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门前有颗树,树旁有颗雷(一)


本站公告

    “你这是在嘎哈?”李冬来好奇的问小北风。

    “做个弹簧。”小北风说道,“你攥紧这根筷子,哎呀,用两只手一手掐一头!”

    李冬来搞不清小北风要干嘛也只好从命了。

    至于说鬼子或许快过来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们已经派去前方监视道路了。

    粮食弹药能搬的都搬走了,现在这里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罢了。

    小北风将手中的那段细丝往那那筷子上绕去。

    他绕的很费劲,因为他手里拿这根细丝是钢丝!

    钢丝弹性很大,不用力绕的话自然会弹回来。

    小北风绕啊绕的,很快便把那钢丝绕完了。

    他一松手,虽然那绕出来的圈比筷子粗了一些,但是,一根弹簧却已经做成了。

    小北风将连在一丛灌木根部的细绳系在了钢丝的一端。

    那细绳是足够的细也足够的结实,因为那细绳是皮线。

    所谓的皮线,那是从缴获的鬼子汽车轮胎里扒出来的。

    所有轮胎的材质那自然是橡胶的,而东北人管橡胶叫胶皮。

    胶皮里面扒出来的线,是为皮线。

    然后,他又把系在门前那棵小树根部的粗绳子系在了弹簧的另一端上,再把绳子拉紧,于是那弹簧便也被抻直了。

    而这段粗绳子却是足够粗的,那是小北风从拴马的绳子上割下来的。

    “哎,我说小北风你到底要嘎哈?”李冬来又问。

    这就等于小北风在这个屋子前抻出一根带着弹簧的绳子,尽管,这绳子是贴着地面的。

    李冬来又转头看了看身子侧后位置上的屋子。

    那屋子的门旁却是坐了具死尸!

    对,是死尸,还是穿着日军服装被假扮成了日军的一具死尸!

    这具死尸自然是追随张忍冬被打死的叛徒中的一个,只不过个子比较小。

    “把手榴弹盖子都拧开,小心点别弄响了。”小北风说道。

    李冬来没办法只好帮小北风干活。

    他们两个人中间是一个不到一尺深的小坑,那坑里是一捆集束手榴弹。

    小北风待把手榴弹的盖子都拧开了就把那些引线都系在了一下根细绳上。

    然后,他又小心翼翼的把那根细绳慢慢抻直系在了弹簧上!

    “我是弄明白了,你小子这是要做地雷啊!”李冬来恍然大悟道。

    小北风笑了笑不吭声,却是又忙活了起来,这回却是不让李冬来伸手了。

    他把那个放集束手榴弹的小坑用块木板棚了起来,上面又洒上了土。

    至于那块木板,却是山林队用来切菜的一块菜板子。

    小北风随后将那细绳也用土掩上了,独留下系在树根上的那根粗绳也就半尺来长。

    “真不知道我这干爹这么富裕呢!”终于忙完了的小北风长吁了一口气才说道。

    他所做的自然是个精细活,由于紧张都把他忙活出汗了。

    他所说的富裕,那是指北风北这个绺子实在是很富裕。

    搬家时小北风从北风北的库存里翻出来了手榴弹、皮线、钢丝,竟然还有一支狙击步枪。

    于是,一心在山林队面前露上一手的小北风就想出了个主意来。

    “你这招儿倒是不错,可是你敢保证小鬼子就一定会趟在这根绳子上吗?

    另外,你又整了个弹簧有啥用?”李冬来问道。

    他们现在埋雷的地方虽然说离房子很近,但毕竟不在房门的正面,日军可不一定就能趟在那根绳子上。

    “我压根就没有指望小鬼子趟上,我会自己把手榴弹弄响的。”小北风说道。

    “好了,走吧,那儿!”小北风一指山谷的另一侧。

    那里却是斜对着这所房子山丘,上面有灌木蒿草。

    “对了,咱们那两匹马牵过去了吗?”小北风边走边问。

    “少当家的说话我哪敢不听。”李冬边边走边答。

    “少给我提这个少当家的,听了就上火。

    你说我干爹,当时我就劝他不能把那三个人弃了,可是他就是不听。

    结果把自己搭里头了吧,唉!”小北风说道。

    李冬来则是无语。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纵是你北风北英雄了得,你就那样把三个哨兵给弃了,人家哨兵的弟弟和你拼命那又能怪得了谁?

