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悲催的日军(五)


本站公告

    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又在第三天夜里突如其来的停止了。

    就在这场在时下的黑龙江实在谈不上有多稀奇的暴风雪过去了一个星期后的黄昏里,一小队日军正疲倦不堪的往一个缓坡上爬行着。

    此小队可非日军部队编制里的那个小队。

    后者一般都在九十余人左右,那基本上相当于中**队的一个连了。

    可是此时的这个小队却也只有三十多人罢了。

    此时他们双颊深陷,眼神无光,走起来路也是有气无力晃晃悠悠的。

    此时的他们没人知道自己的归途在哪。

    他们奉大队长川口隆则的命令分小队走出这片死亡的山林,现在又已经两天多没吃东西了。

    按理说两天没吃东西人绝不至于到了走路打晃的地步。

    但问题这里是中国东北的冬天。

    那零下近三十度的低温和那大多数时都已经超过膝盖的积雪让他们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和热量。

    粮食吃没了,到处都是白皑皑的雪和没有一点生气的或黑或灰的树林。

    甚至他们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在树林里行走,连鸟影都没有看到一只。

    是的,他们是日本关东军,他们是皇军之花,他们的枪法都很准。

    可是,他们在走出这片看起来似乎永无边界的山林的过程中除了自己的同伴就看不到有活物!

    这不由得让他们怀疑,难道这片山林和那个逃跑了的应当千刀万剐的支那向导一样在和他们在做对吗?

    而就在这时,走在最前方刚爬上那缓丘的头兵却突然一停就趴了下来。

    这名头兵这么一趴,跟在他后面的日军不由自主的都愣了一下。

    按照日军作战惯例,那头兵都趴下了,后面的人自然也要卧倒。

    可是,这回没有。

    因为后面的日军士兵却在猜这名头兵是不是由于体力不支摔倒在地上了呢?

    这个不稀奇啊!

    他们这支小队出来的时候真的是全员在编的九十多人的小队。

    可是自打断粮之后,便先后有人冻毙在了这山野之中。

    尤其是昨夜,他们这些人觉得格外的冷。

    而等今早天亮,小队长犬养哉招呼行军之时,能站起来的就他们这三十来人了。

    其余二十多人已是在雪野中被冻得跟冰棍似的了。

    那名头兵开始架枪了,他费力的将步枪指向了前方。

    而只是在这时,其余日军才知道前面这是有情况了。

    于是,后面的纷纷也趴到丘顶后卧倒。

    可是有几名本是由于惯性在机械的挪动着脚步的士兵在骤然一停下,便是一晃直接就摔倒在了雪地上。

    这几名日军由于饥饿已经是体力不支了。

    如果既没有吃的又没有人把他们叫醒,他们终究会长眠于此,就象犬养哉所看到的前面开阔地上的那十多具死尸一样!

    那十多具死尸也是穿着土黄色的军装,自然也是日军的。

    只不过,前面这些死者也就是比他们这三十来人多走了几步最终因为体力不支也冻毙在了这雪野之中。

    “怎么了?又死人了啊?”小队长犬养哉从后面爬了过来。

    同样由于饥饿所引起的体力不支犬养哉也只是爬了十几步的距离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那里,好象有活物!”那名头兵并没有伸手去指,而是将步枪指向了前方。

    果然,在头兵的指点下,犬养哉看到了在前方倒卧在雪野中的尸体更远处的山坡上有个黑点。

    犬养哉摸起了胸前挂着的望远镜对好了开始调焦。

    由于饥饿他那调焦的手指都变得发颤了。

    过了一会他终于看清了,果然,那是一只蹲坐在山坡上的狼。

    “太远了,不要打!”犬养哉低声说道。

    日军士兵们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叹息。

    那只狼距离他们在五百米开外,如果不是那狼蹲坐在一片银白的山坡上,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看到。

    可是,日军士兵们饿啊!

    “犬养君,咱们都开枪总能打中吧?”一名日军士兵建议道。

    而这名日军士兵的建议无疑又点起了其他士兵的希望之火。

    是啊,他们现在都已经饿得没劲了。

    就算他们中枪法最好的人也不敢保证能打中五百米外的目标,开枪是静止的但却也是同样需要体力的。

    “那只狼想吃咱们下面的人,我想它不应当只是一只。”犬养哉强忍着自己下令射击的冲动分析道。

    于是,所有日军士兵明白了他们小队长的意图了。

    一只狼对他们现在还幸存着的三十来个人来讲那太少了。

    冬天的狼也同样的瘦,要是他们打死了一只三十斤的狼,再去了不能吃的骨头下水那也就不到三十斤了。

    问题是谁敢保证他们就算真的打死了这只狼把它吃掉了,他们暂时饿不死了,可是以后呢。

    其实,并不是山林中没有野兽。

    只是当他们这近千的队伍开始断炊后,自然就有士兵开枪猎兽。

    固然有人会打到几只野鸡野兔啥的,但是,其它的飞禽走兽却已经被吓得远遁深山了。

    “还有照明弹吗?”犬养哉开始考虑打狼的事情,他倒是觉得饥饿的感觉弱了几分。

    “有!”有士兵答道。

    那是一名掷弹兵,他还真的就拿着他的武器,一具掷弹筒,和一箱榴弹。

    日本关东军到底还是日军精锐之师不是乌合之众啊!

    尽管那箱榴弹里面算上那颗照明弹一共也只有两颗了。

    其余的都已经被他扔在荒野里了,因为他也拎不动了。

    “等着吧,天黑之后,如果有更多的狼出现了,你就把照明弹打出去,然后大家开枪!”犬养哉安排下了作战任务。

    此时对他们这些日军说来是如此的悲哀。

    这时他们这次进山剿“匪”第一次动枪。

    可是打的却是狼,而他们所要搜剿的雷鸣小队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日本人那真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犬养哉的命令执行了。

    于是山丘棱线后的日军士兵便卧倒在雪中继续和饥饿困倦还有寒冷做着斗争。

    天边有新月升起。

    只是那新月太窄了,只是那么弯弯的一条,并不能趋走夜色的黑暗。

    日军士兵们觉得等待是如此之漫长的时候,终于有“嗵”的一声,一颗照明弹被打上了前方的天空。

    然后这些日军便看到了前方二三百米处有那野狼的发着绿光的眼。

    枪响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