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情商是硬伤


本站公告

    就在周让主动的在“泡”雷鸣的时候,小北风也在“泡”小妮子。

    只是,他这个“泡”却来得有些尴尬。

    因为,只有来言没有去语。

    同样在一个地窨子里,小北风已经的波的波的说了很长时间了,可是小妮子就是不吭声。

    雷鸣白天观察了一天这里的地形与防务,小北风也没闲着,他也兴致勃勃的邀小妮子一起参观。

    小妮子并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小北风那看向自己总是火辣辣的眼神她又怎能不明白。

    虽然自己心里对雷鸣有亲近感,可是她也明白周让好象想把雷鸣“霸占”下来。

    她并不想和周让争什么,她还没有到那种对雷鸣相思成疾刻骨铭心的地步。

    小北风和自己那也是可以以背相托的“兄弟”,并且小北风的一些坏习惯比如骂人基本都没有了,她也不会太扫小北风的面子。

    所以,小妮子对小北风的应对之策是不置可否。

    那腿那是长在你小北风身上的,你一个劲的往我身贴乎我又不可能撵你走。

    可是你要贴乎近了那绝对是不行的。

    因为我还有大黑狗呢,你要是敢动手动脚的看我不让黑子咬你!

    小北风也怕那大黑狗咬他,在碰到周让之时便问周让,你怕黑不,你把黑子领走呗。

    周让当时看了看小妮子那不置可否的表情便笑了。

    人家周让可知好歹。

    她是巴不得小北风“泡”小妮子呢,于是就领着大黑狗去找雷鸣了。

    这也就罢了,小妮子自然知道小北风其实还是怕自己的,没大黑狗他也不敢把自己咋样。

    小北风再笨也知道自己要想跟小妮子好那就也得找个只能有两个人说话的地方。

    他也相中了一个前哨阵地的地窨子。

    只是,不巧的是,那个地窨子中是有一个哨兵的。

    于是,他就和那个哨兵商量。

    只是你商量时也小点声啊,他和那个哨兵商量时的话却是被小妮子听到了。

    小北风是这样说的。

    哎,兄弟,你把这个地方借给我和我媳呸儿用用呗,俺俩好久没有在一起了!

    小妮子当时气得就想走,可是想了想算了。

    她自然知道小北风从来就是这个德性,要是自己跟他生气也气不起。

    只是那个哨兵怎么可能轻易让出自己的地窨子,那自然是不同意的。

    小北风则是一显摆自己的狙击步枪和那两把盒子炮,哎,兄弟,行个方便嘛,我雷鸣小队的,你这个岗我替你值了!

    人的名树的影儿,雷鸣小队的这块招牌委实管用。

    那个哨兵还真就去旁边的地窨子了!

    只是,他在出了地窨子看向长得秀丽可人身上也挎了两把盒子炮手中还拿了一支三八大盖的小妮子的眼神就得有点异样。

    然后他临走时还拍着小北风的肩膀说了一句话叫“兄弟,小心点,别着凉!”

    这句话真是关心人的话啊,可是这句话也太暧昧了!

    小妮子的小脸当时就给小北风撂下来了。

    于是,两个人就在这个地窨子中出现了这种情况。

    小北风在那里的波的波的说,小妮子却是坐在一堆干草上就是不吭声。

    而小北风在泡妞上也没有别的能耐啊。

    他只能拿出了冲锋打仗的精神来依旧是契而不舍的说。

    “我看小六子和周让让那就是有一腿子的!”小北风再次说道。

    这句话又把小妮子气到了。

    这什么话到小北风的嘴里怎么就这么难听?!

    什么叫有一腿子啊?!

    小妮子就是不喜欢看到雷鸣和周让在一起,但是她也不会说这种粗俗下流的话啊!

    于是小妮子狠狠的就瞪了小北风一眼。

    只是,此时天早就黑了,那地窨了里自然是一片黑暗,她再瞪小北风那小北风也是无感的。

    “哼,我看他们两个就不地道,那个周让让还往小六子的大腿上躺!”小北风气忿忿的说。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的结果,你别说还真见效了。

    小妮子“噗嗤”一声乐了,她被小北风给气乐了!

    “你少说人家,你不是也羡慕人家吧,你是不是也想有人躺你大腿上啊?”小妮子终于说话了。

    一听小妮子终于说话了,小北风高兴了。

    其实他也真是这样想的啊,他也是真想让小妮子把脑袋枕在自己大腿上的。

    不过他嘴里却是义正言辞的说道:“咱哪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

    “不是吗?”小妮子反驳道。

    小妮子你别看不象周让那样是在大城市里长大见过青年男女抱在一起亲嘴的人,可是她知道的却是比周让还多呢!

    为什么?

    只因为,当初那个女土匪蝴蝶花可是总跟她住在一起的。

    那个蝴蝶花为了让小妮子跟自己的大当家的那也是费尽心机的。

    所以蝴蝶花活着的时候可是没少跟小妮子说男女之间的事情,以求对小妮子有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

    咱不管人之初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但至少蝴蝶花在刚被男人碰的时候那也是白纸一张的。

    所以,蝴蝶花从自己的初吻讲到了初恋,从自己的初恋又讲到了自己的初夜,直至他和恩个男人之间的那点破事。

    小妮子身负父母的血海深仇哪乐意听这个,可是总是有会些东西飘进她耳朵里的。

    有时候蝴蝶花那种破嘴实在是惹得她烦了,她就讽刺蝴蝶花。

    我把咱们两个的手指头脚趾头都加在一起了也没数出来你跟了多少个男人。

    蝴蝶花那种女人哪能在乎这个,却说,老娘还想凑一个连呢!

    “还女人枕男人大腿,呸!多可碜!

    女人一定要温柔,男人那在外打死打活多累啊!

    正常来讲吧,我觉得,应当是男人枕女人大腿的。”

    口是心非的小北风终于把自己的实话说了出来。

    “你是说你想枕我的大腿吗?”小妮子气道。

    “这个,呃,这个,真的可以吗?”小北风喜出望外。

    只是小妮子的下句却是让他那颗无比火热的心一下子凉子大半截。

    因为小妮子说道:“你要敢往我腿上躺,我就敢拿大嘴巴抽你,试一下不?”

    “啊?”小北风傻眼了。

    小北风为人实诚吗?那是相当实诚的。

    只是,这个情商真的就是小北风的硬伤啊!

    可是“屡战屡败”的小北风正想再次说点啥以图打动小妮子的芳心呢,他们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大黑狗的叫声。

    那叫声是如此之激烈,很明显有情况了。

    “不是碰到狼啥的了吧?我把黑子叫回来!”小妮子站起来就往地窨子门口跑。

    “别叫,不对!”小北风也“噌”的一下蹿了出去,他在打仗上的反应却是比在情场上的反应敏锐得多!

    “是好几条狗的叫声,不光是黑子的!”小北风急道。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