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鞠景堂反水


本站公告

    屋外的大烟泡依然在肆虐,土坯房的双层窗户纸根本就挡不住那怪异的风啸之声。

    几名伪军士兵看着盘腿坐在炕上的鞠景堂盘腿,那炕桌上虽然已经摆上了酒菜,可是谁都没有动筷子。

    鞠景堂脸色不大好一副沉思的表情。

    鞠景堂脸色不好那自然是有原因的,刚才他二婶也就是那个老鞠婆子来了。

    老鞠婆子来的原因当然是为了老鞠头子。

    那老鞠头子领日本人进了山偏偏就赶上了这大烟泡,那老鞠婆子怎能不担心。

    可是他一个老婆子又能做什么,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是跑到鞠景堂这里一阵哭诉。

    鞠婆子虽然被鞠景堂劝走了,可是她那哭诉的声音却依然在鞠景堂的耳圈回荡。

    “景堂啊,你二叔就是再骂你那也是拿你当咱们老鞠家的亲骨肉啊!”

    “景堂啊,你二叔现在有难了,你可不能不管啊!”

    “景堂啊,你还记不记得你爹活着那阵你家没钱,可是你二叔帮你说的媳妇啊!”

    “景堂啊……点儿点儿点儿点儿!”

    老鞠婆子的那话说得委实戳心,于是,鞠景堂此时已是扎心了。

    “大哥,要不咱们等雪小点了去找找二叔?”一个叫高士发的士兵问鞠景堂道。

    “扯蛋!”鞠景堂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外面那是大烟泡,十米之内看不到人,到哪去找人去。

    现在鞠景堂能做的也只是替他二叔祈祷了。

    “大哥,这回日本人进山赶上了大烟泡那损失可不会小啊!”又一名中叫赵聚财的士兵若有所思的说道,“到时候他们可别把气撒在——”

    日军进山赶上了大烟泡,如果日军进山进得深了,那死多少人可真的就不好说了。

    死几个人是他,死几十个人也是他,甚至就是死个百八十个的那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鞠景堂手下的这几名心腹手下那都是本地人,他们自然知道在无法取暖无法升火做饭的情况下在那大山里转悠会有多么的危险。

    那么,日军一旦人死多了,迁怒在向导老鞠头子身上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日军真发了疯他们还会管那老鞠头子是一个伪军排长的二叔?

    别看他们现在军纪比伪军还好呢,可是他们在骨子里压根就没把中国人当人看的。

    对于这一点,伪军们一个个那是心知肚明的。

    可老鞠头子若是被日军安上了一个罪名,那鞠景堂的下场也就不妙了。

    日军同样不在乎一个伪军的小连长。

    更何况,鞠景堂这个连长还未必就能做得了全连的主呢。

    “史彪在做什么?”鞠景堂忽然抬头问道。

    一听鞠景堂问史彪,他手下的那几个心腹的眼睛亮了。

    那名叫赵聚财的士兵一听鞠景堂问到史彪了,便凑了上来,却是在鞠景堂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狗日的!还反了天了呢!”鞠景堂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起来。

    因为赵聚财说的是,不知道那个史彪在哪个村子抢了一个黄花大闺女回来,此时那已是绑在了李家大院的柴房之中,就等着日本人来祸害呢!

    “就是,大哥,咱们和史彪那伙人可不一样啊,咱们可是本乡本土的。

    咱不管说那日本人在东三省的地盘上能呆多久,可是史彪这么干可是把咱们的名声都搞臭了啊!

    他史彪是不怕的,可是咱们一出门这宝力镇的百姓哪有不认识咱们的?”高士宝一看鞠景堂怒火中烧了却是又在旁边给扔了一把干柴。

    “你们都想——?”鞠景堂问自己的这几名手下。

    “嗯,大哥,我们都这么想的,下面一大半兄弟也都是这心思!”高士宝接口道。

    “本来咱们当兵就是混口饭吃。

    可是咱们在抗日游击队那头可是讨不了好,那个雷鸣小队多厉害大家心里都有数。

    可这回要是二叔出了事,大哥你肯定受牵连。

    你要是受了牵连那咱们这帮兄弟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既然左右都是死,咱们干嘛还受这个窝囊气,要我说咱们就把史彪和留下来这点日本人都直接——了”高士宝用手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史彪那几个人和日本人都在一起呢?你们看了吗?”鞠景堂又问。

    “看了,都在一起呢,有咱们的人盯着呢!”赵聚财忙答道。

    “叫人抄家伙,把史彪那伙人还有日本人全nèng了!一个活口也不留!”鞠景堂骗腿下地终于下决心了。

    鞠景堂他们从一开始说事就是到现在,每个人都没有提要做什么。

    可是他们所有人心里是明镜的,那就是他们要造日本人的反了!

    正如那个高士宝所说的,鞠景堂他们这伙子人都是本乡本土的。

    他们是在日军来了以后,既想保住自己又想保住家人才加入伪军的。

    而伪军却也分成外来人和当地的人,鞠景堂却是在当地人中在伪军混得最好的。

    原来的那个连长是外来的,不过在雷鸣小队几次的打击之下那伙人已是损兵折将了。

    所以鞠景堂才混成了连长。

    可是他们伪军外来的史彪那伙人如何肯甘心。

    在上面的伪军又给派来一个排的人补充了兵员后,却是一方面积极和日本人套近乎一方面去上面活动,现在大有取代鞠景堂之势了。

    鞠景堂现在也深记着周让那天同样是在大烟泡里对他说的那几句话。

    那话委实打动了鞠景堂,否则他也不会掉头又开始向着游击队。

    周让那几句话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

    别看你鞠景堂在伪军中混了个小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可是你被夹在了日军和抗日游击队中间。

    虽然说抗日游击队现在势力和日军比不了,但是,在抗日游击队里你那个小官同样也是个渣儿,换言之抗日游击队想杀你跟玩似的。

    在鞠景堂想来,既然两边的人都惹不起都可有是个死,现在却是连本乡本土的一些亲眷都保护不了了。

    那么,他们为什么不造日军的反?

    这样,既使是他们死了也把自己的家人保护了。

    鞠景堂这些人你跟他们讲抗日救国的道理没有用。

    就是本地的老百姓被日军祸害了虽然使得他们名声不好他们也认了。

    只要自己家的人没事他们管不了那么多。

    可是现在鞠景堂眼见自己二叔都快保不住了,他却不干了。

    时下很多国人就是这样,他们可以叛国,但是如果日本人或者别的伪军动了自家人那却是绝对不行的!

    中国从来就是一个人情社会,人情首推血亲,这一点千古以来就没有过什么改变,就是战争年代那也是如此。

    狂风鼓荡着山林树木,这回大烟泡所下的雪并没有上回的大,可是那风却委实不小。

    宝力镇的老百姓们自然都猫在家里的炕上。

    可是他们也就是老百姓,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嗷嗷的风吼之中,李家大院那头却是又传来了枪声。

    也只是仅仅十分钟后,那李家大院子院子里却是又并排躺下了二十多具尸体,那尸体有日军的也有伪军的,还有一个已经被日军摧残得快要疯了的刚刚套上衣服的年轻女孩在某个屋子的角落中瑟瑟发抖。

    国人有看风水的传统。

    如果那个老李家的先人九泉下有知,是绝对不会把李家大院建在那个位置上的,此地绝对凶地,他老李家大院也就是绝对的凶宅。

    一个冬天就在他这个宅院里,却是已经死了上百人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