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巾帼不让须眉(二)


本站公告

    “那你们也一定有神枪手了呗?”一听郑万昌这么说,小妮子眼睛亮了。

    “我们这神枪手,和雷队长还有小北风怎么能比?”郑万昌笑道。

    其实他倒也不是谦虚,虽然说步枪上多了一个放大2.5倍的瞄准镜,但他们枪手的素质确实比不上雷鸣他们。

    一个是训练的不严格,一个是子弹也绝没有雷鸣他们打得多。

    “那没关系的,总之会比一般人要强的。

    我现在有个主意,郑大当家的你看行不行?”小妮子说道。

    “说说,你可是雷鸣小队三当家的。”郑万昌依旧笑道。

    说雷鸣小队有当家的排名那其实就是一种半开玩笑的说法,郑万昌却也是原来听二蛮子提过一嘴。

    小妮子拿人家说自己是三当家的也没办法,这事,没法解释自然也较不了真。

    于是,她说道:“把这六支枪都放到河对岸去。

    一会儿打伏击的时候,鬼子一定会向咱们这头的优击阵地进攻。

    咱们在河对岸利用这六支枪看得远的优势,咱们就在对岸给鬼子打冷枪。

    你看怎么样?”

    “哎,好主意啊!”郑万昌一听小妮子的这个主意,他的眼睛也亮了。

    他马上转头开始看这个地形。

    他们现在的伏击阵地是在一片高岗上面,对面是一条河,日军所要走的路就在这条河与高岗的夹空中间。

    日军往这个高岗上进攻,那可就把后背亮给对岸了。

    对岸有大石砬子,可是这岸上却全是一览无余的有着鹅卵石的滩涂。

    而此时那冰冻的河已经开化了,虽然上面有冰,但日军也绝不敢踏上去。

    如此一来,在河对岸放六支狙击步枪的作用可就大了!

    “行,来人,赶紧去把刘昌明的那枪和人调过来,咱们找个水浅的地方过去!”

    郑万昌是个大嗓门,他这么一喊,北风北这绺子的人就又都把头转过来看了。

    周围的人虽然都让小妮子“撵”走了,可是也都在竖着耳朵听着呢。

    这招儿可是小妮子出的,他们却是听了个明明白白。

    这时,他们才发现,这小北风的媳妇,厉害啊,这小脑袋瓜子里有hè啊!

    (hè,相当于“货”,脑袋里有货即脑袋里主意多的意思)

    “这闺女在雷鸣小队是三当家的怕不是玩笑啊!”这时已经有人轻声嘀咕到了。

    旁边的人点头。

    事情很明显,那要是只是开玩笑说小北风怕媳妇人家才在雷鸣小队里当的三当家的,那为啥这个主意小北风就没想出来?!

    可是紧接小妮子却是又说出一翻话来佐证了他们的验证。

    “原来北风北这绺子的,大家都听好了,我有几句话要说!”小妮子拍了拍巴掌。

    一听小妮子有话要说,北风北的这批人自然那要是听听的,此时他们可是感觉到小北风的这个媳妇可不是一般女子了。

    毕竟嘛,人家那也是雷鸣小队出来的。

    “大当家的没了,现在谁是大当家的咱们也没定。

    但是,大当家在的时候,咱们这绺子在咱黑龙江山林里和咱们万昌队、名山队一样,那也是响当当的名号!

    打鬼子打到现在,能留下来的那都是英雄好汉。

    正因为都是英雄好汉,虽然大当家的不在了,但是,咱们也不能堕了咱们的名头。

    一会儿开打,我就对大家说两句话。

    一,要勇敢,谁也别当孬种,别让那两个绺子把咱们看扁了!

    二,要机智,该打时打撤时撤!

    好了,我说完了!”

    不过,她回头却是又对一名山林队员说道:“把你们的那个掷弹筒,和那十来颗榴弹弹拿过来,一会儿战斗中我要用。”

    “啊——好!”那名山林队员马上就去拿了。

    那名山林队员“啊”了一声那是因为发愣,那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小妮子竟然会用掷弹筒。

    他们绺子分了那么多日军的战利品中自然是有掷弹筒的,但是他们绺子是真没有人会用。

    至于原因,很简单,他们中间竟然没有一个人会用那土方法测距的!

