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小北风成亲(一)


本站公告

    雷鸣并不知道此时在北风北的山寨里却已经是一片喜气洋洋了。

    一间房子的门上竟是贴上了大红喜字,那大门两侧也贴上了红对联。

    而就这间房子前摆的流水席上已是杯盘狼藉,北风北手下的小崽子们正在收拾,显然那是喜宴刚刚结束。

    而就在这山头之下北风北和穿着马褂胸前挂着用红绸子做成大红花的小北风却是正在送客。

    “郑大当家的、刘大当家的,劳烦这么远来参加我义子的婚宴,北风北真的太感谢了。

    过两天,我一定登门回访!”北风北冲着自己面前的两个人抱拳道。

    那两个人也是与北风北交好的两个山林队的大当家的,却正是万昌队的大当家郑万昌,另一个则是名山队的大当家刘昌明。

    “大当家的客气,咱们三家现在可是抱团取暖,你家少爷办婚事,我们怎能不到场祝贺?”郑万昌开口说道。

    “你家小北风少年英雄,现在咱们山野之中有谁不知道雷鸣小队的鼎鼎大名?

    来你们这里那也是我们借上你家一点英雄气呢,哈哈哈。”刘昌名随口开了个玩笑。

    “可不敢劳两位大当家的这么说。”小北风忙客气道,却也象模象样的抱了个拳。

    “好了,我们赶回去还有路程,北大当家的就不用送了,日后咱们再相聚!”郑万昌同样抱拳回礼。

    “好!两位老弟那当哥的我就不远送了。

    现在日本人风声正紧,二位老弟路上多加小心!”北风北再次说道。

    这话说的是正常送客之话,只是北风北说这话时却是冲着郑万昌和刘昌明使了个眼色。

    郑万昌和刘昌明心知肚明不再回话也只是一拱手,便带着各自手下的两个小崽子转身往远处走了。

    眼见郑万昌和刘昌明消失在了山口,北风北和小北风一转身的刹这爷俩的眼神便对在了一起。

    “干爹,你都安排好了吗?”一副新郎官打扮小北风脸上挂着笑意可是那眼神却已扫向了山坡之上。

    “都安排好了,这回那小子打的什么主意也许今晚上就能见真章了。”北风北也向那山坡之上撩了一眼就又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山坡之上,张忍冬正站在一棵树后看着出来送且的北风北父子若有所思。

    (东北,送客叫送且)

    爷俩便又回走,可才走两步,北风北却嘿嘿的笑了起来。

    ”干爹,你笑啥?”小北风听出来了北风北的笑声里有内容。

    “我说你个小兔崽子,咱们引蛇出洞这招儿可是你想的。

    要说你这脑袋瓜子也够用,可是我看那个小丫头片子咋好象不乐意跟你呢?

    要是今晚上鬼子伪军不来,你干脆把那丫头生米煮成熟饭得了。”北风北说道。

    小北风脸红了,想瞪此时已是喝得满脸通红的干爹却又有些不敢。

    正所谓干爹那是亲亲的干爹,只是此时正不正经却不知道了。

    可终究他还是解释道:“我要是女的,我也喜欢小六子。嘿嘿。

    这不小六子和周让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我才捡了个漏吗?

    就是拖到今晚,我也不敢碰那小姑奶奶啊!

    那不还有点瘸腿狗呢嘛!”

    “要不,我到哪找个母狗来,把那条大黑狗引走?”北风北又说。

    可是他也觉得自己这当爹的说这话有点不大地道,却是忙又说道:“要不我给它灌点酒吧,让它也睡一觉。”

    “干爹!你咋说话呢?!”小北风不干了,就是喝点小酒吧,哪有这么当爹的。

    “我不是想抱孙子嘛,哈哈哈。”北风北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北风北和小北风这爷俩说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那这新娘子是谁不用问吗?

    此时穿了一身红衣服的小妮子正一个人在新房子里呢。

    这北风北的山寨里除了她哪有别的女人?

    不过从小就孤苦伶仃一个人习惯了的小妮子那是不以为意的。

    此时,她却是一个人耍着那新娘子的红盖头玩得正嗨!

    她也学着唱二人转那些人的耍法,用手指头挑着那块红布划圈玩呢。

    只是,她又没有练过那个东西那转起来怎么可能长久。

    也只是转了没几下,那红盖头就飞了出去。

    按理说掉地上那是难免的,小妮子手再快也不可能伸手把那红盖头再捞回来。

    可是不要紧,这不还有那条大黑狗呢吗?

    那大黑狗不待小妮子招呼自己就蹿了出去,就在那红布落地之前却是给叼住了。

    然后,它便又拐了拐了的叼着那块红布给小妮子送了回来。

    小妮子再耍那红盖头再飞大黑狗就再去扑咬,一时之间一人一狗玩的那就是叫一个乐呵!

    “吱嘎”一声房门响了,这是小北风送且回来了。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小北风刚把门拉开,迎面那红盖头就飞了出来。

    这个,没法躲,身手再快也没法躲,门一口那红盖头就已经到眼前了啊!

    小北风还没反应过来呢,那红盖头就撞脸了。

    可这还没有完紧接着那大黑狗就又扑了上来!

    吓得小北风“妈呀”一声往后一退脚下一绊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而这时那条大黑狗收势不它的两条前爪也扑到小北风的身上嘴里却是已经叼住了那块红盖头。

    当真是幸不辱使命啊!

    “你这条瘸狗给我滚开!”才反应过来的小北风张嘴骂道。

    大黑狗仿佛也感觉到了不好意思,并没有冲小北风再哼哼而是一转身摇着尾巴又给小妮子送红盖头去了。

    大黑狗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小北风呲牙示威过了,毕竟它的腿受了枪伤之后那是小北风一路把它扛到这里来的。

    可是,大黑狗念着小北风的好,小北风的那张嘴却是已经不干了。

    “你特么的还扑我,你再扑我把你那条腿也给你打折了!”小北风边往起爬边骂道。

    大黑狗的那条中枪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它中的那一枪终究是伤到骨头了。

    虽然说到了北风北这里也用草药进行了处理,但看来它瘸上一条腿那却是免不了的了。

    大黑狗听小北风又骂自己了老实了下来,趴到小妮子的脚底下装出了一副老实孩子的样子。

    小北风进了屋刚关上门往那屋子里只扫了一眼,却是又急了,他蹦着高高指着大黑狗就又开骂了。

    “你个四蹄,不,你个三蹄的畜牲,这可是老子的新房啊!你看你都特么的给我祸祸成啥样子了?!”

    炕上的新被子上面还有灰腾腾的狗蹄印子,墙面上挂着的小北风的一件黄呢大衣上面也有蹄印子。

    桌子上两个小酒盅已经掉地上了,好在时下的地面也是泥土的,那酒盅倒也没碎。

    可是桌上的酒壶也已经倒了,那壶里的酒已是在桌面上蜿蜒如蚯蚓般一直淌到了地上。

    “我的酒壶我的酒盅我的交杯酒啊!”小北风都快哭了。

    “你说啥呢?”小妮子突然冷冷的插了一句。、

    “啊?我,我没说啥,没说啥,嘿嘿。”小北风一听小妮子说话了,却是立马就把嘴闭上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