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坟


本站公告

    有日军再次返回了已经被他们捣毁的抗日游击队的秘营。

    原因是他们有人听到了那里传来了枪声。

    只是,毫无疑问他们去晚了,他们并没有赶上战斗。

    就在他们重新搜索的时候,他们却是在秘营外围发现了二十来具无头的尸体。

    虽然那些尸体穿着的也是抗日游击队的衣服,在身材上也差不多,可是领队的日军军官还是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他们离开时自然只是把他们自己人砍头了的,抗日游击队的人他们可是一个没动。

    于是,他果断的让士兵扒下了其中一人的裤子。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那人穿的却是和他们大和男人一样的白色的兜裆布!

    那么,这些人的身份还用说吗?

    这是他们特攻队的人啊!

    紧接着就有周围的日军士兵高呼看到人头了。

    那名日军军官便带人过去辨认,于是有相熟之人便从那些散乱的人头中叫出了人名。

    诸如:高桥*、小野**、坂元**、松下**等等吧。

    如此一来,这些被杀掉的日军特攻队员的身份就被确认了。

    可是,在拿人头数与尸体数做比对的时候,却是独独还缺一个人头。

    别人不知道,那名日军军官却是知道的。

    因为他认识这支特攻队的队长,这个队长的名字叫“安倍清一”。

    人头很多,独独就缺他认识的那个!

    他俯身去翻那具没有脑袋的尸身的时候,于是找到他衣服里的写着“安倍清一”名字的护身符。

    安倍清一官阶并不高,他也只是个少佐罢了。

    可是,他在日本关东军中却极有背景,否则他岂能接连两次组建扮成中国人的特攻队?

    于是,日军开始在那山野中大肆搜找安倍清一的人头。

    只是他们终究没有找到。

    在他们想来,也许安倍清一的运气不好,独独他的人头被什么野兽叼走了也未可知。

    于是,那名日军军官也只能把情况上报等待命令。

    不久,这次捣毁抗日秘营行动的总指挥——日军的一位联队长便下达了不把安倍清一尸体派人抬回大本营所有部队撤向大山外围的命令。

    日军联队长的命令自然是有理由的。

    安倍清一先后两次组建特攻队,却是先后两次全军覆没。

    第一次还好,毕竟他本人还逃回去了。

    可是这第二次本以为找到了抗日游击队的秘营他可以大显身手的时候,却连他本人都玉陨了。

    他本人非但玉陨了,甚至还连脑袋都不见了!

    这日军联队长看来这无疑是对士兵的一种打击,这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现在山野中的雪已经快化没了,他们日军再也无法发现抗日队伍的痕迹。

    截止目前,他们与周宝国的抗日游击军在秘营之战中也就算打了个平手。

    双方战死人数都差不多。

    可是在这位联队长看来却是吃亏了,他们这回出动的人数都快有一个联队了。

    大军出动却劳而无攻,他心理不平衡啊!

    既然已经找不到抗日游击队那就到外围敲敲边鼓吧。

    在他看来,打不到大鱼,再捕几只小虾也是好的。

    而就在日军撤走之后没多久的下午,安倍清一的人头却是已经出现在了两座新坟的前面。

    二蛮子、鲁超、郭进喜、于标、刘柱五个人正或倚或坐在那两座坟前。

    那坟里躺着他们两个弟兄,二老牛和桩子。

    安倍清一的人头自然不会自己长腿跑到了这里,却是被二蛮子他们连同二老牛和桩子的遗体一直带到了这里。

    这里是老鹞子他们山林队的住地附近。

    二蛮子他们却是用安倍清一的人头来祭奠二老牛和桩子的在天之灵了。

    虽然雷鸣小队已经和安倍清一的特攻队大打出手两回了,可是二蛮子他们自然不知道安倍清一这号人物。

    他们也只是通过老鹞子和秦立贵之口知道了安倍清一是这伙日军的头儿。

    那么自己兄弟总不能白死,不用他的人头祭奠却是又用哪个的呢?

    此时二蛮子五个人可着实累坏了,一个个真是汗流浃背的。

    给自己兄弟抠个坑埋了不容易!

