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雷鸣的老爹


本站公告

    “卖黄瓜了啊,卖于带花顶刺儿黄瓜咧!”

    “卖老豆角嘞!卖新鲜的老豆角子嘞!”

    “我艹,还新鲜的老豆角子!这都什么玩应啊这叫!”旁边有人叨咕道。

    “卖芹菜嘞!”

    “大把的小葱给钱就卖了啊!”

    刘小欠的脑袋瓜子那是真活,他用食盐为诱饵,成功的分化了老百姓,于是镇子里的老百姓自然就高喊了起来。

    “昔有孔老夫子听乐音三月不知肉味,今有东三省老百姓三月不知盐味啊!这世道,这都叫什么事啊?!”

    有一个穿着洗的发白的长衫的老头暗叹道,而在他的面前却是放了把韭菜。

    他是这个镇子里唯一开私塾的老学究了。

    教书者那是斯文人,他又如何能舍下这张老脸来为了那口盐去和别的老百姓去一起喊呢。

    而今天号称胡家集开集,十里八乡听说这里有集那都往这里赶,尽管来了之后眼见只卖蔬菜想走却不让走了。

    想当初日本人没来之前,谁不知道他的清誉呢,你让他如何能舍下这张老脸象别人那样为了口盐在十里八乡人的面前去叫嚷?!

    更何况,他还是读书之人,却是知道什么叫“气节”的。

    “这位老先生,您怎么不喊两嗓子呢?听说谁喊的响日本人给发盐吃呢!”有人蹲到这个老头面前好奇的问道。

    那老者摇了摇头却没有吭声。

    那人见这老者不吭声,却是抬头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人交换了下眼色。

    “看这位老先生也不容易,你帮喊两嗓子吧!”他身后二人中的一个说道。

    “好嘞,看我的,我这个人老热心肠了!”那个蹲着的人一听便笑了。

    他却是站了起来大喊道:“卖老苞米嘞!卖麻脸土豆嘞!卖红鬼——土豆,卖红土豆嘞!”

    他这一嗓子喊的很响,喊的不光响,喊的那东西也是与众不同,一下子却是把周围人的目光都聚了地来。

    就他这么一喊,别人不看他那才奇了怪呢!

    一,现在正值夏季,那苞米还没长成呢。

    一咬一口包浆,谁会舍得往下摘?那地里的土豆子眼现在也就长得跟龙眼儿似的谁又能往外抠?

    二,他刚才可是喊了一句犯忌讳的话。

    只因为他喊土豆时差点喊出一句“红鬼子土豆”出来。

    所谓的麻脸土豆、红鬼子土豆那是东北所种的土豆中的品种。

    麻脸土豆那是指土豆皮外面跟长了麻子似的,这种土豆烀出来之后会起沙,就象西瓜那种起沙,东北话讲叫“面”,吃着口感好。

    而红鬼子土豆那也是土豆中的一个品种,之所以叫“红鬼子”,那是因为它的皮儿是红色的,这种土豆吃起来也“面”。

    但是,问题是这个“红鬼子”和“日本鬼子”的“鬼子”那可不是谐音的问题,那根本就是那两个字!

    这要是他把那“红鬼子”三个字喊全了,那不就等于在这个集市上“啪啪啪”的抽日本鬼子的耳光吗?

    那伪军的便衣队的人完全可以因为他这句“红鬼子”就把他抓大牢里去!

    那要是真被抓进去了,你不花钱往外赎人家怎么可能放人?

    只要进去那不死也会被扒成皮的!

    这个大集上的十里八乡的人其实那都是被日伪军骗来的。

    家里缺盐的谁不希望能买点盐回去?

    可到了这里一见只卖疏菜就明白却是被日伪军给诓了,他们自然想走,那家里的农活可还没干呢!

    可是,来了容易想走却难,日伪军却已经是把大路一封许进不许出了。

    乌泱泱一大片,这老百姓没有一千那也有九百了。

    他们一见日伪军不让走也只能在这片空地上瞎逛。

    那在跟前的是看明白咋回事了,远处的却不知道,一听有人卖不可能产下来的土豆苞米他们又怎能不好奇。

    于是老百姓便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一时之间,那个老学究面前人却是已经多了起来。

    而这时那刚才喊话之人却已经站了起来和身后那两个人出了人堆往别地方溜跶去了。

    “老鹞子,你的瑟,咱们出来那就得小心,你出什么风头?!”这时那两个人中便有一个年轻人低声训那个刚才喊卖土豆子的那个。

    没等那老鹞子接话呢,旁边之人却是说道:“鲁超你别训他,我给你讲个笑话,你听不?”

    “你也没有什么好屁,不听!”那个鲁超气道。

    那个鲁超,哪个鲁超?正是雷鸣小队的那个鲁超!

