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纠结的日军


本站公告

    “报告太君,清珠县城被杨宇平攻破,咱们的军械、粮食、物资都被抢走了!”

    “八嘎,山口太君问你为什么不早来报告?”

    “报告太君,我们不是守清珠县城的满洲国军。

    我们也是听到那个方向传来枪声过去查看才得知消息的!

    杨宇平在攻击县城之前切断了所有的电话线。

    我们还看到,有县城方向冲出来报信的满洲国军士兵遭到了杨宇平部队的拦截。

    所以这才赶过来向太君报告的!”

    日军的大队长听着翻译官的翻译,看着眼前这个来给自己送信的伪军士兵,一脸暴怒可却又无处发泄。

    大日本皇军的这回损失大了。

    他这支大队并不是常驻清珠河县城的,也是只为了讨伐杨宇平反日联军才临时入驻的。

    那里并不是他的大本营,可是他们大队的辎重物资却是留在了那里。

    当时他听说雷鸣小队被围就带队轻装追来,那些辎重就留在了县城里。

    换成哪个指挥官都会想,要追击轻车简从的一支雷鸣小队有手下的这一千多人以及必要的作战物资就够了,谁会带那些坛坛罐罐呢?

    现在天都已经快黑了,雷鸣小队仍然没有被消灭,而他放在清珠县城的辎重物资却被杨宇平给抢走了!

    可是他虽然暴怒,偏偏却又无法发泄。

    如果按往常的习惯,他自然会给来报信的伪军一顿大嘴巴子。

    可是,人家这个伪军还说了,人家只是外围据点的,你打人家一顿没有理由啊!

    如果有功不赏有错不罚,那么满洲国军那也会心生怨言的!

    现在看皇军高层的命令还是对的,想要彻底剿灭杨宇平的土匪部队,那还是要依靠本地人的。

    而对面的雷鸣小队也肯定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否则,人家为什么会把带路的满洲国军都给打死了呢。

    现在天可是快黑了,虽然县城已经被攻陷了,估计杨宇平已经把县城里的物资劫掠一空了。

    说一千道一万,这是自己围剿雷鸣小队付出的巨大代价。

    可自己所付出的代价还不只是县城方向的,还有眼前的。

    围了雷鸣小队一下午,发动了几回进攻,连毒气都用上了。

    可是自己这一方除了战死了一百多名士兵外,雷鸣小队却是依旧藏在了那莽莽青山之中。

    早知道雷鸣小队如此之难缠,自己还真的就不如派大队全部压上直接攻山了。

    如果那样打的话估计也只是阵亡一二百名士兵,可至少自己就可以把雷鸣小队消灭了。

    结果现在倒是好,自己人没少死,可是雷鸣小队却依旧安然无恙!

    可是,事已至此,悔之何用。

    县城那头虽然已经被杨宇平部队给攻破了,自己也不能不管,对面对雷鸣小队的攻击依旧要继续。

    日军大队长终于是拿定了主意。

    于是,他又下达了两道命令。

    一,派一个中队回援县城。

    二,其余部队依旧围住雷鸣小队所在的那座山,待到天黑部队全员压上,争取把雷鸣小队全部消灭。

    你雷鸣小队不是枪法准吗?这回我天黑再发起进攻,看你还能如何应对?

    在这名日军大队长想来,天黑了,自己部队就可以运动到那座山上去了。

    纵是你雷鸣小队枪法准弹药足,可是黑暗却会暴露你们打枪的位置。

    我就是一命换一命,也完全可以把你们这个大日本皇军的心头之患打掉!

    可是,自己又有一阵没有发动进攻了,对面山上的雷鸣小队不会又在耍什么花招吧?

    想到这里的这位日军大队长又开始犯寻思了。

    这帮山林土匪真是狡猾大大的,雷鸣小队更是大大的狡猾。

    此时的日军大队长下意识里都有些佩服这支雷鸣小队了。

    他知道,假如是自己带着一支小队被支那人这样围攻,自己也绝不能比人家做得更好。

    虽然,雷鸣小队这种不肯当面锣对面鼓的打法让他很是不屑。

    和雷鸣小队打仗真的是一件烧脑的事情啊!

    “命令重机枪再次射击!”这名日军大队长再次下令道。

    “山口少佐,咱们是不是等天黑再打?”有手下军官建议道。

    他们委实让雷鸣小队的枪法给打怕了,士兵已经露出畏难情绪了。

    那次往那山前送毒气桶的行动是日军攻击到距离前面那座山最近的一回。

    而至于其余几次进攻,他们的士兵才露头,雷鸣小队就在八百米外开枪了。

    那枪法真的是太准了。

    枪响必有士兵中枪倒地,等冲到四五百米范围以内的时候,对方的射击便密集起来。

    只要枪响,必有士兵中枪,真的是太可怕了,每名士兵都在祈祷着对方的步枪千万别瞄准自己!

    “现在就打!”日军大队长冷着脸说道。

    主官命令已下,他手下的军官没办法了。

    于是,一分钟后,他们这侧的重机枪就又向那山上“洞洞洞”的盲目射击了起来。

    这回日军的重机枪自然是又换了个位置。

    可是,换了位置又能如何?

    也只是片刻时间之后,就在那重机枪的扫射当中有一声不起眼的步枪射击的声音。

    然后,重机枪又哑了下来,那名重机枪手头部中弹再次陨命。

    这,已经是今天日军死去的第四名重机枪手了!

    而这时,那名日军大队长才吁了一口气,下达了不再射击的命令。

    而趴在刚刚被打死的那名重机枪手旁的备用枪手也同样长吁了一口气。

    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腰上挂的平安符。

    看来从日本本土带来的平安符真的起作用了!

    往常要多牛逼有多牛逼要多酷就多酷的重机枪手今天已是成为了死亡的代名词!

    此时的日军们哪知道,他们部队的主官,那位大队长之所以下达了这样一个射击的命令,也只是在试探一下雷鸣小队还在不在山上罢了。

    最后,他以自己一名重机枪手再次玉陨的代价证实了雷鸣小队并没有长出翅膀飞出那座小山。

    此时他对自己士兵的玉陨都快麻木了,反而因为自己士兵的死证实了雷鸣小队还在有了一种轻松感。

    天快黑吧,天快黑吧,天黑了我们大日本皇军就和你们雷鸣小队一对一的对命!

    那名日军大队长在心里呼喊着。

    只是,他知道自己这话是绝不能喊出口的。

    否则,他就得拔刀切腹以谢天皇!

    一个一千来人的大部队却是要和人家也就几十名的支那小队去对命,这个脸丢不起啊!

    在日军大队长的千呼万唤中,天真的就黑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