    小北风不明白怎么回事,李冬来作为山林队里的人却是知道其中缘由的。

    那三个哨兵虽然也抗日,可是在行军打仗上一向表现不好,尤其那个吴凤文的哥还总和北风北顶嘴。

    北风北要管这百十来号人也不容易,却是“公报私仇”把吴凤文的哥给“阴”了。

    却没曾想被吴凤文看出了破绽来。

    唉,这事,李冬来又能说什么呢,大当家的一次考虑失策却把自己的命搭在里面,不值啊!

    所以,李冬来也只能是随着小北风默默前行。

    小北风他们两所藏身的那个山坡距离那个屋子也有一百米左右。

    一旦小北风把那个集束手榴弹弄响了,他们两个就得逃命。

    所以小北风才留下来了两匹马。

    北风北的这个山林队是个大绺子,所以既是有马车又是有战马的。

    所以,小北风才说他干爹这日子过得富裕。

    很快,小北风他们两个就上了山坡过了那棱线,就看到一名山林队员正在山脚下等着呢。

    而那名山林队员身后还有两匹马。

    “把马系在树上你回去吧!”小北风喊着挥了挥手,于是那人依令行事。

    “你这又是嘎哈?”小北风开始在棱线后用手薅干草了。

    “你是不是老兵,咋啥都不懂,我要给自己伪装呢,伪装你懂不?”小北风气道。

    李冬来见小北风把那蒿草往帽子上绕去,这才明白了,小北风是在给自己做伪装。

    才离那个房子一百来米,是太近了。

    是太近了?李冬来忽然感觉自己明白了。

    “你要用枪把那根绳子打断了?!”李冬来吃惊的看向小北风。

    “嗯哪,这有啥奇怪的?”小北风不以为然,依旧在把草往帽子上插。

    “你,行吗?”李冬来压抑下了自己的震惊,有些不确定的问。

    “啥叫行吗呀?肯定行!”小北风说道,“你也快点插上草,小鬼子一会儿要是来了,肯定会往咱们这里派人的。”

    “鬼子派人干嘛?”李冬来下意识的问。

    此时他的脑子里却是还在想小北风要用枪打断那根百米处的绳子呢,压根就没注意听。

    “这里是制高点,鬼子有可能占制高点你懂不?你都老兵了你那脑袋里装的是糨糊还是粪汤子?”小北风气道。

    “啊!”李冬来这才如梦方醒。

    “你确定你一定能打中那根绳子?”李冬来由于不放心却是又问了一句。

    “老李啊,我的枪法你没见识过吧,我的枪法在我们队里那我稳拿第二的。”

    小北风自豪的说道,他已经开始往那狙击步枪上缠草了。

    “那第一是谁?你们队长?雷小六子?”李冬来又问。

    “是啊,死小六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小北风叹道,随即却是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我说什么死啊,这张破嘴!”

    “你确定你们队长那个雷小六子没事?”李冬来又问。

    “哎呀,老李你烦不烦,你咋这么多问题呢?那雷小六子猴儿精的,他能有屁事!”小北风不耐烦了。

    他趴了下来,开始用狙击步枪的镜头去找那棵小树根上自己系的粗绳子。

    自打上次秘营被日军攻陷,他就失去了狙击步枪。

    而这回竟然意外的又得到了一支,小北风真的是喜出望外啊!

    见小北风不耐烦了,李冬来知道自己的问题是有点太多了,便不再问也趴了下来。

    “我不敢说小六子一定就没事。

    但是,我敢说,如果小六子要是真有了事的话,换成我们队别的人也绝活不下来。”

    小北风找到了那段绳子后喃喃的说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