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周让逃跑


本站公告

    “这列火车不知道又拉的是个啥?”一个穿着铁路制服的工人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

    和他一起干活的另一个老工人瞥了他一眼没吭声。

    夜幕已经笼罩了这个小站,他们两个正在那那几盏昏黄的路灯下往火车的煤水处理室里扔煤。

    时下的的火车自然都是以蒸汽为动力的。

    要产生蒸汽那自然离不开两样东西,一个是煤一个是水。

    火车锅炉房里不可能储存过多的煤和水,所以那火车在跑了几站之后就需要重新补充煤水。

    这里也只是一个小站,可是前方再过几个小站却是大站了。

    那站不要说在东三省就是在全中国那也是大站,因为那是哈尔滨。

    两个人虽然是歇一下却也是都端着铁锹呢。

    扔煤这伙不轻巧,换成谁扔快了都得喘,可是让日本人看到他们两个不干活那可不行。

    虽然说他们能够留在铁路上挣点微薄的薪水用来养家,可那也是经过日本人左查右审的。

    本人有抗日倾向的就不提了,那家里亲属有抗日倾向的人也同样不会被留在铁路上。

    虽然只是喘口气,那个老工人也拿眼睛瞟着那后面的车厢呢,这时他就见有一道闪着寒光的东西从车门里递了出来。

    于是,他赶忙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同伴,两个人忙又低头往车上装起煤来。

    那道寒光是车厢里日军士兵步枪上的刺刀,有两名日军士兵端枪走了下来。

    可是两名工人在低头戳煤又抬头抛煤的瞬间却是惊讶的发现从车厢里竟然下来女人了!

    一个女人走下了车厢,紧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可是后面还有!

    不一会儿功夫从那车厢里竟然是下来了足足快有上百名女人了!

    两名工人此时已是看呆了,一时之间都忘了扔煤了

    这日本人拿火车运了一百多个娘们嘎哈?

    而接下来让他俩列震惊的事情却是再次发生了。

    他们两个就见在那日本兵吆喝下那些女人竟然开始脱裤子了!

    于是,他们两个在这一刹那终于明白了。

    原来,这火车上装了好多的女人,而日本兵却是趁着天黑把她们从车上赶下来小解了。

    虽然说路灯昏暗,却也架不住那一趟白花花啊!

    “啧啧啧”那名岁数小些的工人已是开始砸舌了。

    而那个岁数大些的工人却是已经冷哼了一声放下铁锹上火车了。

    老工人很是看不上这个同伴,固然男人好色可也不能如此下三滥!

    你咋不回家看你*你*?!

    “不扔煤上来嘎哈?”司炉工那也是中国人。

    “一大堆女人露着**不好看!”老工人说道。

    那个司炉工也是个岁数大的,他扫了一眼这个脸上有气愤之色的同伴自然了解他的想法。

    虽然现在他们是在给日本人做事,可是,谁家没有娘亲姐妹,可怜那些女人却是受到这种羞辱!

    那个司炉工便站了起来走到一个阀门前,双手一用力便把那阀门打开了。

    于是,这时火车便发出了“哭吃哭吃”的声音,有白色的蒸气便从火车下的排气孔中喷将出来。

    也只是瞬间,那蒸气便在火车周围弥漫开来,那些正在小解的女人们便被那雾气笼罩了起来!

    “我艹!”车下那名正在看得入迷也不怕自己长了鸡眼的工人就骂了一声。

    偏特么这个时候放蒸汽,真是不巧啊!

    可是此时,正排队小解中的队伍中有一个蹲着的女人却已是喜出望外了,这个蒸汽放得真是太巧了!

    她之所以会喜出望外,只因为她是周让!

    周让等待这个脱身的机会已经好久了。

    如果从地域上讲,周让那就是地地道道的哈尔滨人。

    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坐着火车离哈尔滨已是越来越近了。

    可是她一直没有好机会啊!

    每当火车停在一站加煤加水的时候,日军都看得紧。

    而火车跑起来的时候,周让自忖虽然火车跑得慢自己也没有从那火车上跳下去敢保证自己平安着陆的本事。

    所以已经坐了一天一宿火车的她也只能忍耐等待。

    不过,好在她被抓之前还揣怀里半只烧鸡和一些炸花生米呢。

    就在昨夜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她却是把那半只烧鸡吃了,所以以她的体力逃跑是不成问题的。

    既然下车了周让便有了逃跑的准备。

    而恰好那蒸汽又起,这岂不就是天赐良机?

    别的女人在小解,周让却怎么可能,她却是憋着劲准备跑呢!

    周让哈着腰借着那水汽的掩护向车尾方向走去。

    火车上的那个司炉工真的是一个好人。

    他为了保存住这些被日本兵虏掠而来的女人的最后一点尊严,真的就把那蒸汽多给了一些。

    周让借着那水汽的掩护已是贴近了最北面刚小解完正提裤子的一个女人那里了。

    而这时,便就有股风吹来。

    风来水汽则散,而就在这白色水汽消散的一刹那间,周让便和一名横端着步枪的日军士兵打照面了,两个也只有一步之距了!

    “巴嘎!”那名日本兵横端着枪就向周让推来。

    这日军在路灯水汽之中见有一个中国女人哈着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又不傻怎么可能意识不到这个中国人女人有可能逃跑呢?

    在这名日本兵的下意识里,自己推倒一个女人那岂不是简单的很?

    别说这些女人已经一天一夜没给吃喝了,可就是给了吃喝又能如何?

    自己是一名堂堂的大日本帝国的士兵,拼刺刀时比中**人还有力气呢,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是偏偏那股风真的就是一股风,吹过了也就没了,于是那旁边的蒸汽马上就又弥合了过来。

    在这一刹那间,这名日本兵竟然又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过,看不到又如何,他也感觉到自己的步枪已经推到那个女人了。

    可是,终究是没有用上力量。

    嗯,人呢?难道是那个女人往后退了?

    这也只是刹那间发生的事,这名日本兵还在疑惑呢。

    而这时他忽然就感觉到一只手已是抓住了他的脖领子!

    他张嘴欲喊没等出声呢,他就感觉到自己咽喉处已是传来了凌利无匹的剧痛!

    只是那痛来得实在是太快时间也是太短了。

    当这名日本兵在意识里感觉到痛的时候,他已经喊不出来了。

    因为他的喉管和颈动脉都被一把锋利的小刀割断了!

    那把刀叫蒙古剔。

    所谓蒙古剔那自然是中国的游牧民族——蒙古族的剔肉之刀。

    蒙古族性喜食肉不喜吃果疏,而且他们吃肉那肉煮的有个七八分熟便能吃了。

    所以那蒙古人剔肉之刀怎么可能不锋利无匹?

    在那蒸汽依旧“哭吃哭吃”的声音里,没有人会注意到有一名日本兵倒在了地上。

    也没有人注意到这名日本兵的三八大盖加上两颗手雷都被人摸了去。

    周让已是把那把步枪顶上了火接着向车尾方向跑去!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