    现在也只是刚开春,那黑土地上层化开的部分也只有两寸深罢了。

    饶是他们找了一个凹地到处撮土,最终做出了这两座坟也花了他们五个人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唉,原本活蹦乱跳的俩人现在就变得冰冰凉啊。”郭进喜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都说叹气是会传染的,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于标也跟着叹了口气。

    “打仗不就是这样,他们现在变冰凉的了,还有咱们给他做个窝。

    不知道到时候咱们啥时候也冰凉给儿屁了,谁又给咱们做个窝。”

    于标叹道。

    “这叫什么屁话,想让老子变冰凉之前,老子先让小鬼子凉快喽!”二蛮子不满意于标的悲观。

    这回那几个人都不接话了,他们已经没有说话的想法了。

    该愤怒的已经愤怒过了,该悲伤的也已经悲伤过了。

    他们打了一天一宿的仗,现在下午的阳光暖暖的在头上照着,所有人都饿了也都困了。

    “谁凉快了?谁凉快了?雷鸣小队的兄弟可不能说这种丧气话啊!”这时候一个人声音不合时宜的接了上来。

    众人回头见来了三个人。

    而这三个人中有两个他们都是认识的,因为那两个正是他们阴错阳差救下来的山林队的人。

    他们因二老牛和桩子的牺牲都心情不好,所以当他们把这两个人救下来时也只是问了一下。

    问了那一嘴才也知道这俩人是附近山林队的,却还没问过他们的姓名呢。

    “兄弟我给你们拿酒来了,嘿嘿。

    给那两位躺着的兄弟喝两口,你们也喝两口,大家都热乎了不就不冰冰凉了,嘿嘿。”

    说话的那个拎了个日军的行军水壶,显然那里面装的就是酒。

    而旁边的那个还拿了个粗瓷大碗。

    坐得离他们最近的二蛮子一伸手接过了碗,便问那碗之人道:“还没问你贵姓呢。”

    那人忙答道:“姓鹞,鹞(岳)飞的鹞。”

    此人自然是那个老鹞子。

    “这位大哥呢?”二蛮子又问那个。

    “姓秦,秦琼的秦,嘿嘿。”再答话的自然是秦立贵。

    “秦什么?秦穷?嘎哈的?”二蛮子不解的问道。

    他还真没有听说过秦琼的名字。

    “瓦岗寨的,程咬金的拜把子兄弟。”郭进喜解释道。

    郭进喜当土匪之前就是赶大车的,走南闯北的,他在大车店听过人说过瓦岗寨的书。

    “哦。”二蛮子点头,程咬金他还是知道的,可是秦琼是谁他是真不知道啊。

    于是他很认真的说道:“秦琼是谁我是真不知道,我就知道秦桧儿!”

    “噗嗤”一声,正端着粗瓷大碗接秦立贵倒酒的老鹞子直接就乐了。

    他的手一抖,便有些许的酒洒到了地上。

    秦立贵的脸当时就红了。

    心道,我不就姓秦吗?

    特么的老鹞子总欺负我,你们刚和我认识竟然也欺负我!

    老鹞子眼见秦立贵有点下不来台,忙张嘴把话岔开了。

    “这是我们大当家的!”他指着和他们两个来的第三个人道。

    “雷鸣小队光临寒舍,老朽真是不胜荣幸。

    又一下子给我们全队送来了这么枪支弹药,还望各位在这里好好歇息几天!”那个大当家的四十来岁,向二蛮子他们抱拳说道。

    二蛮子他们直接就把安倍清一特攻队的余下人员给消灭了。

    他们除了给自己补充了下盒子炮的子弹,至于缴获的其他枪支弹药自然也就给了咔啦他们这个绺子。

    “都是打鬼子的,少不了叨扰大当家的几天了。”郭进喜直接把话接了过来。

    “那这个鬼子的人头——”那个大当家的一指安倍清一的脑袋。

    “让附近的野狗啊狼啥的啃啃,然后你们就做夜壶吧!”二蛮子答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