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周让猎熊


本站公告

    有激烈的狗叫声在山野中回荡。

    那狗的叫声里带着愤怒、亢奋甚至还有一丝恐惧。

    其实“汪汪汪”的声音是不足以形容一只愤怒的狗的叫声。

    那“汪汪汪”的人类约定俗成的对狗叫声的定义更多是指哈巴狗之类的小狗。

    一条大狗在看到猎物时的叫声更象是“汪汪汪”与“àng àng àng ”的混合声。

    而此时一条皮毛黝黑的大狗就正是这样的叫着。

    在它的前面是一根两人环抱粗的杨树桶子。

    “黑子再咬!”有尖细的女孩子的声音在那狗身后响起。

    那是小妮子的喊声。

    大黑狗得到了主人的命令冲那棵树咬得更欢了。

    可是,它却也仅限于咬,它并不往那根杨树桶子前凑。

    那杨树桶子里的野兽的气息让它有了嗅到了猎物的亢奋,可同时,却也产生了恐惧。

    “嗷唔~”

    在大黑狗喧嚣之下,那杨树筒子内的主人终于是发出了愤怒回应。

    而和这声音一比,大黑狗那狂野的会让大绝大多数人类产生恐惧的声音便已是如同小孩过家家一般了。

    一只黑色的熊瞎子从那树筒中露出了头来。

    “别打脑袋,打它胸口的那团白毛!”小妮子喊道。

    于是和小妮子在一起的小北风、周让、朱有成便没有扣动扳机。

    眼见那只熊瞎子的鼻子嘴巴都出来了,再下面那可就是胸口的那团新月形的白毛了。

    可是,这时意外发生了。

    也许是这只熊瞎子太壮了,也许是这只熊瞎子藏身的杨树筒子干枯的时间太长变得腐朽了。

    那熊瞎子在用爪子扒着树筒子往外爬刚刚把胸口那团白毛露出来的刹那,它胸下的杨树筒子竟突然断了!

    于是这只体重足足得有二百来斤的熊瞎子便一头从上面栽了下来!

    从三米五米高的地方栽下来对皮糙肉厚的熊瞎子来讲实在产生不了多大的伤害。

    更何况,那树筒子旁边都是厚厚的积雪呢。

    这只熊瞎子也只是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就爬了起来!

    “黑子回来!”小妮子高喊。

    大黑狗跟了小妮子这么久不说心意相通却也如臂使指。

    它一见熊瞎子奔自己来了也不象刚才那样豪气干云的汪汪了,竟然真的是扭头就跑!

    “我艹!”见此情景的小北风直接爆了句粗口。

    他那言下之意自然是,你个大黑狗你和我凶的劲头跑哪去了?原来你特么的也是软的欺硬的怕啊!

    那只熊瞎子此时怎么能够放弃这只打扰了自己正蹲仓做梦娶媳妇的小东西。

    所以那只熊瞎子已是四个熊掌扒地奔着小黑狗追来了。

    对,是小黑狗,再大的黑狗在熊瞎子面前也是小小的!

    此时那熊瞎子跑得是真快!

    你看熊瞎子这种动物在掰苞米时显得笨拙无比,可是它一发起怒来时跑的竟然比狗还快!

    那在雪地上一向跑得轻盈无比的大黑狗竟然有马上就被它追上趋势了。

    “唉。”小妮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终于是扣动了扳机。

    她叹气自然是因为她知道熊瞎子的要害在胸口的那团白毛上。

    他们就是击中一只正在奔跑着的熊瞎子却也未必能将它打死。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小妮子这枪一响,周让他们几个手中的步枪也都响了起来。

    以周让他们的枪法,又怎么可能把子弹打飞。

    于是他们就看到那只正在向前狂奔一只大爪子都要拍到小黑狗身上的熊瞎子身体一顿,直接就折倒在了地上。

    可是,这只熊瞎子也真是皮实。

    它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发出痛苦的“嗷呜”声后竟然又一滚而起,却是掉头往树林里跑了!

    “追!”周让喊道,背上步枪拿起滑雪钎脚蹬滑雪板人就射了出去。

    小北风他们几个自然跟出。

    于是树林里便出现了追猎的一幕,一只熊瞎子在前面亡命天涯,几名猎人誓死追杀。

    此时距离雷鸣他们击毙川口隆则的那场战斗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

    这回周让他们几个是专门出来猎熊给雷鸣找药来了。

    雷鸣肩头的刀伤未伤筋动骨倒还好说。

    但是,他胸口却是被子弹从侧面擦过了,而那子弹恰恰就从他右面的胸肌处穿了过去。

    刀伤易好,枪伤想好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时下治疗枪伤的主要药是“**奴儿”和“过猛酸钾”。

    但令雷鸣小队感到遗憾的是,虽然那近一个大队的日军基本冻死在了山野之中,但他们也没有在日军的尸体上找到这两样药品。

    想想也是,日军明知道自己会冻死在山野之中,那他们在临死之前又怎么可能把药品留给抗日游击队?