    “要是这场仗打赢了,我选这闺女当大当家的!”有山林队员嘀咕道。

    “我不选她,我选小北风,因为她是小北风媳妇。”有又队员低声接口道。

    “艹,那不都一样。看人家这两口子,一个枪打得准,一个还会用小鬼子的掷弹筒,人家咋练的呢?”有队员感叹道。

    山林队员们在叨咕什么小北风他们是听不到了。

    一个是因为人家说话声小,一个是他们要抓紧过河。

    虽然不知道日军什么时候能返回来,但要过那条河自然是越快越好。

    这就体现出了本土作战和日军异乡作战的区别了。

    同样是一条已经眼看就要化开的河,日军肯定是不敢上的。

    可是,本乡本土的国人却知道哪里水浅,就是掉下去那也没有什么问题。

    五分钟后,便有几名山林队的狙击手踏碎了冰面,在那“喀嚓”声中掉到了河里。

    可尽管那里已经是河流中心最深的地方了,可那水却还没有到他们大腿呢。

    只是,人虽淹不着,但挨下冻那是免不了的。

    于是那几名山林队员在那冰冰水水之中奋力走上了对岸。

    而现在,小北风和小妮子也面对着同样的情况了。

    两个人趴在冰面上你看了看我,我又看了看你。

    趴在上面是面必须的,只有趴或爬人才能不至于压碎那眼看就开化了的冰面。

    前面那几个人都踩出冰窟窿来了,他们两个现在趴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于是,小北风爬了起来。

    他往前也只是只了两步,就听“嚓咔”一声响,他大腿以下就没入了那连冰带水之中。

    小妮子也爬了起来说了句“站稳了”便脚踩冰面往前一扑。

    于是,“嚓咔”一声她脚下的冰面也碎了。

    可是她却是已经成功的把自己双臂挂在了小北风的脖子上。

    这个时候说别的没用,小北风伸手兜住了小妮子的屁股就象背小孩子似的背着小妮子趟着冰水往前走。

    “拔听不?”小妮子又不是木头,小北风对自己好不好她怎么可能心里没数,这句话是必须问的。

    (拔听,东北话,人进入冰水中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所谓拔凉拔凉的拔)

    “你要是给我当媳妇,我这么背你一辈子我也认。”小北风咬着牙忍着那冰冷刺骨的冰水说。

    小妮子叹了口气,终究是把自己的小脸贴在了小北风的脸上。

    她,认命了。

    小北风哪想到小妮子会在这个时候对自己有所表示。

    当小妮子的小脸贴到了自己的大脸上时,他一哆嗦却是差点把小妮子扔进了水里!

    “你这个人就不禁夸!就不能给你好处!”小妮子在小北风的耳边说。

    “咋了?”小北风问。

    小妮子却是头一回和小北风,当然也是和男人做出这种贴脸的动作来,她感觉自己脸发烫了。

    于是,她眼睛一转却是说开了别的。

    “就你那埋手榴弹的办法,你就不怕鬼子把那绳子踩到脚底下?

    你开枪有什么用?都笨死了!”小妮子在小北风的耳边接着说道。

    小妮子那也是老兵。

    当李冬来在众人面前夸小北风的时候,她便听出了小北风这么做其实是很冒险的。

    很明显,小北风是想多炸死几个日军,当然能炸死日军当官的最好。

    可是,他就没想到,日军靠到那房子前的人一多,很有可能就有日军踩住那根和弹簧连在一起的绳子上。

    而这时,你就是把那根绳子的一头打断了有什么用,那弹簧照样不会收缩,除非踏在上面的日军抬腿。

    这种机关的未知数太多了,还是太冒险了啊!

    “那你说咋整?”小北风边走边问。

    “那绳子外面总得套个竹筒啥的。”小妮子回答。

    “我上哪找我竹筒去?”小北风一撇嘴。

    “不许犟嘴!以后也不许犟嘴!”小妮子气道。

    “本来就是嘛,咦?那我要是不犟嘴,你就嫁给我了是吗?”小北风却是才听出了小妮子话里的潜台词来。

    “想得美,再说,看你表现。”小妮子不动声色的说。

    可是,小北风却已经乐了。

    因为,小妮子说完这句话,她的小脸却是和自己的大脸贴得又紧了一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