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暴怒的老头


本站公告

    第二天老鞠头就带着日军进山了。

    那自然是日军让老鞠头带路去找雷鸣小队的秘营。

    日军正想找一个合适的向导呢。

    他们都是外来户,到了东北的大山里那真的是两眼一摸黑,甚至被抗日游击队把他们领到了熊瞎子窝他们都不知道!

    可是一般的向导他们还真不敢用了。

    前两年的墙缝大战不就是天野旅团上向导的当被领进了伏击圈从而遭到重创,最后连翻号都给取消了。

    而这回新任伪军连长鞠景堂的老爹总上山里打兔子的消息就被他们下层军官给报了上去。

    日本人想睡觉缺枕头的时候那也是希望别人能给送过来现成的啊!

    (当然了,日本女人想睡觉的时候是不用别人送枕头的,人家总背着呢!)

    那么,来吧,于是老鞠头自然成了他们最认可的向导。

    所以,鞠景堂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二叔拎着他那盘打兔子夹子就走在日军的最前面,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心道,我的二叔哎,你这时候还带夹子干嘛啊?你真以为那日本人是和你去打猎去了啊!

    再说人家打猎就是不用枪也用不着你那夹子啊,你没看到你身后那条大狼狗吗?

    你可小心点啊,你可没喂那大狼狗骨头,你可小心他把你当兔子吃喽!

    二叔啊,我该做的可都替你做了,你领着日本人在山里转悠一圈就回来吧。

    否则,你这条老命可真的就难说了!

    而老鞠头给日本人当向导的这一幕却是再次落入了另外一个人的眼里。

    那人一边在自家窗户纸的窟窿眼后看着老鞠头走过,一边也小声滴咕着。

    “完溜,这回老鞠头算是完溜!”

    那人是谁啊?

    除了包打听包秋山还能有谁?

    至于宝力镇其他的百姓那是没有人去看的,他们不想给自己惹祸。

    再说了,有什么消息到时候只要一问包打听就知道了,谁叫他家院子没有门呢!

    时下的黑龙江出了县城那都是荒野就更别提宝力镇一个小小的镇子了。

    中午时分,老鞠头已是与日军在山林里面吃饭了。

    日军待老鞠头不错,他们可是拿老鞠头当自己人的。

    毕竟,那可是“举丧”的“噢多丧”!

    (注,举丧=鞠桑,噢多丧=奥多桑)

    老鞠头哪知道自己那个已经不是一个心眼跟着日本鬼子屁股后面当奴才的侄子被日本人弄了个举丧的名,所以他吃日本人的白米饭吃得很香!

    不过,唯一让老鞠头不爽的是日本人的那条大狼狗。

    就在老鞠头拿着日本人给自己的铝饭盒吃着里面的白米饭的时候,那狗却是又冲他”汪汪汪”的大叫了起来。

    老鞠头很想骂你个狗日的你叫啥子叫?老子,不,我这些年狼都吃好几头了!

    要不是你后面跟着这群主子,我几分钟就nèng死你!

    可这毕竟只是他心里的想法,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

    老鞠头自然知道现在自己还真惹不起这条狗。

    狗日的你!等着,等我抓到机会的我要是不把你狗牛子吃了壮阳我都对不起你日本爹!

    “来,奔喽,吃点饭!”老鞠头极其谄媚的用那饭盒盖拨了点饭往那狗身前递了过去。

    (奔喽,东北对狗的一种比较亲切的叫法)

    可是,那条大狼狗并不领情却是依旧冲他狂吠着。

    而且就在老鞠头离它最近的时候,那狗却是用力向前一扑。

    那条狗脖子上面拴着的皮带可是在一名日军士兵的胳膊上挽着呢。

    按理说绝不至于让那条狗挣脱了。

    可是那名日军士兵却是故意坏老鞠头就把胳膊略松了一下。

    于是,那条大狼狗“汪”的一声就扑了出来。

    吓得老鞠头往后一缩身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嘎嘎嘎!”看到这一幕的日本官兵都前仰后合的大笑了起来。

    而这时那条狗的主人,那个日本中队长才嘻笑的让士兵拿出来块冻肉喂那狗。

    那狗见着肉了不再理会老鞠头便趴在地上啃了起来。

    老鞠头起初并没在意。

    那人家日本人多牛逼,人家什么也不生产,可是人家手里有枪人家就有一切。

    完全可以想象,人家的那狗是绝不吃素的。

    可这时,他就听那个日军中队长也不知道和那个拿肉出来的士兵叨咕了句什么。

    那名日军士兵却是从挎包里又拿出块肉来也笑嘻嘻的给老鞠头递了过来。

    老鞠头心道,我特么的又不是那狗,你就是给我吃飞龙肉我能咬动算哪!

    (注:飞龙,是黑龙江山区特产的一种飞鸟,现为国家三类保护动物)

    老鞠头自然不肯要那肉,可是这功夫那肉可就递到他面前了。

    本也装出一副奴才相的老鞠头那脸上自然也是奴才的表情,只是他看那肉之后心里却是格登一下子,而脸色便微微一变。

    他连忙摆手,却是伸手指着日军炊火做饭尚未散去的青烟。

    那意思无疑是这肉得弄熟了才能吃。

    于是,那些日军官兵又是哈哈大笑。

    而这时老鞠头却是忙端着饭盒自己跑到一棵树后接着吃饭。

    这周围都是日军,日军当然不怕老鞠头跑了,心中以为他怕了那条大狼狗谁也没拿他当回事。

    可是,在那棵树的遮挡之下,老鞠头看着那铝饭盒中状如珍珠般晶莹剔透的白米饭却已经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他的眼前所闪过的却是那名日军士兵给他递过来的那块肉!

    老鞠头那可是老山里人了。

    他都五十多岁了还上山用夹子打兔子基本每回都不空手呢!

    你说黑龙江山林里的飞禽走兽的肉他什么样的没见过什么样的没吃过?

    小到家鸟儿(麻雀)、山雀、兔子、野鸡,大到野猪、灰狼、狍子、梅花鹿,甚至连那熊瞎子的熊掌东北虎的虎肉他都吃过。

    他唯一没吃过的可能也就东北虎的虎鞭了!

    可是当他也只是拿眼睛一扫那日本人递过来的那块肉的时候,他就敢保证那肉根本就不是他吃过的任何肉的一种,那也不是家猪的。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那肉的皮!

    那肉皮薄薄一层上面却是连一点毛都没有,那块肉好象是——

    不会是我弄错了吧?而这时忽然一个念头滑过。

    老鞠头在情绪激动之中努力平息了一下,他甚至闭上了眼睛又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块肉的形状。

    可是,最终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额头上的青筋却是已经跳了起来。

    因为他已经确定了。

    此时在他的内心里已是破口大骂了起来。

    我日你八辈祖宗的小日本,你当我老鞠头真的没认出来那是什么肉吗?!

    那特么的是人肉!!

    东北山林的胡子在杀仇人的时候还喝过用人心做的肉片汤,现在想来那更牲口的日本人用人肉喂狗也绝非不可能!

    小日本,狗日的,你等着,今天我老鞠头就在这山上和你们耗上了!

    这回我就是死在山里头我也让你们剩不了几个!

    老鞠头子我不怕死,我若是能把你们这帮吃人的畜生都杀了我死我也认,那就是给我们老鞠家积最大的阴德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