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当年那纯真与不纯真的爱情


本站公告

    雷鸣太熟悉周让的作派了,于是他回道:“那你走吧吧!”

    吃吃的笑,然后又是一句“我要走了才上你的当了呢!”那个叫周让的比他大三岁的女孩子已是直接挨着他坐了下来。

    坐下来也就罢了,然后那个女孩子却直接就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只是,周让贴他怀里来了,那大黑狗也没闲着,也往他身上拱啊拱的。

    一时之间,雷鸣已是被弄的手忙脚乱起来。

    不过雷鸣自然不会埋怨什么。

    他雷小六子可不是情商低的人,他才不会把已经入怀的佳人往外推呢。

    于是他伸手一拍周让,嘴里却道:“黑子,去一边趴着去!”

    只此一句,周让就被雷鸣逗乐了。

    周让自然是极佩服雷鸣的。

    否则以她那假小子的性格又怎么会被雷鸣吸引住?

    可是她也知道,雷鸣稳重心细那也只是在战斗的时候。

    而当雷鸣不忙或者一个人的时候那却是极孩子气的一个人。

    于是周让伸手推开大黑狗让它去一边趴着去,而嘴里也笑道:“小六子,一边趴着去!”

    大黑狗早就被小妮子训得格外听话了,已是趴到了一旁。

    它的双眼在黑暗之中闪着微光。

    它看到自己的女主人之一已是用双臂绕住了自己男主人之一的脖子。

    它搞不明白凭啥他们两个可以贴在一起,而自己却不行。

    可是它听话听习惯了,也只能在旁边老老实实的看着。

    “你咋把黑子带来了?”雷鸣问。

    至于说小大黑狗的真正主人小妮子在哪,雷鸣才不问呢。

    雷鸣小队总是在不停的打仗。

    这回难得到抗日游击军的核心秘营来了。

    既然有人替雷鸣小队站岗放哨,雷鸣也就给大家放了两天假。

    只要不出了秘营范围,他们乐意到哪玩就随他们了。

    至于小妮子在哪雷鸣是真不能问,

    因为不管是他本人还是周让都能体会到小妮子对他雷鸣那也是有点意思的。

    所以一提小妮子,周让让这瓶醋坛子就是不翻那也会隔着瓶塞往外冒酸气的。

    “就行你雷小六子泡本小姐,还不行人家小北风泡泡小妮子?”周让在黑暗中促狭的说道。

    雷鸣不吭声了。

    他当然知道小北风喜欢小妮子,做梦都想娶小妮子当媳妇呢。

    可是事涉八卦,何况还跟自己有关,他是坚决不表态的。

    见雷鸣不吭声了,周让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也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的贴到了雷鸣的胸前。

    地窨子里变得沉默了起来。

    “这个秘营建的真不错。”过了一会儿,雷鸣轻声感叹道。

    打鬼子以来,雷鸣带着小队一直在外奔波了,难得有别人站岗放哨。

    所以他才有这样的感叹。

    “不说打鬼子的事。”周让抗议道。

    然后她就把自己有些凉的手从衣摆下面塞进了雷鸣的棉衣。

    她纤细的手指马上就找到了雷鸣衬衣上的扣子。

    一只手很灵活的就把扣子解开了一个,随后她的手就贴到了雷鸣温暖的胸前。

    那手刚从外面进来自然很凉,雷鸣都激凌了一下。

    可是,这必须忍着!

    “这手法,真熟练!”雷鸣似褒似贬的说了一句。

    他所说周让的手法那自然是说周让一只手能这么快就解开自己的扣子。

    “扒鬼子衣服练的。”周让又吃吃的笑了。

    “谁说不提打鬼子的?”雷鸣问。

    “呀,这回我错了。”周让道,“可是那说点啥呢?”

    “这样不挺好?”雷鸣问。

    他雷鸣又不是木头,他感觉着周让的小手带给自己的细腻的感觉。

    “不好!”周让撒娇道。

    随即她脑子里有个念头一闪就说道:“小六子,要不我教你接吻吧。”

    “接吻?啥接吻?”雷鸣还真的头一回听到“接吻”这个词呢。

    这真怪不得雷鸣,如果不是打鬼子,他真的只是山中一猎户。

    他虽然也上过两年私塾,可他学的那是什么?

    加减乘除、百家姓、增广贤文外加“之乎者也”罢了。

    他还真不知道接吻是啥意思!

    “就是亲嘴!”周让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

    “哦。”黑暗中雷鸣恍然,不过随即他疑问又生,“亲嘴?你确定是亲嘴而不是亲脸?”

