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一名士兵的逆袭(二)


本站公告

    那三个二鬼子千万别现在就回来,再走远一点,王大力在心里叨咕着,他盼着那夜色完全黑下来。

    王大力原来一直跟着北风北了的。

    如果不是小北风带着他们加入了特务连,王大力知道自己不会投降伪军,但未必会主动再把日军吸引回来。

    而他加入了特务连后,他觉得自己已是和原来的那个自己——山林队中的一个小崽子不一样了。

    他打内心时是想抗日的,他也始终觉得自己和当了叛徒最终死去的张忍冬不是一类人。

    可是,还有一点是他既不想当叛徒又想成为英雄的原因。

    那是因为,他随着小北风在抗日游击队秘营修整的这段时间里,他喜欢上了大姑娘队的一个女兵。

    事情也没有多复杂,他帮了那个女兵打过一桶水,而那个女兵则是帮他缝过一回衣服。

    虽然也只是这么一回接触,可是他觉得自己就已经喜欢上了那个羞涩的如同邻家妹子的女兵了。

    而那个女兵无意中说起她喜欢象雷鸣小队那样的英雄。

    而也正因为如此王大力便也想做个英雄。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他希望自己下回再见到那个女兵时,别人会告诉那个女兵说,看,他,王大力,就是英雄!

    自己今天的表现应当算是一个英雄了吧,王大力想,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自己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兵在给自己缝衣服的样子。

    这时,河对岸又有日军士兵在说话了,失了会神的王大力这时才注意天真的已经全黑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从那柳毛丛中钻了出来,向河的下游走去。

    可是天黑了,并不是他小心就会不出动静的。

    他一脚没注意便踩到了一个水洼里,于是便发出了“啪嚓”一声水响。

    “什么的干活?”对岸马上就传来了日军士兵的一声喝斥。

    拉动枪栓的声音王大力并没有听到,因为他知道那日军士兵手中枪肯定是早已经顶火了的。

    “太君,是我!”王大力一边拿着盒子炮指着河对岸一边鬼使神差的回应了一句。

    但愿天黑前搜索过去的那三名伪军别听到自己说话,他心里祈祷着。

    可是,出乎意料,王大力的这招竟然见效了!

    那头没了动静,日军士兵竟然也没有再管他!

    对于自己能够如此侥幸的就蒙混过关,连王大力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管是日本鬼子叫“太君”,这还是他在天黑前刚刚从那名搜索自己的伪军和日本鬼子的对话中学来的呢!

    而现在天黑了,日军并没有弄出光亮来,显然那是真的被游击队打怕了。

    黑暗之中,别说多出一束火把,哪怕就是多出一个烟头的红光,也许就会招来游击队的一发子弹呢!

    “啪嚓嚓”,王大力耳朵细听着身后的动静自己的脚上却不再避讳的弄出声音来,而对岸的日军也没有再发出询问之声。

    王大力之所以要沿着河岸走,那是他手中的盒子炮也只有枪膛中的这十发子弹了。

    他王大力不是小北风和小妮子这样的人物,他的盒子炮子弹有限的紧。

    为了吸引日军他已经打没了自己一半的子弹,所以他决定往下走走碰碰运气。

    伪军不是在那里被小北风他们隔河伏击了吗?

    刚才那三名伪军听说话的口气那就不象当官的,王大力觉得伪军当官的应当已经被小北风他们打死了。

    伪军当官的也应当同样用盒子炮,他希望能在那里找到盒子炮的子弹。

    他王大力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想要成为英雄,那就必须得有子弹,以自己的本事做不了那种空手套白狼的英雄。

    应当差不多了吧,在走出去一百步的时候,王大力把斜背着的盒子炮交到了左手,右手摸出了身上的一把军刺。

    有了刚才和日军打交道的经验,王大力走路时便故意弄出了响声。

    谁敢保证伪军在这里留没留人,或者有没有伤员呢。

    果然就在他又往前走了几步之后,他听到了前方有人说话了:“谁?”

    “我!”王大力应了一声。

    他特意把嗓音变得嘶哑起来,天黑前那三名伪军搜索时他记得有一个就是这种嗓音,所以他印象很深。

    “艹,吴哑子你特么咋才回来?把你的烟给我一棵,痛死老子了!”那个声音说道。

    而这时王大力已是走到对方的身边了,嘴里却是装模作样的装着找烟的口吻接着说:“哪儿去了?”

    其实正常来讲,王大力觉得自己的回答应当是“这时候你敢抽烟你不要命了?!”

    可是他不敢多说话,言多必失!

    而这时他便把左手的盒子炮轻轻放下章并将手往前递去,嘴里还说着“给!”

    于是,黑暗之中,属于不同阵营的两只手在摸索中便碰到了一起。

    “哪特么有?”那名伪军摸到了王大力的手却没有碰到烟气得骂道。

    可是通过摸那名伪军的手王大力已是确定了对方对方在黑暗之中是坐着的了。

    于是,他不再犹豫右手军刺一挺便狠狠的扎了过去!

    黑暗之中那人哪料到这突如其来一击,随即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坏了,扎骨头上了!

    王大力感觉到刺刀并没有刺下去,此时他已经断定自己这把刺刀定是扎在了对方的胸骨上。

    可是,这个时候,王大力怎么可能再停下来?

    他抽回军刺冲前方就又是一下,这回他扎准了,他手上有了利刃入肉的感觉,而这名伪军的第二声惨叫随即就变成了闷哼!

    第三刀,第四刀,那名伪军终于是没了动静,可是这时远处有日军士兵的喝问声响了起来。

    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不知道怎么的,在这关键时刻王大力却是想起来自己在山林队里学到“知识”。

    他直接就趴了下来,但愿没有别的伪军的伤员了,他在黑暗之中开始伸手乱摸。

    而在他摸了一手血后,他才意外的发现,原来被自己刚刚刺死的家伙就是军官,因为他摸到盒子炮的木盒子了。

    而且,更加幸运的的是,那木盒子就装在了盒子炮上!

    远处的日军已经向这里开枪了。

    那“叭勾叭勾”的枪声在寂静之中份外刺耳,那拖着红线的弹头在夜色中份外醒目。

    子弹必须有!

    王大力都快喊了起来,随后他真的就在这名已经被他刺死的伪军军官的腰间摸到了子弹盒!

    哎呀我去!你特么的非得用日本人的子弹盒装盒子炮的子弹嘎哈?

    你要装那也装大尾巴驴,你非得装日本人的那小矬巴子嘎哈?!

    王大力直接就弃了手中的刺刀,摸索着就解开了这名伪军军官的腰带,把那个套在腰带上的弹盒摘了下来。

    “啪啪”,远处又有枪声响起,那是那三名伪军士兵也在返回了。

    可是王大力还想要那把盒子炮呢!

    他伸手摸到了这名伪军军官肩头的挂盒子炮的皮带往上一扯那自然已是从对方的脑袋上摘下来了。

    日军伪军都在向他这里射击,子弹“嗖嗖”的在他身边飞过

    可要了命了!

    王大力真着急了,他用力就那么一拽!

    他还真就把盒子炮拽下来了,可是黑暗之中,他没有想到拽下来的如此顺利。

    骤然失力却是把他直接就闪了个跟头!

    而他刚摔在地上,恰恰便有一发子弹贴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

    逃命要紧!

    盒子炮和子弹都弄到手了的王大力连滚带爬的就向山野之中去了,而他的头上已是被子弹穿行的红线织出了一张网!

    (注:小矬巴子,东北话,矮个子的人)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