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反其道而行之


本站公告

    “别瞎跑!”周让低声说道。

    “咋不跑?”那个女子问。

    两个人也只是说了这两句话就听到铁路那面日军的脚步声又起。

    “跟我来。”周让再次说道。

    刚才那个女子可说了是自己人了,这“自己人”这三个字于周让来讲却是太熟悉了。

    怎么叫自己人?

    刚才自己可是既向日本鬼子开枪又给小鬼甩手雷了,而这个女子说自己人那对方身份还用问吗?

    那怎么也应当是抗日队伍的,因为只有自己人才会说“自己人”呢!

    “上哪?”那女子听着周让碰到柴垛发出的轻微悉琐声就跟了上来。

    “先摸到车站后面去,别说话了。”周让再次说道。

    那女子几不可闻的“哦”了一声,就再也没有问为什么。

    显然她已经想猜到周让的意图了。

    这就是个小站,周围都是旷野。

    谁也搞不清日军能否再弄出什么亮光来。

    那一片旷野之中,如果她们两个被日军发现那可绝对没地方跑了。

    以日军的枪法想击毙她们两个太简单了。

    所以,周让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却是又藏到了那个只是一个平房的车站后面。

    日军自然会认为他们逃向了旷野,所以只会向外搜索而不是围着车站打转。

    这正是灯下黑道理的活学活用,虽然冒险但确实还有生机的。

    于是,两个人便蹑手蹑脚的向着那栋平房摸去。

    这一侧的路灯已经被周让用枪打灭了,那路灯本就不亮这里又是在阴影之中。

    所以她们并不怕被日军看到。

    她们两个绕过那个柴垛时,就见路灯照出来的微光处正有众多日军端着步枪上了铁轨向这面追来。

    可是日军跑得并不快,显然日军也被周让打得怕了,生怕周让趁着黑夜再给他们扔过几颗手雷来。

    周让和那个女子很快便摸到了那个平房的后面蹲了下来。

    而这时便听到房前又有脚步声起,又有光晕移动,吓得她们两个忙向那平房的南山墙处绕去。

    周让是从北面山区被日军当成“慰安妇”抓到火车上来的。

    所以这一路上的铁道线都是南北走向的,那作为车站的平房要面向火车道便是坐东朝西的厢房。

    周让摸到了房子的东南角就蹲了下来,那女子也忙跟着蹲下。

    她们两个不能再往前去了,再往前去就会暴露在剩下来的两盏路灯下了。

    这时两个人回头,就见原来那团光晕却是一名铁路工人拎着一盏气死风灯追了过来。

    那自然是给日军搜捕她们两个照亮用的。

    此时周让和那个女子却是几乎同时用那弱不可闻的声音骂了一句“狗汉奸”。

    “你哪部份的?”那女子随即就在周让的耳旁耳语问道。

    周让一愣,那女子也觉到贸然问有些不妥,却是又自我介绍了一句,“我反日游击队的。”

    反日游击队?

    周让听着了那名字却是想起一支抗日队伍来,便同样低声回答:“我是抗日游击军的。”

    那女子也是一愣,但随即也“哦”了一声。

    显然她竟然也知道周让的队伍是哪支了。

    原来,**在东北的抗日武装由于地域限制,主要区域都多是一名主要领导人各带着一支抗日队伍

    由于现在他们还是都在各自为战,所以为了区别各自的队伍,那所起的各自队伍的名称就有细小的差别。

    比如,牡丹江地区周宝国所领导的队伍叫抗日游击军,而杨宇平所领导的北满抗日队伍就叫反日联合军。

    至于这个女子所报的队伍名字却是又叫反日游击队,却是活跃在南满地区的一支队伍了。

    所谓的南满那自然是指伪满洲国的南部,也就是指哈尔滨及其周围地区。

    这些抗日队伍的名字看似差别不大,可这也正是当前**所领导的抗日队伍还是在各自发展没有形成合力作战的表现。

    周让看向远方,日军已是借着那个气死风灯的光亮开始在附近旷野中搜索自己和身边这个陌生的同伴了。

    她知道,不能再等了。

    于是她低声嘱咐了一句那女子“看着后面”,自己则是抻头向房山南面看去。

    南面依旧可以看到那两盏清清冷冷的路灯闪着昏黄的光,却是一名日军都没有。

    周让便又把那把蒙古剔抽了出来袖在了袖子里便小心翼翼绕过那个墙角贴着南山墙向西面摸去。

    待她绕到了房子的西南角再看时,那火车自然还是停在那里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火车上的头灯也已经熄灭了。

    想来那是火车司机见外面有了枪战怕自己招来无妄之灾就把那灯关了。

    而日军忙着去追捕她们两个人也就没有来得及管那司机。

    而火车外面也没有日军士兵,平房之中倒是有一丝光亮。

    周让又往前走了几步向那那窗户扫了一眼,见那窗户竟然也是窗户纸的。

    屋里只有灯光那窗户纸处并没有人的影子。

    在周让想来那里面就是有工人也不敢把自己放在窗户前面,于是,她又飞快的退了回来。

    “怎么办?”那女子已是跟上来了,就又问周让。

    “咱们过去把火车上的那些姐妹放出来咋样?”周让低声说道。

    “好!”那女子答应道。

    那女子回答的很是干脆利落,这倒是有点出乎周让的意料。

    而此时他们两个正冲着那两盏路灯。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晰,但周让这才看到眼前这个女子三十左右岁的样子,但有着一双黑亮的眼睛,并没有显出逃命的慌张来。

    而那女子这才也看到了周让。

    虽然那灯光只照了周让的半张脸,但周让那脸上的轮廓自然也是好看至极的,美女毕竟是美女。

    可是周让那脸却显得粗糙了许多,那女子也没看清。

    原来周让脸上的血迹虽干犹在。

    周让脸上的血渍那还是被日军抓到之前弄上去的呢。

    周让自知自己都被日军当成“慰安妇”给抓了,那更是不肯洗脸了,万一因为自己长得漂亮让日军色心大发她又该到哪里哭去?

    “火车上的鬼子顶天也就是两个,应当是一头一个,你能干掉一个不?”周让低声问道。

    “有刀还行,空手不行。”那女子回答道。

    那女子的回答不由得让周让又多看了那女子一眼。

    这个女子也不简单啊!

    敢说自己有刀就敢杀死一个鬼子的女人那也绝不是一般女人。

    她开始以为那女子会说不敢呢。

    周让拿眼睛扫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什么趁手的石头什么的,可是她拿手下意识的摸着那墙角时却笑了。

    因为她竟然摸到了几块砖是活的!

    显然这个破车站年久失修,那砌墙的红砖缝上的黄沙已被风雨淘空了。

    周让又用手中的蒙古剔撬了两下,真的就抠出了一块红砖来!

    “刀给你,你去杀车厢里北面的那个鬼子,最好是抹喉不要让他开枪。”周让说道。

    “那你呢?”那女子有些吃惊的问道。

    “我嘛,板砖,我的最爱!”周让很有些小得意的回答道。

    可是她刚说完,却又想到,自己说板砖是自己的最爱,不知道小六子听到了否会生气呢!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