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悲催的日军(六)


本站公告

    犬养哉的隐忍让他们这一小队人有了收获,因为这回来吃日军尸体的竟然是一个有四只狼的狼群。

    而以日本关东军的枪法加上他们的人数,那四只狼一只也没有跑掉。

    这于这支日军来讲无疑是一个令他们精神为之一振的好事。

    可是,为了这样的一个成果他们也付出代价。

    就在他们等待群狼来嘶咬那十来具在旷野中同伴的尸体的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又有五名日军士兵永远的睡着了。

    步枪就放在那五名日军士兵的身前,可等射击结束欢庆打狼成功的时候,旁边的同伴再摸他们的身体时他们的胸口已经没有热气了。

    活着的日军士兵在看到食物后,自然便多出了几分力气。

    一个小时后,犬养哉他们终于吃上了烤熟了的狼肉。

    然后,犬养哉下令休息到天亮。

    可是当启明星在东方变亮的时候,他们中间又有一人站不起来了。

    因为那名士兵在昨天开始就在发烧,就是吃了狼肉却也没有能够挽回他的生命。

    犬养哉下令士兵带着那已经被肢解成小块的狼肉再次上路,甚至连任何一名冻毙的同伴的尸体都没有管。

    现在虽然有吃的了,可是他依旧需要给生者保存体力。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得用多长时间才能把这些活着的人带出山林。

    肚子里有了食物,这回他们这些剩下人的行军速度终究是快了一些。

    快到中午的时候,犬养哉开始计划让自己这些人在避风的地方再睡上一觉。

    毕竟,这时候的气温比夜里要高上一些,那他这些人冻死的机率就会小一些。

    可是就在这时,那名昨天发现那只狼的头兵却是再立一功了。

    “犬养君,我好象看到前方有人了!”那名头兵说道。

    闻言所有日军都精神了。

    固然他们昨天吃了食物每个人吃了个半饱,可是他们却缺乏睡眠。

    他们以自己的状况证明了人光吃饱不睡觉那也是不行的!

    当犬养哉将望远镜对上去之时,他真的就看到有一个人的背影刚刚消失在一个雪丘的拐弯处。

    那背影衣服的颜色——犬养哉寻思了一下,那人衣服的颜色却是让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满洲**。

    鸣枪吗?

    心思缜密的犬养哉终于还是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前进,有人就有道路,咱们应当是快走出山林了!”犬养哉为自己的手下打气道。

    犬养哉的这句话却是让他的手下们已一边开始大踏步的前行一边开始流起泪来了。

    这段漫长的雪野之旅给他们留下了如此难忘的印象。

    在大山里那暴风雪停止后,他们大队还是有口粮的。

    可是,没有了向导,那片山林便成了**阵。

    他们的大队长川口隆则带着他们就在那山里转啊转啊,直到他们吃没了所有口粮,却依旧没有走出来。

    于是,不得以之下,川口隆则下达了一条以小队为单位各寻出路的命令。

    什么叫各寻出路?

    那就是你能走出这片山林能够不冻饿而死那就是天照大神庇佑,可是你要走不出来那就自认倒霉吧!

    犬养哉这支日军小队是否得到了天照大神的庇佑不知道,但至少他们是幸运的。

    他们竟然鬼使神差的打到四只狼得到了食物的补充。

    否则,就算是他们真的能一直走到这里,那他们也剩不了几个人了。

    见到了人便有了希望,那希望就变成了脚下的动力。

    所有人很快便看到了前方雪野里的足迹。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军旅生涯中,见到同为人类的足迹都会让他们如此激动。

    至于说撞到抗日游击队,犬养哉那是想都没有想的。

    山林这么大,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会从那个山沟沟里钻出来。

    至于说抗日游击队设伏那更是不可能的了。

    终于就这支日军小队即将到达了那个发现人影的山丘之时,他们听到了一声久违的人声。

    而那人说的竟然是半生不熟的日语“哭你妻哇!”

    而随后就有一名穿着黑灰色满洲**军装的士兵从树后跑了出来。

    他的脸上挂着的是日军最熟悉的那种谄媚的笑容。

    所有日军敢对天发誓,尽管他们其实内心很看不起这些满洲**。

    可是,他们在看到这名拿着一支破旧的老套筒的满洲国士兵的时候,他们却依然觉得这个家伙是这个世界上长最好看的是最亲切的一个人。

    甚至还有好几名日军士兵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上去拥抱了他!

    这名满洲**士兵很明显并不适应堂堂的大日本皇军给他这样的礼遇。

    他受宠若惊的用中国话向犬养哉诉说着什么。

    奈何犬养哉并不能听懂,但猜来那定当是我们长官等各位日本皇军好久了之类的话语。

    当这名满洲国士兵意识到大日本皇军听不懂他的话的时候,便比划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简单,一共两个。

    一个动作是左手手心向上的托在嘴边,右手伸出两指做筷子状往嘴里扒拉着什么。

    这是他们要给大日皇军弄饭吃。

    另外一个动作是用右手托腮歪头,那无疑是要让大日本皇军睡觉。

    想想那冒着热气的热乎乎的菜汤,还有那滚烫的火炕,包括犬养哉在内的所有日军的内心都变得火热了起来。

    这还等什么,于是他们就在那名满洲**士兵的前面带路下向前方急急走去。

    在又走了几百米绕过一个山丘后,日军官兵们兴奋的“哇”的一声都大叫了起来。

    因为他们看到前面二百来米处就是一栋土坯房,而那房子的土烟囱上正冒着袅袅的炊烟。

    “哭内妻哇,哭内妻哇!”那名满洲**士兵回头大声招呼道。

    显然,他也就会这一句日语。

    可是他无疑在用这句日语招呼大日本皇军们快点,而他自己也是跑了起来。

    一时之间,欢呼声雀起,日军士兵们跟着就跑了过去。

    可是,就在距离眼前这栋象征着温暖和睡眠的房子还有五十来米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跑在前面的那名满洲国士兵突然脚下一绊就摔倒在了地上。

    后面的日军由于惯性脚步未停,有的日军士兵还指着这名带路的士兵嘎嘎大笑了起来。

    可是这个时候突然这栋房子的朝向他们这面的整扇窗户就掉了下来,后面露出来的却是密密麻麻的枪口!

    这个真的是太突然了,包括小队长犬养哉都没有任何的防备。

    然后那窗子里的机关枪、盒子炮、步枪就响成了一片!

    也只是二十多名日军罢了,在这五十米的距离内对方根本就不用瞄准。

    那如雨的子弹也只是响了不到一分钟,然后包括犬养哉在内的二十多名日军官兵便齐齐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这二十多名日军中反应最快的也只是刚刚拉开枪栓罢了。

    枪声息。

    有一个人提着一把盒子炮从那屋中走了出来。

    他小心的看着脚下。

    他看着脚下可不是为了给这批侥幸逃生的日军补枪。

    如此之近已经没有日军可以在这枪下逃生,他也只是怕日军淌出来血脏了他的皮靴罢了。

    这个人是——鞠景堂。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