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割头


本站公告

    当鲁超看到日军步枪上的那刺刀都冷静了下来。

    这时他才弄明白,原来这个所谓的胡家集开集原来是日伪军演出的这么一出闹剧。

    日军的目的无非是两个,一个是制造出一个虚假的赶集的事情来,然后拍几张照片,意思是在日本人的管理下东北现在很好。

    而当日军把那照相机收起来的时候,那才是他们另外一个也是最主要的目的。

    那就是,把雷鸣他爹拉出来一方面敲山震虎宣扬雷鸣小队现在已经没有战斗力了,另外一个则是吸引雷鸣来救。

    如此说来,雷鸣应当没事,鲁超想。

    而这时老鹞子轻轻用胳膊肘拐了一下鲁超,鲁超忙往旁边退去。

    这时,那匹马拉着那个老头已经过来了。

    那个老头显然已经摔过好几个跟头了,身上虽然没有血迹但衣服上却已是脏兮兮的了。

    岁数大了肯定体力不就,他也就是被那绳子拽着勉强才能跟上,才不至于被前面的那匹高大的东洋马拖倒。

    而鲁超则时蹲了下来装出一副提鞋的样子,待到那老头马上走到他身边时他才仰脸看去。

    原来,那个老头体力不支,那头自然是低下的,所以鲁超就看不大清他的模样。

    而他蹲下却正是为了看这个老头的这张脸。

    鲁超也只是这一扬头便已经把这个老头的模样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了,这个老头十有八十真是雷鸣的老爹。

    虽然那老头由于岁数和长年耕作在外面风吹日晒的关系脸上的皱纹如沟壑纵横一般。

    但鲁超肯定,雷鸣真的和这个老头长得很象!

    鲁超自然是没有见过雷鸣的父亲的。

    但是,他却也听雷鸣说过身世。

    雷鸣在家最小,排行老六,所以大家才喊他雷小六子。

    他家算雷鸣那是哥六个,而雷鸣由于最小,今年也就十八,但是他父亲六十来岁那是绝对能有的!

    鲁超既然已经确定了这个老头就是雷鸣的父亲,就也不在看了,却是思索了起来。

    鲁超那可是雷鸣小队的三个狙击手之一,论心理素质上的稳健他那比小北风还要好上一些呢。

    他开始观察地形思索怎么把雷鸣的父亲救出去了。

    不过,观察了一会儿,他便发现,想现在把人救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别说就眼前这两个一向以插科打诨为强项的货和自己在一起,就是雷鸣在也不行。

    这里的地势太平了

    看来还得另想办法啊!鲁超想。

    可是,就在这时他看到那名穿绸衫挂盒子炮的翻译官却是照着本就走路走得踉踉跄跄的雷鸣父亲又踢了一脚。

    而他嘴里还骂着:“你个老东西快点走!赶紧让你儿子过来投降,也省得你遭这个洋罪!

    你儿子要是不来那就把你天天拉出来转悠!”

    雷鸣的父亲本就岁数大了体力不支,被那翻译官一脚就踢倒在了地上。

    幸好集上人多,拖着他的马走的并不快,他这才努力的以肘拄地爬了起来。

    鲁超火气当时就上来了,人都有点被气哆嗦了,那脖子上的清筋都跳起来了!

    这时一直在观察鲁超表情的老鹞子忙轻轻碰了一下鲁超却没有说话,周围都是人他也没法说话。

    但他那意思无疑是告诉鲁超要忍!

    老鹞子和雷鸣小队的人都在一起混这么长时间了,听对方说那个老爷子是雷鸣的爹又见了鲁超的表情,他又怎么可能想不清是咋回事。

    鲁超蹲在地上连做了几个深呼吸,他脸上的红晕才慢慢下去了。

    然后他站了起来扫了一眼周围的日伪军,见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便在老鹞子耳边耳语了几句。

    老鹞子有些吃惊的瞪大了眼睛,那眼神的意思无疑是,这能行吗?

    可是鲁超随即冲着他一瞪眼,老鹞子不敢吭声了。

    日军依旧在拉着雷鸣的老爹在游街示众,而鲁超他们三人却是已经向集市的外围挤去了。

    又过了有十来分钟,那名日军中队长见粉饰满洲和平和拉雷鸣父亲游街的目的也达到了,便下了个命令集市可以散了。

    于是,老百姓们纷纷散开。

    胡家集里的百姓自然要拿着自己的那些蔬菜瓜果回家,而来自四里八乡的百姓自然都顺着大路往镇外走了。

    “大叔你这把镰刀不错啊!”随着人流往外走的鲁超眼见一个老头拿着一把新镰刀便搭茬道。

    那老头看了看鲁超没吭声,这把镰刀是他刚买的那可不是不错嘛。

    “大叔啊,能给我看看你的镰刀不?”鲁超很是有礼貌的和那个老头商量。

    那老头看了看鲁超,虽然心里不情愿还是把镰刀递了过去。

    谁料鲁超在右手接过这把镰刀后,那握起来的左手却已经碰到了那老者的手上。

    那老头感觉自己手里便被塞进一物,低头一瞅却慌忙又把手攥上了,因为那却是块现大洋!

    日本人在伪满洲国发行的是绵羊票子,那怎么可能让老百姓用现大洋?

    当然现大洋(即银元)的购买力是最强的,但那也只是私下交易罢了。

    “大洋归你,镰刀归我,老子要杀鬼子,你快走!”鲁超在那老头耳边耳语道。

    那老头一愣,伸手捏了捏那块现大洋,他再看鲁超已经不理他了将那镰刀背在了身后正迎着一名日军士兵慢慢走了过去。

    那老头一哆嗦,终于是体会出了什么,吓得他赶紧把那块现大洋揣进了兜,自己则是快步向前走去。

    他马上就超过了走的很慢的鲁超,又走了十来步便与对面一面横端着三八大盖的日军士兵错身而过。

    为了不让来“赶集”的老百姓跑,这名日军是在最外围拉警戒线的。

    现在集市结束了,这名日军士兵恰恰是最外面的一个所以走回来得自然最晚。

    看着眼前这名日军士兵戴着钢盔凶神恶煞的样子,老头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被吓得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刚才那个小伙子是说他要杀鬼子吧,我没有听错吧!

    那老头感觉自己怎么就跟做了梦似的呢?

    他再次攥了攥插在衣兜里的手,嗯,是大洋,真的。

    可是,他终究不放心,于是他在与那个日本兵错肩而过的时候便回头观望。

    只是,他一回头之际,恰哈看到鲁超已是绕到了那名并排走着的日军的身后了。

    然后他就见鲁超手中的镰刀突然就从后面伸了过去,那崭新的镰刀头直接就割在了那名日军士兵的脖子上!

    哎呀妈呀!真杀人啊!

    那老头眼见着那血顺着自己那把,不,顺着那个年轻人那把镰刀上就流下来了。

    他终于醒悟了过来,转身撒腿就跑!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