    在雷鸣的人生阅历里,他见过大人亲不大点儿的小孩子的脸。

    当然了,也不乏大人恶作剧的在孩子脸上用力裹上一口。

    他也见过不大点儿的小孩子在大人怂恿下在大人的脸上“吧唧”亲上一口。

    在他想来,既然大人和小孩子为了表示彼此亲密可以互相亲,那男女之间好互相亲那也是正常的。

    可亲脸就是,为什么非要亲嘴儿?

    他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就是山村,既没有影视剧也没有互联网。

    既没有外国小说也没有情侣“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男女之间那个事他是知道的,可为什么两个人好了要亲嘴而不是亲脸,他是真的想不明白啊!

    “磨叽呢!”周让嗔道。

    此时的周让主动提出了接吻正娇羞无限。

    周让可是大城市出来的,她想当然的以为雷鸣是知道接吻的。

    她还以为雷鸣是懂得接吻故意装不知道逗自己呢!

    可和雷鸣好本就是比雷鸣大三岁的她主动提出来的。

    那过于羞羞答答哪是周让的性格?

    于是周让便轻声说道:“别动啊!”

    雷鸣“唔”了一声,我听话,我不动。

    接吻这事情他不懂,那可不就得听周让的吗?

    于是,黑暗中周让便格外勇敢的把自己那个笑起来时象月牙的小嘴凑了上去。

    黑暗之中她的嘴巴先碰到雷鸣的鼻子,她再往下一挪。

    然后她的嘴唇便印在了雷鸣那比她宽厚得多的嘴唇上。

    也只是这一下,周让感觉自己这颗少女的心哪就象小鹿一样在胸膛里乱撞了起来。

    周让的初吻就这样成为了她和雷鸣永恒的记忆。

    周让很主动了已经,可她真的以为接吻就是这样式儿的呢!什么口舌相交双舌缠绕唇齿留香她也不懂!

    她是野孩子出身。

    原来她的兴趣在领着小弟们打架上。

    后来上学了,在夜色中充满俄罗斯风情的哈尔滨大街上她倒是看到过有青年男女接吻。

    可她也只是瞥了一眼的看客,在她的想法里接吻就是这样式的。

    可是就只是这两唇之间的轻轻一印,却已让周让紧张兴奋不能自己了。

    我竟然接吻了,还是主动亲的心上银!

    一念至此,周让感觉浑身酥软抱着雷鸣就不动了。

    雷鸣也紧张了,他就觉得自己唇上一凉,那自然是周让如同蜻蜓点水般的一啄。

    在接吻这件事上周让好赖不济没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呢。

    可雷鸣却是连猪跑都没见过的!

    咱雷鸣那可是童子身,后来又练了也不知道是哪种版本的易筋经。

    所以,他那阳刚之气足着呢!

    阳刚之气既足,又有周让这么一勾,于是自然催生出他身上的某种变化来。

    周让可是抱着他呢。

    虽然说都穿着棉衣,可架不住俩人是紧紧相挨的。

    周让自然也就感觉到了雷鸣的变化。

    你看周让在接吻的事情上一知半解,在这最重要的事上却是懂的。

    她外号小刀,想当年就是以一刀了却了某位社会大哥的是非根而一战成名的。

    周让一体会到了雷鸣的变化反而不紧张了。

    因为上一件事她是想当然的懂,这件事她是真懂。

    于是周让轻声道:“你硌着我了。”

    “哦。”雷鸣忙轻轻推了下周让,自己则往后挪了下屁股。

    这事儿,他也懂。

    “小六子,要不咱俩试试?”事态发展一进入自己所熟悉的轨道,周让已经不紧张了。

    “疯了你?我怕被风ci涝着!”雷鸣一撇嘴道,它也不紧张了。

    这件事他也懂啊,要知道雷鸣小队的人绝大多数可是山林队出身的,他是真听说过的。

    “那等夏天吧。”周让很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注:ci涝,音译东北话,指受风)

    “要不——”雷鸣欲言又止。

    “要不啥?”周让问。

    “我摸摸你上面那啥?”雷鸣大着胆说道。

    都是到了思春岁数的人,雷鸣是凡人。

    只是雷鸣他们两个之间的爱情模式注定因为周让骨子里的活泼火辣变得与他人不同。

    周让很爽快的抓住了雷鸣的手就往自己的怀里引。

    倒是雷鸣说了声:”黑子,去找小妮子!“

    大黑狗似乎也不想看到眼前辣眼睛的一幕,它很听话的站起转身就往外跑去了。

    ”把它撵走嘎哈,我是怕掉坑里才把它从小妮子那里要来的。“周让说道。

    ”我没你胆大,黑子在旁边看我有一种做贼的感觉。“雷鸣笑着回答道。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