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妈了巴子的,你个叛徒


本站公告

    “差不多了,咱们该撤了。”二老牛再次提出

    “哦。”桩子应了一声,这回没有再提出异议。

    倒是胡震看了一眼弹药箱叨咕了一句道:“弹药不多了。”

    “多些?”本是已经准备拿起重机枪枪筒准备跑路的二老牛问。

    “还有两个弹带。”胡震回答,他的言语里颇有惋惜之意。

    二老牛抻着脖子看了一眼,也觉得惋惜,就说道:“那打完吧,二百来发子弹呢!”

    别看雷鸣小队从来不缺弹药,那是因为他们能打。

    可是,抗日游击队日子过得却着实清苦,这二百来发子弹就是能再打倒十个鬼子那也是好的啊!

    “去那个山边,打完就跑!”桩子说道。

    “好!”二老牛和胡震齐声答应。

    其实,他们三个早撤一会儿或者晚撤一会儿究竟哪个更安全,他们心里也没数。

    这是战场,此时他们两侧的远方都有枪声响起。

    显见这个抗日秘营已经被日军围住了,说你突围出去的早就一定能逃得一命这个谁也不敢保证。

    战场上变数太多,没有人能知道未来会怎样。

    就在二老牛他们三个再次转移阵地准备突围的时候,安倍清一却已经带着他剩下的人开始迂回了。

    那个和他作对的大队长已经被山上的重机枪打死了,官衔为少佐的安倍清一可就成为这面日军的最高长官了。

    虽然他并没有剩下日军的指挥权,但由于他的官阶,他说话总是好使的。

    他给那个大队剩下的最后一个中队长下了一个命令,你们强攻我们迂回,多打照明弹不要误伤我们!

    然后,他就带人向着前方那个被重机枪占据了的山头的左翼迂回而去。

    安倍清一其实是很看不起那个刚刚被打死的大队长的。

    对方就一挺重机枪就能把咱们堂堂大日本皇军难为成这样吗?

    明摆着山上已经没有多少游击队的人了!

    可是由于官阶一样,两个人彼此又看着不对眼,所以安倍清一也就没有给那个大队长出招,直至那个大队长被重机枪在身上打出了血洞来。

    那名日军大队长已经死了,剩余日军自然有所混乱,那名代行大队长职责的中队长总是要处理下然后再组织进攻的。

    如此一来,日军的进攻就有点慢,山上的二老牛他们就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鬼子不会绕过来吧?”桩子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嗯?”一听桩子这么说,胡震也有点毛,他也是老兵自然是明白的。

    “那咱们别打枪了!”胡震说道。

    下面那句话胡震并没有说,但那两个人自然能懂。

    胡震也不坚持了,这是也要跑路了。

    可是胡震这样想的时候,二老牛的主意却又变了。

    “哎,你说咱们回去再打一弹带,然后咱们再从这撤下去,能不能把绕过来的小鬼子给灭了?”二老牛说道。

    “啊?”胡震有点蒙。

    刚才可是二老牛主张撤退的,现在咋又变主意了呢?

    “我看行!”桩子想了一下同意了。

    “走!”二老牛一听桩子同意了,他也不问胡震的意见,搬起了那重机枪的枪筒却是又往回跑。

    桩子就把那两个弹带全搭在了肩上在后面跟着。

    而胡震自然也只能跟着,可是脸上就有点讪讪的。

    因为他提出撤退可是这回雷鸣小队的人却又不跑了。

    而同时他对二老牛还有点来气,这人怎么跟在酒桌上喝酒似的呢。

    一开始装不会喝,到人家喝得差不多了他反而举杯提酒,这不是玩人吗?

    胡震自然不了解雷鸣小队的打法。

    二老牛他们天天跟着雷鸣打仗,就雷鸣的思路他们看也看得差不多了。

    那就是要料敌先机,多打伏击,尽量避免阵地战。

    二老牛和桩子既然猜到了日军会迂回,那怎么可能有便宜不占?

    此时战壕那里,那名日军中队长刚把那个被打死的大队长处理完正组织兵力准备再次发起进攻呢。

    而这时山上的重机枪就又响了起来。

    这回好,他们还没等进攻正半蹲在地上排队呢,那重机枪的子弹却是又放倒了十来个。

    吓得活着的日军官兵赶紧又逃回了战壕,这次进攻却是直接就被瓦解了。

    “好了,跑了!”山顶上二老牛喊道。

    这回他并没有打多少子弹,也只是打了半弹带然后扛起那重机枪的枪筒就往回跑了。

    他不是不想多打,只是这重机枪把子弹打多了那枪筒是真烫人啊!

