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暴风雪之夜(五)


本站公告

    “这事我做不了主,你跟我去见一下我们的队长吧!”这是周让在那仿佛永无休止的暴风雪中对鞠景堂所做的回答。

    而周让的回答让鞠景堂又增加了对雷鸣小队的猜测。

    那个传说中的雷鸣肯定是在雷鸣小队中的,只是都这么年轻不知道哪个是?难道是一开始问自己口供的那个?

    那也太年轻了,他都不到二十岁?

    不到二十岁就这么厉害?就带着雷鸣小队打得被日本人悬赏通缉?

    这个推断委实让鞠景堂自己都不大敢相信。

    另外,这个女兵也不简单。

    就凭她一开始劝导自己的那翻话,这翻话一决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就是男人也不能。

    还有,她说“这事我做不了主”,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不是队长,可她却好象也是这支抗日游击队的小头头呢。

    不得不说,鞠景堂真的是一个聪明人。

    “现在能完事吗?”鞠景堂看着那所黑漆漆的房子问道。

    “一共才杀十来个鬼子,那还能用多长时间?”周让反问。

    于是已被从那个系马桩上把绳子解下来的鞠景堂就被周让押着往那屋子里走去。

    周让伸手轻轻的敲了敲门,说了声“是我”然后才拉门而入。

    外屋已有微光,鞠景堂注意到看门的是另外一个年轻的女兵,她竟然也是挎着双盒子炮手拿一把乌黑的军刺。

    这不由得又让鞠景堂产生了某种联想。

    这个雷鸣小队真的是太厉害了!

    厉害的不只是因为他看到了两名女兵,而是因为他所看到的第二名女兵手中所拿的那把乌黑的军刺。

    鞠景堂知道,在日军刚刚占领东三省的时候,日军的刺刀都是雪亮的。

    雪亮的刺刀固然会对中国士兵和老百姓产生出极大的视觉冲击有威慑作用,但是,却也容易暴露目标。

    无论是阳光还是月光,那刺刀都会产生反光。

    于是,那端着刺刀的日军士兵便多次因为刺刀反光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而遭到了抗日义勇军的射击。

    所以,后来日军就开始改用了刀身乌黑的刺刀,这样就没有反光了。

    可是这批刺刀也只是才装备了日军的部份精锐罢了。

    而现在这样的刺刀却落在了雷鸣小队的手中,那么事情便显而易见了,雷鸣小队已经干掉了不少日军的精锐。

    “你进来做什么?”当周让推着五花大绑的鞠景堂进了里屋时雷鸣问道。

    “这个家伙有话要跟你说。”周让一推眼神看着那铺炕已是变得呆滞了的鞠景堂说道。

    而此时的鞠景堂真的已经失神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周让和雷鸣之间的对话。

    他只是死死的盯着那铺炕上的日军。

    真的如同刚才的那个女兵所说,杀十几个鬼子能用多长时间?

    这个屋子在外面看一团漆黑,那是因为为了让所谓的大日本皇军休息得好别冻着所以那窗户外面就挡了草帘子。

    可这时屋子里的煤油灯已经被点燃了。

    那灯光虽然黑暗却也足已看清屋子里的情况了。

    十几名日军依旧老老实实的躺在炕上。

    他们有仰卧的有侧卧的,他们连姿势都未曾变一下,仿佛他们还是在睡觉。

    可是,鞠景堂却知道这些日军已经死了!

    这些需要他每天点头哈腰伺候着如同伺候主子般的日本人已经死了!

    他们就那样原封未动的死在了那大炕上,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一下就死在了雷鸣小队的匕首和刺刀之下。

    他们竟然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站在院子里的他都没有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声喊!

    除了雷鸣小队,谁还能干出这么漂亮的活儿?

    “喂,吓傻了你?”有人提醒了下已经看呆了的鞠景堂。

    而巧的是,那人是小北风。

    更巧的是,小北也是用刀提醒的鞠景堂,他也是将手中那还带着侵略者血迹的刺刀面横拍在了鞠景堂的脸上。

    于是刀脸相撞便也发出了“pia pia”的响声。

    小北风也只是在鞠景堂的脸上拍出了两声“pia”,第三声却是没拍出来,因为这回真真切切的闻到了刺刀上的血腥味的鞠景堂,堆了!

    所谓的堆了,那是东北老百姓的土话,实际上就是鞠景堂在看了炕上日军的死相之后又被小北风这么一拍。

    他的小腿肚子一软终究是被吓得堆坐在了地上。

    “快说什么事,我们还要赶下一拨呢!”雷鸣冷冷的扫了一眼已是被吓破了胆的鞠景堂道。

    “我,我——”鞠景堂平时真的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可是这回他真的被吓住了。

    他结巴了,他想站起来可是腿就软就站不起来。

    这种情况很多人也都亲身经历过,某种场合下对自己说我叫不紧张,可是那是真紧张。

    比如,演讲,有人上台腿肚子就打颤,全靠手按着前面那张桌子做支撑。

    比如,晕高,有人豪气干云,可是一上那玻璃栈桥上坐在上面是打他他不走骂他也不走一拖才会走。

    比如,晕血,有人平时威武霸气,可是一看到那美丽小护士手中的针头便号淘大哭,恨不得重新变回婴儿投入母亲的怀抱。

    “起来吧你,给日本人跪久了膝盖就软习惯了是吗?”这时又有一人在鞠景堂身后说道,那是桩子。

    桩子在后面一薅鞠景堂的脖领子就把他滴溜了起来。

    “我——还有一个屋子有日、日本人。”鞠景堂颤着音说道。

    他“我”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急中生智却是直接说事了,这样反而不结巴了。

    聪明人哪终究是聪明人,还是不同一般人的。

    “几个?”雷鸣冷冷的问。

    “四个,还、还有一个,在和那个谁的小老婆睡觉。”鞠景堂此时当真是全招了。

    “哼,算你识相!”雷鸣说道。

    雷鸣为什么要在这屋子里点灯,那就是因为他可以看到是什么情况。

    他们一共杀死了十个鬼子,里面却一个军官没有,这是不可能的!

    而鞠景堂在一开始招供的时候只说一个屋子里有日军!

    “等一下。”鞠景堂见雷鸣要熄灯出屋忙道。

    “快说。”小北风在旁边气得差点又想用手中的刺刀拍鞠景堂的脸。

    “我们的人,不,伪军,一共有四十一个人,我们连长也来了,有几个人必须得杀掉,然后我就给你们当卧底了。”鞠景堂再次说道。5858xs.com