    而那个老鹞子正是山林队的那个老鹞子,另外一个人则是老鹞子的老搭裆秦立贵。

    鲁超二蛮子他们这些人在埋了二老牛和桩子后便暂时跟老鹞子的那支山林队呆在了一起。

    而这回,他们却是出来想给那支山林队打探情报顺便寻找抗日游击队的消息来了。

    他们也听说胡家集这里有集市知道这里人多便也过来打探消息了。

    只是到了这里之后他们才发现他们三个人和老百姓一样那也是上当受骗了,可现在也没法走脱了便也在这块空地上逛了起来。

    “别的啊,可有意思了,你听我给你学啊!”秦立贵拿眼睛瞄了一眼远处的端着枪的日伪军笑嘻嘻的接着说。

    他也不管鲁超听不听,就自顾自的白唬开了。

    “说咱们这个老鹞子啊特别爱凑热闹!”秦立贵说道。

    鲁超现在和老鹞子和秦立贵在一起也混了几个月了,自然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德性。

    这俩人那就是一对最佳损友,那嘴一个比一个欠,此时他也懒着理秦立贵便不说话。

    而老鹞子和秦立贵那早就闹习惯了,就在一边嘿嘿嘿,也不以为意。

    “有一回啊,我和老鹞子出去,就看那大道上围了一圈人,说是出车祸了!

    我不想看,可是老鹞子有热闹不看那心里多刺挠(nào)啊!

    他就往里面挤。

    可是人围得太多了,你看他长这小个子精瘦的哪能挤过人家啊!

    他咋挤也挤不进去。

    于是,他灵机一动就大喊了一句‘全给老子让开,被撞的那是我爹!’

    他这么一说别人愣眉愣眼的就看他就让开让他进去了。

    他进去看就见路间啊,嘿嘿,你猜是个啥?”

    秦立贵开始卖关子了。

    可是这时老鹞子就伸手来堵他的嘴了,他们两个那是其中一个一撅屁股就知道能掉几个羊粪蛋儿的交情,他如何猜不到秦立贵下面定然不是好话!

    秦立贵对老鹞子却是早有防备,“嗖”一下却是躲到孟超那头去了,嘴里却是小声说道:“那被车撞的是条狗!”

    鲁超没好气的瞪了秦立贵一眼。

    都是老江湖他又如何能猜不出来?

    果然被秦立贵给编排了的老鹞子不干了,张嘴就骂:“秦立个棍儿,你奶奶个腿儿的,你特么的糟烬我!”

    “都小点声,非得让别人把你们两个记住啊!”

    鲁超是真来气,要不是此时是在这个大集上,他都想说了的,土匪就是土匪,这什么场合?!

    老鹞子吃了亏又气又恼,还不敢使劲闹,正想辙呢。

    这时候就听有人喊道:“都让让啊!都让让!大日本皇军给你们这些顺民照相来了!

    另外,你们看到这个马后面拴的这个人了吗?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一听有伪军喊话了,老鹞子和秦立贵也不闹了便和鲁超都往喊话的地方望去。

    那喊话的正是那个翻译刘小欠。

    而这时鲁超他们三个才看到有日军胸前挂了个方匣子。

    那东西老鹞子和秦立贵是不认识的,可是鲁超却认得,那是一个照相机。

    他们雷鸣小队打鬼子的时候没缴获过相机却缴获过照片,所以孟超倒是听周让说起过。

    而这时有维持秩序的日伪军端着上了刺刀步枪就往两边扒拉人。

    这时鲁超他们三个就看到过来了一匹马,而那匹马后面还拴了一个人。

    只是那个人分明是一个六十多数的老头,脸上净是褶子。

    三个人交换了下眼色,都看出了相互之间的疑惑。

    他们起初以为日伪军是抓到了游击队或者山林队的人了呢,可是眼见那人有六十多岁在马屁股后面踉踉跄跄的样子又觉得不象。

    抗日队伍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岁数的,那是不可能的!

    这岁数体力根本就不行,是架不住日伪军在后顺追的。

    难道他是游击队的交通员?

    鲁超正想着,却是听到那名翻译又喊了起来,只不过那翻译一喊鲁超就觉得自己脑瓜子“嗡”的就是一下子。

    多亏来之前他们三个把枪都放在躲在镇外山林中的二蛮子他们那里了。

    否则,鲁超都能直接把枪拽出来!

    “你们都听说过雷鸣小队吧?

    告诉你们和皇军作对那是没有好下场的。

    雷鸣小队已经被皇军打垮了打散了,现在马屁股后面的这个老头就是雷鸣的老爹!

    皇军说了,有看到雷鸣的告诉他一声,他再不投案,就把他老爹给毙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