    水冷式重机枪没有水,你要是敢持续打没一弹带的子弹,那枪筒外壁里的水那直接就开锅了。

    而日军所有的九二式重机枪是汽冷式的,所以你看它的枪筒外面全是窟窿眼儿,那是散热用的。

    日制九二式重机枪在射速上是赶不上马克沁重机枪的,其中原因之一就是散热跟不上,打快了那枪就炸膛了。

    二老牛他们三个这回可是跑得最快的,因为这回是真要跑路了。

    可是就在二老牛他们刚跑到山边的时候,日军一颗照明弹突然又在头上打响了。

    此时他们三个人已经出了树林了,就是哈着腰跑那也是站着的。

    三个人都是老兵,感觉到头上有照明弹亮了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可与此时,斜下方就有日军的枪声响起,那是安倍淳一带人已经到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敌我双方就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架枪!狗日的扮成咱们的人了!”山上二老牛就喊。

    重机枪是他们最大的倚仗,也是他们突出去的唯一希望。

    而至此,抗日游击队一方才发现日军竟然还有乔装的或者那是日军的便衣队。

    “散开!”山下安倍淳一也在喊。

    安倍淳一的人也是刚到还没有来得及展开呢,这要是让人家用重机枪把他们一扫,那可真就是一锅烩了!

    “洞洞洞”二老牛的重机枪再次响起,这回可就是乱射了

    他也只是来得及看了山下日军一眼,那里也有片小树林,谁知道那里面有没有鬼子。

    所以那子弹往下面的山野之处就是一阵乱打。

    那半带子弹打没有了,桩子又把那把一整带的子弹装了上去。

    于是就听“洞洞洞”的枪声中,子弹打出来的红光向着下面的山野就是一顿乱飞,而同时他们三个就闻到了那腰带被烤糊的味道了。

    当二老牛打出去了最后一颗子弹时,二老牛一撒手那重机枪的枪筒自己就弹了起来!

    因为那两条腰带已经被烧断了,没有了束缚的枪筒自己还不蹦起来?那整个枪筒已经被烤红了!

    而这时日军打出的那颗照明弹的光亮恰恰就弱了下去。

    “快跑!”二老牛低喝了一声右手抽出盒子炮,左手还没忘了从自己衣服兜里抓出一把子弹塞给了胡震。

    三个人跳起就往山坡下跑,这时日军的照片弹就灭了,山头这侧的山野就黑了下来。

    只是当二老牛他们刚跑到山脚的时候,混乱之中就有日军机枪声响起。

    这时二老牛“哎哟”了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咋了?”桩子听声就想上前去拽他。

    “别管我,你们两个快跑,两条腿都中枪了!”二老牛急道。

    随即他就向日军的机枪那里打出了一个短点射,那机枪便哑了下去。

    “快滚,别忘了到时候给我烧纸!”二老牛又说了一句,忍着痛向一边滚去。

    桩子咬了咬牙哈着腰向前方跑去!

    就这种情形,先前在山上二老牛和桩子都聊过了。

    谁受伤动不了别人不用救,活着的那个人给烧纸就行,要是找不到尸体就撮个土堆意思一下!

    此时当真是乱战。

    先前日军被山上的重机枪打死了一些,其余的日军为了躲开那重机枪的子弹也跑乱了。

    偏偏照明弹又灭了,黑暗之中谁也搞不清怎么回事。

    虽然有奔跑以及在地上爬动的声音,可是哪方也不敢再开枪。

    桩子只跑了几步枪就和胡震也跑散了,而二老牛也不知道骨碌到哪去了也不开枪了!

    桩子就这么跑着,直到他直接撞到了一棵小树上发出“哗啦”的一声。

    不知不觉他竟然跑到山下的那个小树林里了。

    桩子怕这一声引起日军的注意,他忙一个侧步一闪就蹲了下来。

    可是,这个时候就见天空有流星一般的光点升起,日军又把照明弹打上来了!

    而就在照明弹照亮的瞬间,山脚上枪声骤起。

    趴在地上的二老牛看到了前方有几名竟然穿着游击队服装的人!

    可是二老牛毫不犹豫就扣动扳机就是一个长点射!

    这时候抗日游击队的人就他们三个了,那些都特么的是鬼子!

    可是,二老牛却没有注意到他身后有一名日军士兵已是端枪站了起来。

    那名日军士兵也只是一枪,那颗子弹便从二老牛的后心处穿了过去。

    二老牛身子一颤手中的枪撒开了……

    桩子听到枪声回头看时恰恰看到有几名游击队打扮的日军士兵端枪向二老牛围去。

    桩子刚要开枪,可是有一枪却是先响了,一发子弹直接就打在了他的胸膛。

    这时桩子看到就在自己旁边不远处的一棵树后站起了一个人来。

    虽然照明弹的光亮把树的枝影投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可是桩子却是认得那个人的嘴脸的。

    桩子无比震惊的看着那个人,他试图抬了下左手指去,可是他已经举不起来了。

    桩子在牺牲之前也只是来得及在心里骂了一声:“妈了巴子的,你个叛徒!”

    因为,那个人正是张忍冬。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