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意料之死与意外之死


本站公告

    “日本鬼子在哪呢?”张忍冬赶上来了,蹲在那四名哨兵的后面。

    “在那呢,我也看到了!”其中一名哨兵回头,而这名哨兵正是张忍冬的人。

    张忍冬的嘴角不由主的跳了一下。

    他抬头向对面扫了一眼,然后他还真的就看到了一名穿着土黄色军装的日军士兵正缩回到远处一个土丘的后面。

    “我去报告大当家的!”有一名哨兵说道,他撤枪就往回爬。

    可是这时张忍冬已是阴狠的说道:“哦,那很好,那你们就可以去死了!”

    张忍冬和他手下的枪同时响了,那四名哨兵中除了他们自己的那个人外,其余三人同时中枪!

    那三名哨兵在中枪的刹那怔怔的看着张忍冬他们。

    或许他们是在震惊,或许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了,但终究全都倒在了枪下。

    “啪啪啪”而这时侧翼突然就有枪声响起来了。

    本是准备开始欢迎日军的张忍冬见自己身边的手下突然就有中枪倒了下去的。

    张忍冬一惊忙向一边骨碌开去,而这时他就看到了就藏在不远处用盒子炮抵肩方式向自己射击的一男一女。

    那不是小北风和小妮子又能是谁?

    这一刻张忍冬顿时就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张忍冬那也是久经阵仗的,他立刻就意识到不妙了。

    说好了的小两口搂着在被窝里睡觉完了还削了侯开一尿壶,可怎么就出现在了这里。

    这其中原因张忍冬都不会去琢磨,他也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也知道这生死之际是绝不能发愣的。

    尽管,他已经意识自己好象中圈套了!

    可是,正如他杀死了那三名哨兵一样,他反应过来却也晚了。

    这时从他的身后却是又传来了枪声,而这回竟然还有机关枪。

    “突突突”的枪声里张忍冬的手下又有几人中枪倒了下去。

    而这时,北风北的喊声就已经在他背后响起来了:“把枪举起来,老子给你们留个全尸!”

    完了,真的上当了!

    张忍冬刹那间便明白了过来,可是那刚才进攻的日本人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还不进攻?!

    “你就不用看外面了,那日本兵是我派人扮的!”北风北的喊话声彻底断了张忍冬的念想!

    而这时张忍冬才想明白,为什么刚才自己只看到了一名日军士兵。

    刚才他想那定是日军进攻被哨兵发现然后就缩回去了呢,他也就没有细寻思。

    而现在他才意识到那就是一个破绽!

    那要是日本人来进攻了,那就是大举压上,轻重机枪掷弹筒那会把这个小小的哨岗直接打烂的,人家又怎么会刚打了两枪就往回缩?!

    这分明就是个圈套!

    这是北风北为了坐实自己叛变了给自己造成了一个日本人来了的假象,先让自己杀人然后他就可以杀自己了!

    “二、二当家的,投、投降吧!不、不行了!”张忍冬有手下说道。

    张忍冬向四周看了看,前面既然有北风北让人装扮的日军,那里的人就不可能是一个两个的。

    右面是北风北带着人,人家已经是把两挺轻机枪架出来了,再看后面也有山林队的人正端枪冲了过来。

    自己的左面倒是只有两个人,可是那两个人却是小北风和小妮子,这两个可是雷鸣小队的人!

    自己还有活路吗?

    张忍冬知道自己无力回天了,他无奈的把手中的枪举了起来。

    作为一名山林土匪,张忍冬很明白,自己举枪是个死不举枪也是个死。

    可是他偏偏又不能反抗。

    因为看眼前这架势,自己只要敢向北风北他们开枪。

    只怕不等自己被北风北打死,自己就会被手下这几名曾经的心腹打死以便他们自己邀功悔过!

    所谓上行下效,张忍冬自然明白自己带出来的人和自己那是一样的,那都是有忘恩负义白眼狼的成份哪!

    山林队里的这一撮叛乱分子就这样被制伏了,枪都被扔在了地上,双手也举起来了,而北风北也带人围了上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也不废话了。”北风北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一小撮人人,算上张忍冬活着的还有八个。

    “先把张忍冬给我插了,你们几个我再掂量一下。”

    张忍冬冷哼一声,却是没再发一声,而只是拿眼睛瞅了一眼围上来的小北风和小妮子。

    “瞅个**毛,再瞅我把你眼睛挖出来,你特么还想要不要全尸了?!”小北风骂了一句。

    于是,张忍冬无语。

    张忍冬就是这样的人,说阴狠他已经算计过了,可是他功亏一篑却是到底没有算计过北风北爷俩。

    而现在就到了他该光棍的时候了,死就死吧!

    可是,这个时候意外却突然就发生了。

    一名从后山跑过来的山林队员却是突然趴在一个已经被张忍冬打死了的哨兵身上大哭了起来。

    “哥,哥!”那个山林队员大叫着。

    原来,这名山林队员叫吴凤文,被张忍冬打死的那个哨兵是他的亲哥吴凤利。

    “我要给我哥报仇!”吴凤文随即便已大喊了起来,他拿着手中盒子炮随即就跳到了张忍冬的面前,那枪口也就指了上去。

    “干、干啥?”有正押着张忍冬的山林队员便试图把那吴凤文的枪口拨开。

    只是别人的手还没有碰到吴凤文的枪呢,他的枪却已经趁势转走了,而他所指的人却是北风北!

    “你——”小北风急忙制止,这种时候说话跟本就是不赶趟的。

    可是,吴凤文的枪却是已经先响了!

    一发子弹直接就打进了北风北的脑袋!

    事发如此之突然,张忍冬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了!

    原来他就试图说服这个吴凤文和自己干,可是吴凤文是不同意的。

    尽管张忍冬现在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吴凤文给了北风北一枪可是自己活命的机会来了啊!

    然而,就在刹那间吴凤文的枪口却是已经调转回来了,张忍冬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又指向了自己!

    “啪!”枪响了,一颗子弹却是打进了张忍冬的胸膛之中。

    几乎同时,小北风和小妮子手中的盒子炮就响了起来,那个吴凤文也中枪了,他手中的枪就掉在了地上。

    但,这一切已经没有意义了。

    “爹!”小北风蹿到已经倒在地上的北风北的身前。

    然而,晚了,吴凤文的那一枪正打在了北风北的脸颊上,小北风再伸手试鼻息时,北风北却是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