伪军真的很硬气。

    “你奶奶个腿的!”小北风大骂了起来,“都来听听,他特么的说他不是叛徒!

    我说你特么的就是一个叛徒!

    你没给二鬼子当叛徒,可你特么的是中国人的叛徒!”

    小北风在骂了这两句后,他的火气已经被撩了起来。

    “你爹妈可能姓张姓李姓王姓马,可你爹你妈可不姓高仓,也不姓龟田,更不姓小野!

    那日本人堵裤裆的那是布条子,你特么穿的是大裤衩子。

    那日本人都是小矬巴子,可你的个子就象一头驴。

    为啥你象一条驴?不光是因为你个子高。

    还因为你特么的没种,你特么的就是中国人的叛徒!

    给我拿刀来,老子今天生片了他!”

    那名伪军成功的激怒了小北风,小北风直接就撤枪改摸刀了。

    小北风如果不急眼自打跟了共产党打鬼子后倒也有老兵的样子了。

    可是这伪军今天一句“老子不当叛徒”却是把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土匪气质又勾了出来。

    而此时这名伪军已是被暴怒的小北风骂了一个哑口无言。

    小北风骂的没毛病,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不管自己姓什么可是绝对姓不到什么高仓小野上面去!

    那自己可不就是中国人的叛徒?

    此时战场已经打扫完毕了,郭进喜跟两名士兵耳语了几句,那两名士兵走过来终究是把小北风架到一边去了。

    而这时郭进喜对那个已经被小北风骂得狗血喷头的伪军士兵说道:“你领我们去打日本人。

    完了我放你一条生路,再给你一支盒子炮,你乐意上哪就上哪去,怎么样?”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