    日军根本就不需要特意隐藏药品,他们也只是把药品往那无尽的雪野里一扔,那么雷鸣小队又到哪里去找?

    既然弄不到西药,那么便找中草药吧!

    可是现在正是冬季,那雪都把草木盖住了,想找到治疗枪伤的草药哪有那么容易?

    于是,周让他们便来猎熊了,因为熊的胆汁可以起到消炎防止枪伤处腐烂的作用。

    “快,绕过去截住它!”周让大喊着,将那滑雪板滑得快如流星一般。

    他们是在树林里打的熊。

    那树林里有灌木丛生并不利于滑雪板的快速滑动,好在这片树林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

    所以周让自然是要绕到后面去截,否则让这只已经受了伤的熊瞎子跑进了大片的树林那他们可就没办法了。

    周让是一个有着运动天赋的人。

    如果不是,她又如何能够在雷鸣小队当中凭自己本事赢得了个“二当家的”的称号?

    于是她闷头急划,那滑雪板后面都飞起了片片雪雾。

    周让自然着急,受伤的可是雷鸣。

    雷鸣可是他们雷鸣小队的队长,要是雷鸣有个三长两短,那还能叫雷鸣小队了吗?

    更何况,此时的周让在内心里都承认自己喜欢上雷鸣了。

    周让不是那种传统的矫情的女人,喜欢那就是喜欢,这个她是绝对敢正视自己的内心的。

    自己就是喜欢和雷鸣在一起。

    喜欢和雷鸣在一起战斗。

    喜欢自己在那里小嘴巴巴的说雷鸣一副若听未听的样子。

    喜欢在山林夜宿的时候抱着雷鸣睡觉!

    对,是自己抱着雷鸣睡,至于雷鸣喜不喜欢抱着自己睡,那还用问吗?

    咱周让可是经过大学教育的新知识女姓!

    可不是没见过世面一见到有小伙子说话就手足无措直捏衣角的乡下大姑娘!

    咱周让可是比雷鸣大三岁呢,咱家雷小六子要么是装不懂,要么是太小真不懂。

    没关系,姐大三可以抱金砖,咱可以教他!

    周让自打发现自己心里有了雷鸣后她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此时的周让都把滑雪板滑得快飞起来了!

    可是,周让还是低估了熊瞎子的奔跑速度。

    就在她刚刚划着滑雪板绕过这片树林的时候,她就看到那只熊瞎子竟然也已经从树林里奔出来了。

    并且!

    奔出来的位置就在树林的边上和自己已经很近了!

    周让纵是假小子,纵是豪气干云却也知道不妙了。

    自己竟然预料错了。

    自己竟然是按照自己的心思去推断熊瞎子逃跑的路线了。

    那熊瞎子就是熊瞎子,它并不是人。

    它只知道穿过树林逃命,可是它可是不知道有树林的掩护可以挡子弹的啊!

    所以,这只熊瞎子竟然是在树林子里打斜穿出来的!

    可是,周让也不想逃,她需要黑熊的胆汁给小六子治枪伤呢。

    于是,周让所选择的方式很周让!

    用步枪就太慢了,她在一瞬间便止住了滑雪板抽出了盒子炮掰开了枪机头。

    然后,她冲着这只也不知道能跑到时速多少迈的黑熊就扬起了枪口。

    “啪啪啪”的短点射中,她清晰的看到熊瞎子黑黝黝的鼻子一下子又多出了三个朝天的鼻孔,那是她射击出来的弹孔。

    熊瞎子嘛,你不是眼睛瞎吗?

    既然你靠的是鼻子寻找猎物那我就先打爆你的鼻子!

    而也只是这片刻功夫,这只熊瞎子可就冲到周让的面前了。

    只要当了战士既是死了那也得睁着眼睛死!

    闭眼等死在周让的词典里压根就没有这个词。

    周让甚至看到这熊瞎子有一只眼睛已经在流血了。

    那是在第一拨射击中被他们打中了。

    周让很想再给熊瞎子的另外一只眼睛再来一枪。

    可终究是来不及了。

    于是,她果断的冲已经站起来的熊瞎子的胸口白毛处就是一个连发!

    紧接着,她就是一个前趴。

    周让眼睛的余光中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挡住了太阳的光芒。

    然后,她那娇小的身材就被那个庞大的黑影给罩住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