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毒气中的逃生


本站公告

    雷鸣是隐隐的听到了那声手雷的爆炸的,但他并没有着急赶过去。

    既然有一颗手雷炸响了,那证明自己拿手雷当地雷用的这招还是管用的。

    那个入口处不还有别的手雷和刺刀呢吗?

    再说,日军就是通过那入口处摸到这里也得有一段时间。

    山洞里的地形谈不上错综复杂,但没有照明的情况下日军想摸到雷鸣现在的位置那也是有难度的。

    雷鸣那也是通过火折子上火苗的指引才找到这里来的。

    日军会在这个山洞中弄出亮光前进吗?

    雷鸣觉得日军还没有这个胆量。

    他和日军做了一个换位思考,有火光,那就必遭枪击,那想进到山体里面来那也只有摸索着前进。

    所以,雷鸣依旧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此时他刚刚把通向山洞入口方向的一小段山洞堵上了!

    是的,他在山洞宽敞的地方抠了些土石将一段两米多长也就能容一个人爬过的地方堵上了。

    他是害怕日军从出口处再挖进来,可不想两头作战。

    他在里面好堵,如果入口处日军进来却不好挖。

    因为他是从洞穴宽敞处取土,可日军想要从那只能容一个人钻过的地方就得把土石弄出去,这可就费劲了。

    因为日军只能把土往后倒开,那里太狭窄,日军就是想抠出一把土来那也得往身后递!

    见暂时解决了后顾之忧,雷鸣这才往回赶。

    也就走了几十米,他便又回到了那个通风口处,开始用刺刀往那个通风口处掘进。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他的打算是,如果日军今天强攻,那他就和日军在山洞里周旋,然后再想法弄一套日军的衣服。

    这样自己就可以假扮成日军在今天天黑以后乘着夜色从自己挖开的通风口处遁逃。

    反正自己今晚一定要逃出去。

    如果总在这山洞里呆着,自己就算不被日军打死也会饿死。

    至于说援军,雷鸣是不想的。

    这事还得是立足于自立更生,有外援当然好,可没有外援自己就不活了?就不和日军斗了?

    如果武更他们能够给自己提供帮助当然好,可是自己却必须从最坏处着想!

    既然日军已经触响第一颗手雷了,那么也快进来了。

    哎呀,自己现在可是一天一宿没吃饭了,都饿了,那块马肉干还没有来得及吃呢,再挺挺吧!

    雷鸣,忍着肚口饥火抓紧干活。

    他并不知道,此时山洞外的日军却是已经把剩下的那两桶毒气搬来了。

    有几名日军士兵还带上了防毒面具,胳膊上还带着防疫给水的袖箍。

    他们是日军的防化兵。

    其实日军的防化兵那都只是一个名称,中国人能给他们用什么毒气?

    就算是过了七八年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军民为了挤走据点里的日伪军所使用的毒气那也只是发臭了的阿猫阿狗的尸体罢了。

    所以,日军的防化兵倒不如叫毒气兵,那就是个放毒气的!

    可是,日本人偏偏就有这种臭讲究。

    一个侵略的丧失人性的民族偏又爱起些貌似高雅的名字。

    比如,战死不叫战死,偏就叫玉陨。

    象玉石样碎掉陨落,听起来是好听的,可是死了之后就不会发臭?就不会长蛆

    而此时他们毒气部队的人也是如此。

    胳膊上套着那防疫给水的袖箍,可那防毒面具上如同象鼻子一样的管子却是给原本美好和谐的中国山野平添了一丝恐怖的气息。

    那几名日军防化兵一听大队长让他们往山洞里面放毒气,他们却也有招。

    他们用工兵锹将那洞口又挖大了些,恰恰能把那个毒气桶塞进去一点。

    然后除了这几名防化兵,所有日军官兵都退后。

    后面的日军将那桶拔了出来,一名防化兵就将桶盖用力掀开,这时后面的那名日军就将毒气桶往前用力一推。

    旁边又有士兵忙用工兵锹戳土将那毒气桶与洞口间的间隙堵上。

    日军在这个施放毒气的操作过程端的是快捷无比,纵是有少许毒气散逸出来那也无所谓了

    至此,日军就算把这桶毒气施放完了,他们却是把毒气硬生生的憋进了山体之中!

    而此时的雷鸣又哪知道入口外的日军在玩这猫腻都把毒气灌到山体里来了,他却是依旧在用刺刀向那个排放口掘进着。

    那三米来厚的洞壁已是被他用刺刀戳再用手扒抠到一半了。

    眼见快抠穿了,他这才把上半身从那也就比自己脑袋宽了一些的逃生通道中收了回来。

    这还真不能把这个逃生洞抠得太往外,外面那可是山坡。

    万一那要是有日军路过凑巧一脚就给踩塌了,那自己岂不是弄巧成拙?

    雷鸣在衣服上蹭了蹭手,抹了一把头上那由于饥饿所出的虚汗,这才终于把自己一直没舍得吃的那块马肉干掏了出来。

    他用手撕掉了一半把另一半重新揣了起来,然后才开始吃这一天一夜以来自己唯一的一顿饭。

    此时的他自然不知道,在这黑暗的山腹之中有那微绿的毒气正向着自己的位置缓缓飘来。

    那毒气今天飘的比昨天的慢,那是因为昨天那可是过堂风。

    所谓过堂风无非就是空气对流产生的。

    日军怕那毒气飘出来熏到自己的人已是把那头堵住了,空气流通的慢,那毒气自然过来的也慢了。

    吃那也就半个拳头大的马肉干又能用多一会儿,雷鸣很快吃完了。

    吃饱就别想了,感觉自己饥火已经消去一些,雷鸣便觉得自己应当去看看山洞的入口了。

    自己也应当把那个入口处狭窄的那段在里面堵上,让鬼子彻底断了进来的念想,雷鸣想。

    可那样也不行吧,那样鬼子会不会想到这山洞还有透气的地方。

    毕竟一个人把山洞的两头都堵上有可能把自己憋死,这是有违常识的。

    雷鸣这样边想着边摸索着向山洞的入口处走去。

    于是,就在他往前走了不到二十米的时候,他和那片缓缓飘过来的毒气相遇了。

    日军使用的这种毒气是无味的。

    可是那东西虽然不象辣椒面那样的辛辣,但雷鸣也只吸进去了一口他就觉出不对了!

    昨天白天就和这东西打过交道了,这种东西实在是让人难以忘怀啊!

    哎呀,不好,小鬼子又放毒气了!

    雷鸣意识到这点时便跳了起来,转身就往回跑!

    他跑得是如此之快,如风一般的穿过黑暗的山洞向右一拐就跑到了通风口那里。

    而这时他就又愣了一下。

    毒气,过堂风,那毒气不还得奔这里来啊!

    此时的雷鸣又怎么可能知道日军在外面已经把那入口那头堵上了!

    要不,我往别的地方跑,让这毒气从这里走过堂风出去?

    而就在他这么一寻思的功夫,那毒气就飘到了。

    雷鸣扭身就想再往山洞里跑,可他刚迈出去一步,就又停住了!

    他一向的冷静和理智再次发挥了作用。

    不对,没有过堂风啊!

    这个念头在雷鸣的脑海中只是一闪,他便猜到了日军很可能把那头堵上了。

    于是,他不跑了,屏着气一撤步,刚想把自己的脑袋插进那个自己挖到一半的逃生通道里,他却是第三次停住了!

    他飞快的的摘掉了身上背着的两把盒子炮却是把上衣脱了下来。

    他先是将上衣和盒子炮往那个逃生通道里一扔,然后这才终于把自己的上半身插到了那个通道里。

    于是,黑暗之中,他象一个根插入到了山体里的棍子了!

    可是他的手却依然在忙,他开始撕衣服,他要用衣服条条把自己身体和洞壁间的空隙塞起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